景帝景泰元年八月丙戌,上皇至自迤北,入居南宮。羣臣朝見而退,大赦天下。

冬十月,命靖遠伯王驥守備南宮。

十一月,上皇在南宮。萬壽聖節,禮部尚書胡濙請羣臣朝賀,不許。既又請明年正旦百官朝上皇于延安門,亦不許。荊王瞻堈表請朝上皇,有詔止之。

三年五月甲戌,廢上皇長子皇太子見深為沂王,出就沂邸。立皇子見濟為皇太子。先是,上欲易儲,語太監金英曰:「七月初二日,東宮生日也。」英頓首對曰:「東宮生日是十一月初二日。」上默然。至是,上意既定,恐文武大臣不從,乃分賜內閣諸學士金五十兩,銀倍之,陳循、王文等遂以太子為可易。

時有廣西潯州守備都指揮黃者,思明土知府庶兄也。老,子鈞襲知府。欲謀奪之,與其子矯軍門令徵兵思明,率驍悍數千人,夜馳入家,支解父子,納甕中,瘞後圃。僕福童潛走憲司,訴父子殺父子狀。總兵武毅知之,疏聞于朝。懼,乃謀為逃死計,遣千戶袁洪走京師,上疏請易太子。上大喜曰:「萬里外有此忠臣。」亟下廷臣集議,且令釋罪,予官都督。尚書胡濙、侍郎薛琦、鄒幹會廷議,王直、于謙相顧眙愕。久之,司禮監太監興安厲聲曰:「此事不可已,即以為不可者勿署名,無得首鼠持兩端。」羣臣皆唯唯署議。

於是禮部尚書胡濙等上言:「陛下膺明命,中興邦家,統緒之傳,宜歸聖子。黃奏是。」詔從之。王直得所賜金,扣案頓足曰:「此何等事,吾輩愧死矣!」

秋七月,殺太監阮浪、王堯。時浪侍上皇南宮,浪門下內豎王堯者,往監蘆橋橋,浪以上皇所賜鍍金繡袋及束刀貽之。堯偶飲錦衣衛指揮盧忠家,解衣蹴踘。忠見刀袋非常製,命妻進酒醉之,解其袋刀入告變,謂「南宮謀復皇儲,遺刀求外應」。上怒,殺浪、堯,猶欲窮治不已。

忠屏人詣卜者仝寅筮之,寅以大義叱之曰:「是大凶兆,死不足贖。」忠懼,乃佯狂。學士商輅與司禮監太監王誠言:「盧忠狂言不可信,壞大體,傷至性,所關不小。」事得寢。後英宗復辟,忠果伏誅。

寅,山西安邑人。少瞽,性聰敏,學京房《易》,占斷多奇中,四方爭傳之。正統中,客游大同。上皇既北狩,陰遣使諭鎮守太監裴富,富私問寅,寅筮得《乾》之初九,附奏曰:「大吉,可以賀矣。龍,君象也。四,初之應也。龍潛躍必以秋,應以壬午,浹歲而更。龍,變化之物也。庚者,更也。庚午中秋,車駕其還乎!還則必幽,勿用故也。或躍應焉,或之者疑之也,計七八年,當必復辟。午,火德之王也。丁者,壬之合也。其歲丁丑,月壬寅,日壬午乎!自今歲數更九,躍則必飛。九者,乾之用也。南面,子衝午也。其君位乎!故曰大吉。」也先欲奉上皇南還,朝廷率以為詐,寅力言于石亨,亨與于謙協議,奉迎而歸。及後復辟,其言皆驗。

四年春正月,吏部尚書何文淵罷。時言官劾文淵貪縱,下獄。文淵自言易儲有功,詔書所云「天佑下民作之君,父有天下傳之子」,己所屬對也。乃令致仕。

十一月,皇太子見濟卒。

五年夏四月,御史鍾同上疏請復儲。先是,同嘗因待漏,與儀制郎中章綸論易儲事,繼之以泣。至是,遂上疏言:「宗社之本在儲位,宜復不宜緩。」聞者韙之。

五月,下禮部儀制郎中章綸、御史鍾同于獄。綸上修德弭災十四事,又曰:「太上皇帝君臨天下十四年,陛下嘗親受冊封為臣子,是天下之父也。陛下宜率羣臣每月朔望及歲時節旦,朝見于廷安門,以極尊崇之道。而又復皇后于中宮,以正天下之母儀;復皇儲于東宮,以定天下之大本。」疏上,下錦衣獄鞫訊,體無完膚。御史鍾同先有言,故併逮之。

以進士楊集為六安州知州。集上書于謙曰:「姦人黃進易儲之說,以迎合上意,本逃死之計耳。公等國家柱石,乃戀官僚之賞,而不思所以善後乎?脫章綸、鍾同死獄下,而公坐享崇高,如清議何!」謙以示王文,文曰:「書生不知朝廷法度,然有膽,當進一級處之。」進士選知州始此。

謫給事中徐正戍鐵嶺衛。正密請召見便殿,屏左右言:「今日臣民有望上皇復位者,有望廢太子沂王嗣位者,陛下不可不慮。宜出沂王于沂州,增高南城數尺,伐去城邊高樹,宮門之鎖亦宜灌鐵,以備非常。」上怒,謫戍。御史高平亦言城南多樹,事叵測,遂盡伐之。時盛暑,上皇嘗倚樹憩息。及樹伐,得其故,大懼。復辟後,正、平皆伏誅。

南京大理少卿廖莊上言:「宜篤親親之誼,時朝見上皇于南宮。上皇諸子,皇上之猶子也,亦宜令親近儒臣,以待皇嗣之生,使天下曉然知皇上公天下之心。」不報。

六年八月,杖大理寺少卿廖莊、禮部郎中章綸、御史鍾同于闕。同死杖下,綸仍詔獄,謫莊定羌驛丞。先是,莊上疏忤旨。至是,赴京陛見,上念及,命杖之。

英宗天順元年春正月壬午,武清侯石亨、副都御史徐有貞等迎上皇復位。

先是,景帝不豫,以儲位未定,中外憂懼。兵部尚書于謙日與廷臣疏請立東宮,蓋謂復憲宗也。中外藉藉,謂大學士王文與太監王誠謀白太后,迎取襄王世子。十有一日,都御史蕭維楨同百官問安于左順門外,太監興安自內出,曰:「若皆朝廷大臣,不能為社稷計,徒問安耶?」即日,維楨集御史議曰:「今日興安之言,若皆達其意否?」眾曰:「皇儲一立,無他慮矣。」眾還,道作封事草,會稿于朝,眾謂:「上皇子宜復立。」惟王文意他有所屬。陳循知文意,獨不言。李賢以問蕭鎡,鎡曰:「既退不可再。」文遂對眾言曰:「今只請立東宮,安知朝廷之意在誰?」維楨因舉筆曰:「我更一字。」乃更「早建元良」為「早擇」。笑曰:「吾帶亦欲更也。」疏進,有「候十七日御朝」之旨。

時武清侯石亨知景帝疾必不起,念請復立東宮,不如請太上皇復位,可得功賞。遂與都督張軏、太監曹吉祥以南城復辟謀,叩太常卿許彬,彬曰:「此社稷功也。彬老矣,無能為矣,盍圖之徐元玉。」元玉,徐有貞字也。初名珵,以己巳倡南遷議,朝廷(薄)[鄙]之,〈據《鴻猷錄》卷十改。〉後更名有貞。亨、軏從其言,遂往來有貞家;有貞亦時時詣亨,人莫知也。

是月十四日,夜會有貞宅,有貞曰:「太上皇帝昔者出狩,非以遊畋,為國家耳。況天下無離心,今天子置不問,乃紛紛外求何為也?如公所謀,南城亦知之乎?」亨、軏曰:「一日前已密達之。」有貞曰:「俟得審報乃可。」亨、軏去。

至十六日,既暮,復會有貞,曰:「得報矣,計將安出?」有貞乃升屋,覽步乾象,亟下,曰:「事在今夕,不可失。」遂相與密語,人不聞。而是時會有邊吏報警,有貞曰:「宜乘此以備非常為名,納兵入大內,誰不可者!」亨、軏然之。計定,倉皇出。有貞焚香祝天,與家人訣,曰:「事成社稷之利,不成門戶之禍。歸,人;不歸,鬼矣。」遂與亨、軏往會吉祥及王驥、楊善、陳汝言,收諸門鑰。夜四鼓,開長安門,納兵千人,宿衛士驚愕不知所為。兵既入,有貞仍鎖門,取鑰投水竇中,曰:「萬一內外夾攻,事去矣!」亨、軏亦惟有貞處分,莫知所為。時天色晦冥,亨惶惑,叩有貞曰:「事當濟否?」有貞大言曰:「時至矣,勿退!」率眾薄南宮,門錮不可啟,扣之不應。俄聞城中隱隱開門聲,有貞命眾取巨木懸之,數十人舉之撞門。又令勇士踰垣入,與外兵合毀垣,垣壞門啟,亨、軏等入見。上皇燭下獨出,呼亨、軏曰:「爾等何為?」眾俯伏合辭云:「請陛下登位。」呼兵士舉轝至,兵士驚懼,不能舉,有貞等助挽之,掖上皇登轝以行。忽天色明霽,星月皎然。上皇顧問有貞等為誰,各自陳官職姓名。入大內,門者呵止之,上皇曰:「吾太上皇也。」門者不敢御。眾掖升奉天殿,武士以瓜擊有貞,上皇叱之,乃止。時黼座尚在殿隅,眾推之使中,遂升座,鳴鐘鼓,啟諸門。

是日,百官入候景帝視朝。既入,見南城,暨殿上呼譟聲,尚不知故。有貞號于眾曰:「上皇復辟矣!趣入賀。」百官震駴,乃就班賀。上皇宣諭之,眾始定。景帝聞鐘鼓聲,大驚,問左右曰:「于謙耶?」既知為上皇,連聲曰:「好,好。」明日,上皇臨朝,謂諸臣曰:「弟昨日食粥,頗無恙。」詔逮少保于謙、王文,學士陳循、蕭鎡、商輅,尚書俞士悅、江淵,都督范廣,太監王誠、舒良、王勤、張玉下獄。命副都御史徐有貞以本官兼翰林院學士直內閣,典機務,尋晉兵部尚書,兼職如故。出前禮部郎中章綸于獄,擢禮部侍郎。上以綸建議復儲,出之獄,喜嘆良久,遂有是擢。

丁亥,殺少保兵部尚書于謙于市。

先是,己巳城下之役,石亨功不如謙,而得侯爵,心媿之,乃推謙功,詔予一子千戶。謙固辭,且曰:「縱臣欲為子求官,自當乞恩于君父,何必假手于石亨!」亨聞恚甚。亨從子彪貪暴,謙奏出之大同,亨益啣之。徐有貞者,常因謙求祭酒,景帝召謙,辟左右諭之曰:「有貞雖有才,然奸邪。」謙頓首退。有貞不知,亦恨謙。

方上之復辟也,有貞嗾言官以迎立外藩議,劾王文,且誣謙,下獄。所司勘之無驗,金牌符檄見在禁中。有貞曰:「雖無顯跡,意有之。」法司蕭維楨等阿亨輩,乃以「意欲」二字成獄。文憤怒,目如炬,辯不已。謙顧笑曰:「辯生耶?無庸。彼不論事有無,直死我耳!」獄具,上猶豫未忍,曰:「于謙曾有功。」有貞直前曰:「不殺于謙,今日之事無名。」上意乃決,遂與王文及太監舒良、王誠、張永、王勤斬東市,妻子戍邊徼。

謙有再造功。上北狩,廷臣間主和,謙輒曰:「社稷為重,君為輕。」以故也先抱空質,上得還,然謙禍機亦萌此矣。景帝嘗賜謙甲第,謙頓首曰:「去病豎子,尚知此意,臣獨何人,而敢饕此!」不許。乃置上前後所賜璽書、袍鎧、弓劒、冠帶之屬于堂,而加封識,歲時一謹視。謙以國家多事,寓直房不歸家。謙與中貴曹吉祥等共兵事,氣陵之,故小人無不憾謙者。謙既死,籍其家,無餘貲,蕭然僅書籍耳。而正室鎖鑰甚固,則皆上賜也。謙死之日,陰霾翳天,行路嗟嘆。吉祥麾下指揮朶耳者,以觴醻地而慟,吉祥恚朴之,明日復醻慟如故。天下無不寃之。都督范廣勇而知義,為謙所任,亨惡之,并斬廣。

論迎復功,封武清侯石亨為忠國公,都督張軏為太平侯,張輗為文安侯,都御史楊善為興濟伯。石彪封定遠伯,充大同副總兵。以袁彬為錦衣衛指揮僉事。奪大同總兵郭登定襄伯,以為南京都督僉事。召廖莊于定羌驛,賜還官。贈故御史鍾同大理左寺丞,諡恭愍,廕其子入太學。

二月乙未朔,皇太后誥諭,廢景泰帝仍為郕王,歸西宮,廢皇后汪氏仍為郕王妃。欽天監奏革除景泰年號,上曰:「朕心有所不忍,可仍舊書之。」郕王薨,祭葬禮悉如親王,諡曰戾。妃嬪唐氏等賜帛自盡,以殉葬。

命汪妃出居舊王府。先是,景帝即位,立妃為皇后,后無子,有二女,次妃杭氏生見濟。景帝廢立時,后泣諫以為不可。景帝竟立見濟,而以杭氏為皇后。以后諫,故幽之宮中。至是,上以郕王薨,欲令妃殉葬。大學士李賢曰:「汪妃雖立為后,即遭廢棄,與兩女度日,若令隨去,情所不堪。況幼女無依,尤可矜憫。」上惻然曰:「卿言是。朕以為弟婦少,不宜存內,初不計其母子之命。」而皇太子雅知妃不欲廢立意,事之甚恭,遂得出舊府。太子又時時護持之,悉得挾貲屬外,二女育宮中如故,由是母子得全。

三月,封直內閣兵部尚書徐有貞為武功伯,兼華蓋殿大學士,掌文淵閣事。初,于謙之獄,中外咸側目有貞,而有貞意殊自得,請于石亨曰:「願得冠側注而從兄後。」石亨為言之上,上曰:「為我語有貞,但戮力,不患不封也。」居旬日,亨復言,上乃下詔封之。歲支祿一千一百石,子孫世錦衣指揮使,賜貂蟬冠玉帶。旬月之間,恩賜赫奕,與石亨、張軏埒。

夏四月,復立元子見深為皇太子。

襄王瞻墡來朝。先是,土木之變,王兩上疏慰安皇太后,乞命皇太子居攝天位。急發府庫,募勇敢之士,務圖迎復。仍乞訓諭郕王,盡心輔政。疏上,景帝已立八日矣。至是,得疏宮中,上覽之感嘆,手敕取王入朝,禮待甚隆。王辭歸,上送至午門,王伏地不起,上曰:「叔父欲何言?」王頓首曰:「萬方望治如饑渴,願皇上省刑薄歛。」上拱手謝曰:「敬受教。」

六月,逮徐有貞下獄。曹吉祥、石亨憾有貞,嗾諸閹巧詆,數為險語觸上,上殊不為動。錦衣官門達復劾其阿比,排陷石亨。詔執鞫之,降廣東參政。既有以飛章謗國是者,其語復多侵亨、吉祥,于是復訴上謂有貞實主使。逮歸置獄,窮極鍛鍊無所得,摘其誥詞「纘禹神功」語,為所自草,大不敬,無人臣禮,當死。以雷震奉天門,宥為黔首,謫戍雲南金齒。有貞去,而曹、石日益專橫矣。

谷應泰曰:土木之變,司徒不戒,車駕蒙塵,九廟震驚,百官拔舍,國無長君,不幾青城五國乎?郕王膺統,喪君有君,天誘其衷,擁駕還國。當是時,新君有捉髮之迎,故主效止郊之哭,弟兄握手,且喜且悲。夫蘇、李相違,河梁戀別,聲、椒偶值,異國班荊,矧在同氣,又何能已!《棠棣》之詩,所為作也。弟又北面稽首,恭上璽紱;兄且自陳失德,不敢復事宗廟。以臣避君,弟不先兄,景能辭位,史著美談。實則大寶已登,南向讓三,西向讓再,抑又何傷焉。至于菟裘營室,吾將老焉,千秋之後,願屬梁王。舍賢與子,如上皇何!廢不復興,如天下何!
而乃初聞返蹕,不欲郊迎,旋入南宮,復止朝賀,勢且駸駸焉登臺授兵矣。不幾貪天之位,應憎寡兄,實逼處此。繼乃授旨廷臣,廢深立濟。忘餘祭傳札之言,貽德昭憂死之漸。君子謂郕王末路,自同盜國,奪門之釁,身實召焉。
若上皇者,亦宜追悔前愆,不預國事。夫平王東遷,《春秋》貶之,降為王風。英宗身受祖宗重器,輕信宵小,被縶北庭,幸而脫還,亦已得罪祖宗矣。辟之閫外之吏,棄師而歸,封疆之吏,委城而走。高帝之法,尚當引繩批根,況在至尊,短垣而自踰之乎!
即至景帝賓天,羣臣力請,英宗亦宜開諭至誠,明予慚德,嗣王可輔,大統有人。玄宗出奔,靈武即位,道君北狩,康構稱尊,父子兄弟之間,豈不克全無憾者與!而乃暮夜倉皇,驅車踐位,逼景帝于彌留,假閹弁于翊戴。「奪門」二字,英皇不得正始,景皇不得正終。授受之祭,弟兄交失。而況升遐日月,史無明文,燭影斧聲,不無疑案。以至革除帝號,加戮于謙。夫景受國有名,非少帝、昌邑之比,而謙功在社稷,豈產、祿、舞陽之徒乎!觀其軫念㷀嫠,撫恩弱息,荳箕瓜蔓之涕,又何淫淫也。始知曹、石所謀不臧,小人貽誤人國,刻薄寡恩如是哉!
獨惜于謙者,百折不回于社稷無君之日,不能出一言于東宮易位之辰。處人骨肉,自古其難,漢留、唐鄴所由擅美千載也。

返回 《明史纪事本末》目录

基于维基文库声明的全部文字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维基百科声明原文)。全文转载自维基文库,部分内容有删减或者修改,以下是维基文库原文链接:明史紀事本末/卷35 -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wikisource.org)。全文不代表站长观点,站长仅是基于维基百科的分享精神,做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