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武帝朱聿键(1602年5月25日—1646年10月6日),小字长寿,南明第二代皇帝。原为“唐王”,为明太祖朱元璋二十三子唐王朱桱的八世孙(与明神宗同辈份),祖父唐端王朱硕熿,父为唐王之子朱器墭,母宣皇后毛氏。1644年,崇祯帝在北京自缢。1645年,弘光帝被俘,郑芝龙、黄道周等人扶唐王朱聿键于福州登基称帝,改元为隆武并于同年开铸“隆武通宝”,而弘光帝在翌年被清廷所杀。

1646年,清军入福建,隆武帝在汀州被掳杀,享年44岁。永历帝即位后,认为其未死,上尊号“思文皇帝”。永历十一年,确信隆武帝早已驾崩后,上庙号“绍宗”,上谥号为“配天至道弘毅肃穆思文烈武敏仁广孝襄皇帝”。朱聿键自奉甚俭,品格在南明诸君中是少见的优良。黄道周描述了隆武帝的为人:“今上不饮酒,精吏事,洞达古今,想亦高、光而下之所未见也。”

朱聿键(隆武帝)南明第二代皇帝 原为唐王-袁载誉读明朝

生平经历

身世

朱聿键为明太祖第二十三子唐定王朱桱的后裔,系太祖九世孙。万历三十四年四月丙申生于南阳唐王府,母妃毛氏。其祖父唐端王朱硕熿惑于嬖妾,不喜爱朱聿键的父亲世子朱器墭,把朱器墭父子一起囚禁在承奉司内,欲立次子。崇祯二年(1629年),朱器墭疑似被其弟福山王朱器塽、安阳王朱器埈毒死,朱硕熿讳言其事,但经守道陈奇瑜奏请,朱聿键被明廷立为“唐国世孙”,不再被囚禁,同年朱硕熿也去世。

崇祯五年(1632年)朱聿键继为唐王,封地南阳。崇祯帝赐其《皇明祖训》、《大明会典》、《四书》、《五经》、《二十一史》、《资治通鉴纲目》、《孝经》、《忠经》等书。朱聿键在王府内起高明楼,延请四方名士。

崇祯九年(1636年)七月初一,朱聿键杖杀叔父福山王朱器塽、杖伤叔父安阳王朱器埈,为其父朱器墭当年被毒死一事报仇。是年八月,清兵入塞,克宝坻,直逼北京,京师戒严。朱聿键上疏请勤王,不许。乃自率护军千人北上勤王。行至裕州,巡抚杨绳武上奏,崇祯帝勒令其返回,后朱聿键因与农民军相遇交锋,两名太监被杀,乃班师回南阳。冬十一月下部议,废为庶人,幽禁在凤阳之高墙。崇祯帝改封其弟朱聿鏼为唐王。

朱聿键于高墙圈禁期间,凤阳守陵太监石应诏索贿不得,用墩锁之法折磨之,朱聿键病苦几殆。后中都巡抚路振飞入高墙见之,向崇祯帝上疏,陈高墙监吏凌虐宗室之状,请加恩于宗室。乃下旨杀石应诏。

崇祯十四年(1641年),李自成攻陷南阳,杀死朱聿鏼。

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即甲申之变,崇祯帝自缢,南京诸臣拥从洛阳逃出的“福王”朱由崧为帝,在南京即位,改年号弘光,实行大赦。

在广昌伯刘良佐奏请下,囚于凤阳的朱聿键获释,并改封为“南阳王”。[5]南京礼部请恢复“唐王”故爵,朱由崧不允,并令朱聿键迁至广西平乐(今桂林南),但朱聿键贫病不能行。

监国、称帝

清朝顺治二年(南明弘光元年,1645年)五月,朱聿键赴平乐途中,在苏州闻清军已破南京,俘虏了弘光帝朱由崧,朱聿键遂至嘉兴避难。六月辛酉,朱聿键至杭州,遇潞王朱常淓,奏请其监国,不听;请朝陈方略,不允。当时镇江总兵官郑鸿逵、户部郎中苏观生至杭州,与朱聿键谈及国难,泣下沾襟。后朱聿键被郑鸿逵护送,前往福建。途中在浙江衢州闻得潞王朱常淓已在杭州降清,于是南安伯郑芝龙、巡抚都御史张肯堂,与礼部尚书黄道周等商议,奉朱聿键为监国。

弘光元年六月廿八·己卯(1645年7月21日),朱聿键在福建建宁,以唐王的身份监国。闰六月初七·丁亥(7月29日)至福州,驻“南安伯府”。

闰六月廿七·丁未(8月18日),朱聿键于福州称帝,宣布从七月初一·庚戌(8月21日)起,年号将弘光改为“隆武”元年。遥尊弘光帝朱由崧为太上皇,尊号“圣安皇帝”。

改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为“福京”[6],改福州府为天兴府,以原福建布政使司官署为行殿,建行在太庙、社稷及唐国宗庙。升郑芝龙为平虏侯、郑鸿逵为定虏侯,封郑芝豹为澄济伯、郑彩为永胜伯。以何吾驺为首辅,以黄道周为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蒋德璟为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朱继祚为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曾樱为工部尚书、东阁大学士,黄鸣俊、李光春、苏观生等人为礼、兵各部左右侍郎兼东阁大学士。

隆武帝朱聿键即帝位后,上高曾祖父四代帝号,高祖唐敬王朱宇温为惠皇帝,曾祖唐顺王朱宙栐为顺皇帝,祖父唐端王朱硕熿为端皇帝,父唐裕王(追封)朱器墭为宣皇帝。四代祖妣皆追封皇后。封弟朱聿为唐王,封国南宁;升叔德安王朱器䵺为邓王;追封弟朱聿为陈王,其子朱琳渼为陈王世子。隆武元年七月,下令将嘉靖年间皇极殿、中极殿、建极殿三殿之名,恢复为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各衙门名称之前加“行在”二字。

当时,在绍兴还有鲁王朱以海建立的小朝廷,亦自称“监国”。清军攻绍兴,鲁王朱以海派信使赴福州,向隆武帝朱聿键求援兵。信上称朱聿键为“皇伯父”,而未称“陛下”,朱聿键怒,令杀鲁王信使。

覆亡

南明隆武二年(1646年)五月,清将博洛贝勒率兵征浙、闽。七月十一·庚申(1646年8月21日),清兵陷金华;八月十一·甲申(9月19日),陷建宁;八月廿二·乙未(9月30 日),过仙霞关,武毅伯施天福、武功伯陈秀、靖安伯郭熺降清。郑芝龙亦向清军投降,“隆武政权”迅速瓦解。杨凤苞称“福京之亡,亡于郑芝龙之通款”[7]。

隆武二年八月廿一·甲午(1646年9月29日),隆武帝率宫嫔自延平出狩,欲逃往江西避难。八月廿七·庚子(10月5日),至汀州,以府署为行宫。次日、八月廿八·辛丑(10月6日)五鼓,有清军八十三骑伪装成扈跸者叩城,守城者开汀州丽春门。骑兵突袭行宫,杀福清伯周之藩、总兵王凉武等人。时隆武帝腹饥,命内官市二汤圆以进,方举箸,清兵发矢,隆武帝后背中箭,去世,得年四十五虚岁。民众将其葬于罗汉岭[8]。另有说法称隆武帝被俘后不食而死,或称崩于福京天兴府,或称崩于建宁。

九月十九·壬戌(1646年10月27日),福京天兴府陷落,阳曲王朱敏渡、松滋王朱俨、翼城王朱弘橺、奉新王朱常涟遇害。十月十九·辛卯(11月25日),漳州陷落。

十一月,侍郎苏观生立隆武帝之弟“小唐王”朱聿 (音yuè)于广东省广州府番禺县,改元绍武,观生自为宰相。

当时已经称帝的永历帝,希望绍武帝取消帝号,苏观生大怒,以新归降的海盗加上四处捕捉来的民兵征讨永历帝,大胜。岂料满清将领佟养甲、李成栋,已取潮州、惠州,兵临广州,苏观生死于战事,清兵随即俘获了绍武帝,绍武自缢。

永历帝即位后,一直听到谣言说隆武帝化妆隐居不出,上尊号“思文皇帝”,遣间谍打听隆武帝消息,传言隆武帝潜至安溪县妙峯为僧,或称在汀州府单骑逃出,藏于乡民蒋氏家中。待清兵离开以后,前往大帽山出家。

永历五年曾遣侍郎王命璿探访,又不得,永历十一年乃确信隆武帝已死,立庙号“绍宗”,谥号“配天至道弘毅肃穆思文烈武敏仁广孝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