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常洛(明光宗泰昌帝)明朝第15任皇帝-袁载誉读明朝

明光宗朱常洛(1582年8月28日—1620年9月26日),因年号泰昌亦称泰昌帝,明朝第15任皇帝,谥号“崇天契道英睿恭纯宪文景武渊仁懿孝贞皇帝”。

人物生平

早年

明神宗长子,万历十年八月十一日(1582年8月28日)生,母恭妃王氏原是祖母李太后身边的宫人。不久,明神宗郑贵妃生三子朱常洵,深得宠爱。长子朱常洛一直受到冷遇,群臣纷纷上书要求立储,是为国本之争,明神宗要不是贬斥群臣,就是虚与委蛇地敷衍应付。祖母李太后以为不妥。一日,李太后询问神宗未立朱常洛为太子的缘故。神宗说:他是宫人所生。李太后大怒:你也是宫人所生(李太后亦是宫人出身)。神宗听后惶恐,伏地不敢起。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十月,明神宗被迫册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同时,立三子朱常洵为福王、五子朱常浩为瑞王、六子朱常润为惠王、七子朱常瀛为桂王。太子朱常洛以仁厚著称,朝野皆认为其将来可为明君。但常洛的地位不稳固,郑贵妃时时刻刻想要为朱常洵争夺储君之位,引发了两次妖书案,牵连众多大臣。而后,甚至有郑贵妃手下的两名宦官指使刺客,欲以木梃刺杀朱常洛,是为梃击案,神宗为了不牵连郑贵妃,将该刺客、宦官等三人全部杀死。

朱常洛被立为太子后,就移居慈庆宫,从此与其母王恭妃被隔绝不得相见。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朱常洛的妾侍王氏生下皇长孙朱由校(日后的明熹宗),神宗为表庆祝,为李太后加尊号,又进封王恭妃为皇贵妃,赐金册金宝,但仍将其屏居景阳宫。万历三十九年九月十三日(1611年10月18日),王恭妃病笃,朱常洛闻言急往景阳宫探视,见景阳宫门深锁,于是破坏门锁入内探视。当时王恭妃已双眼失明,于是以手代眼,拉着朱常洛的衣角:“儿长大如此,我死何恨!”言毕王恭妃便与世长辞。《酌中志》则记载为王恭妃病重时太子每日从苍震门入内问安;《先拨志始》更记载王恭妃察觉到郑贵妃家人偷听,提醒太子,结果母子俩直到王恭妃去世也没有说话。大学士叶向高说:“皇太子母妃薨,礼宜从厚。”神宗不应,复请,才得到允准。

明光宗即位与驾崩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明神宗驾崩。太子朱常洛立即发内帑(皇帝私房钱)百万犒赏边关将士。停止所有矿税,召回以言得罪的诸臣。不久,再发内帑百万犒边。八月即位,改元泰昌,是为明光宗。福王生母郑贵妃为了拢络明光宗,献上八个美少女。八名美少女同时与明光宗发生性行为,明光宗乐此不疲,太监崔文升进以春药。在位不足三十天的明光宗在九月初一因服用李可灼的红丸春药而突然死亡,史称红丸案。

明光宗遗诏:

朕以眇躬嗣登大宝,夙夜祗惧,罔敢宁居。于凡用人行政,遵明皇考遗命,力疾举行,哀劳交瘁,奄至弥留,定数末移,考终何憾?但念朕绍承洪绪,茕疚方新,志业未就,所期缵述,当属后贤。皇长子茂质英资,克荷神器,宜蚤嗣皇帝位,其恪守祖宗彝宪,亲贤勤学,立政安民,朝讲一遵典制,冠婚择吉蚤行,出入起居,倍宜兢慎,左右侍御,务近端良,内外文武百执臣尚怀隐痛,同心协赞,永保基图。朕从皇考在天之灵,陟降鉴观,于志毕矣。丧礼依旧制,以日易月,二十七日释服,毋禁民间音乐、嫁娶。宗室亲郡王,藩屏寄重,不可辄离封域。督抚、镇守、都布按三司官员,地方攸系,不许擅离职守,闻丧之日,哭临三日,进香遣官代行。卫所、府、州、县、土官,并免进香。诏谕中外,咸使闻知。

为政举措

在位一个月,明光宗于群臣帮助下,推行不少政策,如:废矿税、饷边防、补官缺。

首先下令罢免全国范围内的矿监、税使,停止任何形式的的采榷活动。矿税早为人们所厌恶,所以诏书一颁布,朝野欢腾。

其次是饷边防。明光宗下令由大内银库调拨二百万两银子,发给辽东经略熊廷弼和九边巡抚按官,让他们犒赏将士;并拨给运费五千两白银,沿途支用。明光宗还专门强调,银子解到后,立刻派人下发,不得擅自入库挪为它用。

第三件事是补充官缺。朱常洛先命令礼部右侍郎、南京吏部侍郎二人为礼部尚书兼内阁大学士;随后,将何宗彦等四人均升为礼部尚书兼内阁大学士;启用卸官归田的旧辅臣叶向高,同意将因为“上疏”争国本获罪的三十三人和为矿税等获罪的十一人一概录用。因此有人感慨明光宗矫枉过正,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官满为患”的局面。

陵寝墓地

明光宗下葬的“庆陵”原是为明景帝所建,唯景帝为英宗所贬,葬于西郊金山,故空出一处皇陵。由于明光宗在位时间仅29天,来不及修建陵墓,故继位的长子明熹宗朱由校将光宗安葬于此陵墓。

任用官吏

内阁首辅

方从哲

吴道南

名将

熊廷弼

太监

崔文升:郑贵妃宫中内侍。

王安:司礼秉笔太监,劝帝行诸善政,为人刚直而疏,但善病,不能数见帝,因而魏忠贤始进。

魏忠贤:明末阉党领袖,与东林党激烈斗争,爆发东林党争。

后妃

皇太子妃郭氏:万历二十九年册为皇太子妃,万历四十一年薨,年三十四岁,谥恭靖皇太子妃。明熹宗即位后,加谥孝元昭懿哲惠庄仁合天弼圣贞皇后,迁葬庆陵、祔庙。生皇二女怀淑公主朱徽娟。

才人王氏:初为选侍,万历三十二年进才人,万历四十七年三月薨,年三十八岁。明熹宗追谥孝和恭献温穆徽慈谐天鞠圣皇太后,迁葬庆陵。生皇长子明熹宗、皇二子简怀王朱由㰒。

淑女刘氏:万历四十二年失上意被谴死,年二十七岁。明熹宗即位后,追封贤妃。明思宗追谥孝纯恭懿淑穆庄静毘天毓圣皇太后,迁葬庆陵。生皇五子明思宗。

选侍李氏:深受明光宗宠爱,时称“西李”,抚养过明熹宗、明思宗一段时间。原为选侍,明光宗命册为皇贵妃,驾崩未果。明熹宗即位后,移宫案强行移居仁寿殿,天启四年册为康妃。甲申之变从宫中逃出,后回到京师,由清廷赡养终身。康熙十三年薨,年八十余岁。生皇四子怀惠王朱由模、皇八女乐安公主、皇十女朱徽妱。

选侍李氏:时称“东李”,抚养过明思宗一段时间。原为选侍,明光宗即位后一个月崩,未册封姬妾。明熹宗天启三年册为庄妃,天启四年薨,年三十七岁。

选侍赵氏,天启年间赐死。

选侍王氏,早逝。生皇三子齐思王朱由楫。

选侍傅氏,初为淑女,后为选侍。明光宗即位后命册为妃,驾崩未果。明熹宗即位后将她强行移往别宫,天启四年册为懿妃。崇祯十四年,曾经帮助崇祯帝绘画了最初同为淑女的孝纯皇太后的肖像。据白洋淀的地方志,甲申之变逃到了白洋淀乡间,同年薨,年五十七岁。生皇六女宁德公主、皇七女遂平公主。

冯氏,明光宗即位后一个月崩,未册封姬妾。明熹宗即位后未加尊封。明思宗册为敬妃。甲申之变从宫中逃出,后回到京师,由清廷赡养终身。生皇七子慧昭王朱由橏。

邵氏,明光宗即位后一个月崩,未册封姬妾。明熹宗即位后未加尊封。明思宗册为慎嫔。甲申之变从宫中逃出,后回到京师,由清廷赡养终身。生皇十女悼温公主朱徽姃。

淑女张氏,原为淑女,明光宗即位后一个月崩,未册封姬妾。明熹宗即位后幽禁在乾西,未加尊封。明思宗册为襄嫔。甲申之变从宫中逃出,后回到京师,由清廷赡养终身。

淑女李氏,原为淑女。明光宗即位后一个月崩,未册封姬妾。明熹宗即位后幽禁在乾西,未加尊封。明思宗册为恪嫔。甲申之变从宫中逃出,后回到京师,由清廷赡养终身。

淑女郭氏,原为淑女。明光宗即位后一个月崩,未册封姬妾。明熹宗即位后幽禁在乾西五所,未加尊封。明思宗册为定嫔。甲申之变从宫中逃出,后回到京师,由清廷赡养终身。

子女

皇长子明熹宗朱由校。母孝和皇太后王氏。

皇二子简怀王朱由㰒:四岁殇。天启年间,明熹宗追封。母孝和皇太后王氏。

皇三子齐思王朱由楫:八岁殇。崇祯年间,朱由检追封。母选侍王氏。

皇四子怀惠王朱由模,五岁殇。崇祯年间,朱由检追封。母康妃李氏。

皇五子崇祯帝朱由检。母孝纯皇太后刘氏。

皇六子湘怀王朱由栩:出生后夭折。崇祯年间,朱由检追封并赐名。

皇七子慧昭王朱由橏:出生后夭折。崇祯年间,朱由检追封并赐名,母冯氏追封敬妃。

皇长女悼懿公主,早薨。《明史》无载,根据《熹宗实录卷》记载,悼懿公主为熹宗之姊,而熹宗为光宗皇长子,因此断定悼懿公主为光宗诸子女中最长者。而自怀淑公主以后诸公主之排行应依序顺延。

皇二女怀淑公主朱徽娟。七岁殇。明熹宗追封。母孝元皇后郭氏。

皇三女朱徽姮(1605年后?-1623年?),早薨。《明熹宗实录》记载‘天启三年七月辛卯文书房传出黑字揭帖,朕妹封长公主于天启三年七月初二日卯时薨逝,合行书宜照云和公主(明神宗第三女)例行。’母不详。

皇四女朱徽嫙,万历三十四年十月生,《明神宗实录》记载‘皇太子第三女’,次年正月赐名,万历三十五年十一月戊辰日薨,年方周岁。明思宗追封,谥悼顺。庶出,母不详。

皇五女朱徽㜲,万历三十六年七月生,出生百日赐名,次年薨,年方周岁。明思宗追封。庶出,母不详。

皇六女宁德公主朱徽妍,天启六年尚刘有福,康熙年间卒。母懿妃傅氏。

皇七女遂平公主朱徽婧,天启六年尚齐赞元,生四女。崇祯六年薨,年二十二岁。母懿妃傅氏。

皇八女朱徽婉(1611年-?),封号不详,早薨,未出降。庶出,母不详。

皇九女乐安公主朱徽媞(一说“徽娖”)[15],尚巩永固。母康妃李氏。

皇十女朱徽妱,万历四十四年十月生,出生三日告奉先殿,赐宴辅臣,然而不到百日夭折,未取名。明思宗追封并赐名。母康妃李氏[16]。

皇十一女悼温公主朱徽姃,父明光宗遗腹女,夭折。母慎嫔邵氏

全文转载自维基百科,不代表站长观点,谨慎辨别参考,部分内容有删减。

明光宗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wikipedi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