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死后,整个凉州集团土崩瓦解,王允靠着士族的支持重振朝纲,成为大汉行政上的第一把手,吕布这边则收拢凉州残部,摇身一变成为新大汉的首功之臣。

大汉开始有序的恢复。 但是王允的一步臭棋害自己,也断大汉自身重塑的路。 董卓下属权臣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在逃居陕西后,向王允上书,希望可以赦免他们跟随董卓犯下的罪,强调自己是多么的不容易,一切的错都是董卓一人的错。

“卓之跋扈,皆此四人助之;今虽大赦天下,独不赦此四人。”

王允并没有被说动,他判定干掉这4个人,可以杀鸡儆猴。 李傕、郭汜、张济、樊稠4人知道后起初是吓惨,纷纷要把钱财收拢跑路。不过此刻一个叫贾诩的谋士看不下去了。

“诸君若弃军单行,则一亭长能缚君矣。不若 诱集陕人并本部军马,杀入长安与董卓报仇。事济,奉朝廷以正天下;若其不胜,走亦未迟。”

贾诩规劝4人横竖都是一死,何不全力去赌一把,一旦赢了,谁是乱臣贼子还说不定。

“王允将欲洗荡此方之人矣!”

为稳定军心,掀起大家同仇敌忾的决心,王允不赦免将领,传着传着就变成“杀尽董卓下属之人”。

对于这个谣言,王允没能及时让其刹住,最终李傕、郭汜等人召集数十万人兵围长安。

吕布这边虽全力迎敌,但是寡不敌众,只能败退而逃。王允则在长安城破之后,被斩首于众大臣之前。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数日之前还被大骂是董贼的董卓,在李傕、郭汜进城后,摇身一变成为董太师,并被赐予重新厚葬。

然而怪事也就在此刻发生。 由于董卓在死后无人敢收尸,老百姓又都恨不得多踢两脚,其尸体已无完整形态。李傕、郭汜只好把能找到的零碎皮骨,搭配刻成董卓形体的木雕进行安葬。

考虑到对自己这位老上司的尊重,帮他完成称王称霸的心,李傕、郭汜在礼仪上大搞特搞,惊动全长安城,董卓睡的棺椁更是王者衣冠棺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