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9月,对于纳粹德国情报界来说,是一个值得兴奋的日子,在这一天,负责对外情报工作的德国谍报局,收到一批来自美国的武器设计图纸,且这个武器,正是德国当时没有,还在研发阶段的东西,所以对于谍报局来说,这份图纸是有极大价值的东西。

美国机械师“叛国”,将武器设计图拿回家复制,然后送给纳粹德国-

然而图纸并非独自而来,在一堆图纸中,还附带了一个小白条,小白条上面清晰地写着“图纸还有很多,但需德国谍报局派人到纽约取”,晃眼一看,上面透露着2个大字“阴谋”,极有可能是谍报局竞争对手们设的套,等着谍报局钻。

但是由于从图纸中,图形设计的逻辑推理,这些图纸90%以上可以判断是真东西。若谍报局不派人去,极有可能会痛失一个,让德国某项装备“突飞猛进”的可能。相反若是假的,谍报局正中对手下怀,会落个损兵折将。

当去不去拿情报这件事,放在谍报局高层圈讨论的时候,在德国休整的美国汉堡站航空情报头目里特少校,表达了明确态度,一定要去拿这个情报,且还是他自己亲自去,毕竟这个情报若是真的,是一个有着极大贡献的事。

然而里特少校去美国的路,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甚至还上演了“步步惊心”,首先是他在自己乘坐的船上游走散步的时候,遇到了认识自己身份的人,差点将身份暴露给整个客船,去美国的特工之路进而完全被堵死。

美国机械师“叛国”,将武器设计图拿回家复制,然后送给纳粹德国-

再而是里特少校好不容易躲过了船上的老熟人,让自己在保密状态下,来到了美国。但尴尬的是,在过安检的时候,被安检人员盯上了,原本用来传递情报的特制雨伞,被安检员看到了,看到伞的中部是空心的。

安检员忍不住打趣的说道“这东西蛮适合特务用”,惊的里特少校满头大汗,毕竟这东西还真是用于间谍活动,被人突然揭露了谎言,纵使是身经百战的间谍头子,也是心有余惊。

不过好在安检员还真的只是好奇地问一下,跟里特少校互相笑了笑,就结束了整个问话,里特少校也没有真的被当作间谍对待,全然就是一个玩笑。

到了美国之后,里特少校通过多方的沟通,很快就联系到了给谍报局寄送图纸的人,他的名字叫兰那里,当时拿的是美国国籍了,但是他出生的时候,是在德国,所以或多或少都有一点点家乡情结,可能是出于“报答家乡”,他开始将自己工作的内容送给德国情报部门。

美国机械师“叛国”,将武器设计图拿回家复制,然后送给纳粹德国-

兰那里是一个机械工程师,工作的地方叫诺登厂工作,当时这个工厂正接到生产一种可以自动瞄准、自动投弹的战机投弹瞄准器。

作为项目工程师以及整个项目监工,他有职权拿到瞄准器的设计图,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将设计图拿回家复制,然后交给了找到他拿货的里特少校。

里特少校则很是机灵的,将图纸藏于雨伞手柄中,顺利带回了德国,虽然这次带回的图纸,并不是完整的,但其在关键点的解读,打开了德国设计人员的心,不久德国就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瞄准器,并为其取了一个形象的名字“鹰器”。

二战开打后,德国空军得以称霸各国领空,“鹰器”是其最重要的依靠之一。

美国机械师“叛国”,将武器设计图拿回家复制,然后送给纳粹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