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有个神秘的部门,它叫德国谍报局,是德国军方最核心的情报部门之一。一战结束之后,纳粹开始执政,纳粹党开始扶持以党卫军为主体的自我军事、情报的体系之后,德国军方在德国的影响力开始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纳粹特务头子的电话,被人监听,监听者拿到记录,看完后惊诧万分-

但是就算是在这种不利情况下,谍报局依旧以自身优秀的情报处理能力,在纳粹帝国中,占据了一个核心位置,就算它不是纳粹体系的机构,依旧获得了整个纳粹领导层的认同。

1935年,纳粹高层决定违背《凡尔赛条约》,将在一战战后,被迫割让于它国的莱茵兰收回。考虑到这个行为可能会激起一战战胜国的愤怒,提前判断战胜国的态度,并做好相对应的预案,就显得尤为重要。

而要搞清楚态度、做好预案,对战胜国的情报搜刮成为了核心点,因而在1936年3月德国正式出兵莱茵兰之前,谍报局的特务头子卡纳里斯,曾多次受命去战胜国地区刺探态度,并跟纳粹高层进行了深入的汇报,不完全统计汇报次数高达17次之多,

简而言之,卡纳里斯提供的情报,为纳粹高层下决心要挑战《凡尔赛条约》,提供了有力资助。也正是因为如此,卡纳里斯得以在纳粹政权中,活得异常的滋润,就算是那些纳粹党体制内的同行,对它和它的谍报局都“礼让三分”。

相传每天早上党卫队保安处的处长海德里希,都会跟卡纳里斯在动物园里骑着马长跑,借此增强二者的友情,减少相互之间的摩擦。

纳粹特务头子的电话,被人监听,监听者拿到记录,看完后惊诧万分-

也正是因为卡纳里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德国情报圈举足轻重的决策人,所以他的国外同行,对他是格外的关怀,想方设法的要在他的身边放窃听器之类的,并借此来偷取德国纳粹高层的绝密情报。

但是这个窃听的结果,有时真的会让人失望透顶。按常理说,作为掌握德国最核心情报部门的头子,一举一动都应该异常的严谨,每说的一句话,其背后都可能藏着德国的一个还未公开的重大决策。

卡纳里斯却不按常理出牌,有一次,西班牙的秘密警察头目,在下属的努力之下,将1个窃听器安装在了卡纳里斯经常会使用的1部工作电话上,想着这样一来,可以获得大量关于德国的绝密情报。

当一份电话记录放在西班牙特务头子的桌子上时,特务头子缓缓地拿起桌子上的情报,脸色有着难以掩盖的激动感,此时此刻在他的心中,他将掌握1个大国的最大机密,自己有可能是历史的“缔造者”。

纳粹特务头子的电话,被人监听,监听者拿到记录,看完后惊诧万分-

但是他立马就被浇了一盆的冷水,电话记录很长,但是就算特务头子将记录翻的纸破了,都没有得到一丝丝可以跟德国绝密情报相关的东西。

在长长的电话记录中,我们的卡纳里斯很是严肃的在说一件事,但内容不是特务头子想象的机密,而是1条关于病猎灌犬的详细报告,里面甚至细节到了这条犬吃了什么东西。

用工作的电话去聊一条狗的生活,这让西班牙特务头子大吃一惊。然而这对于卡纳里斯的手下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卡纳里斯虽然是谍报局的特务头子,但也是一个爱宠狂魔。

卡纳里斯养了2条猎灌狗,不管要去那里,只要条件允许,卡纳里斯都会把狗带上,让他们跟自己一起坐高级轿车,在自己的高档办公室乱撞。

纳粹特务头子的电话,被人监听,监听者拿到记录,看完后惊诧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