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12月中旬,日本鬼子攻入了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城,在这里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由日军第6师团长谷寿夫指挥,大批日本士兵露出了恶魔的嘴脸。

南京大屠杀结束后,日本兵依旧凶残,拿刺刀乱刺中国人-

谷寿夫

他们不但无视国际公约,对投降的中国士兵进行有组织性的集体枪杀,还践踏了作为人的基本道德准则,将手中枪对准了手无寸铁的南京城老百姓。

抗战结束后,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调查报道指出,持续到1938年1月,大约6周的时间内,日军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人数19万余人;零散屠杀有858案,死亡人数15万余人,总计死亡人数达30多万。

然而虽然我们的历史资料,往往指出日军的有组织杀戮,在1938年1月开始停止,但是日本兵进入南京城后的凶残,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消散,甚至可以说他们将对中国老百姓的凶残变得理所当然了。

在日本宣称的“安民”之后,日本兵的嚣张气焰没有丝毫的减弱,若有中国老百姓让日本兵感觉到了不痛快,他们会立马拿起自己手中的枪来“耀武扬威”,甚至是对中国老百姓造成直接伤害。

南京大屠杀结束后,日本兵依旧凶残,拿刺刀乱刺中国人-

至于是怎样的一种伤害,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子贵有着这样的“悲痛”经历。1937年12月,日本打进南京时,杨子贵是一个19岁的小伙子,正值力气最好的时候,因此从事拉黄包车的生活。

历史中所记载的南京大屠杀时间区间内,杨子贵和他的母亲、父亲是较为幸运的一家人。日军在南京城大开杀戒的时候,杨子贵一家所在的难民区,并没有被完全“洗劫”,等到了日军恢复军纪的“安民”,留住了自己的生命。

然而日军的“安民”,从杨子贵在此之后的遭遇来看,作用有限,虽然杜绝了军官组织层面的有组织杀戮,但日本兵不把中国老百姓当人看的情况,并没有得到较为有效的改善。

日军宣布“安民”,南京城基本恢复秩序之后,杨子贵出于继续生存下去的考虑而重操旧业,拉起了黄包车。而让他无奈的是,有一天的上午11点多钟,杨子贵被一个日本兵在汉中路叫住。

南京大屠杀结束后,日本兵依旧凶残,拿刺刀乱刺中国人-

这个日本兵边走边哼着小调子,浑身都是酒气,手中的枪还摇摇晃晃的,上车之后一个劲让杨子贵跑快点。但还未待杨子贵做出加速的反应,不分青红皂白拿起自己的枪,用枪口的刺刀,狠狠的刺了杨子贵一刀。

感觉自己受伤了,出于本能的反应,杨子贵用力将日本兵掀出了车子,然后自己拼命地拉着车子跑到大行宫,一个他认为日本鬼子没有追上来的安全地带。

从日本兵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对为自己服务的中国老百姓行凶,不难看出此时此刻的日本军中,对中国人是充满着一万种瞧不起,他们认为自己天然的高中国人一等,因而对中国人做出什么都不是很过分。

对此小袁不经感叹,国破之时,老百姓真是如牲畜,征服者面前,低人一等是必然。

参考资料: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子贵回忆录

南京大屠杀结束后,日本兵依旧凶残,拿刺刀乱刺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