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很快施陶芬柏格就从闭嘴状态中“挣扎”了出来,自1943年2月2日德国折戬在斯大林格勒,陷入被动防御状态之后,施陶芬柏格的眼神中貌似看到了德国的失败。

因而他开始秘密接触国内“反希特勒”的秘密组织,认为只有将希特勒干掉,推翻纳粹党对德国的控制,才能避免德国陷入跟一战类似的“完全失败”。

但由于希特勒出门万事小心,“反希特勒”的秘密组织始终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直到1944年前后,那时苏联打进了波兰,英美也在法国的诺曼底登陆了。

对于那时的“反希特勒”秘密组织来说,时间就等同于日后谈判的资本,因而他们要求施陶芬柏格尽快实施击杀,施陶芬柏格也自知“时间就是金钱”,于是在1944年7月20日利用在希特勒指挥总部当差的权限,成功将炸弹送进了会议室。

但让施陶芬柏格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希特勒由于惯性的“帮忙”,并没有被炸死。而“失败”意味着暴露,当希特勒被抬出爆炸现场之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叫希姆莱的“盖世太保”全员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