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近代社会,一个国家的核心利益,除了维护版图内的利益不遭侵犯。走出国门的国民,所创造的利益,成为必须要维护的新核心利益之一,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连自己本国海外之民的利益都无法保证的国家,称不上是一个”大国“。

红溪惨案作为一个海外华人遭屠杀的典型案例,侧面证明了中国清朝,在末期从大国沦为了羔羊,任由他人宰割,以及清朝是如何的失去了,海外华人的民心,仅仅就只是1句话。

红溪惨案起因

红溪惨案:海外华人遭屠杀,清朝却说华人“自作自受”,让人心寒-

1619年,荷兰的殖民者燕·彼得逊·昆占领雅加达,这里土地虽然贫瘠,但气候非常的适合种植甘蔗,在甘蔗是畅销品的17世纪,算得上是具有重大经济效益的土地。

因为土地非常的贫瘠,这块土地在荷兰人到来之前,一直都人口稀少,所以荷兰人想种甘蔗找不到人来种啊!最早荷兰人想找本土的荷兰人移民过来,然而本土没人愿意到气候炎热的地方受苦,大喊这是要热死人。

不过钱还是要赚得,总不能看着大好发财的机会,就白白的浪费,于是荷兰人起了一个坏心眼。荷兰人看到东南亚活跃着大量的华人,于是用高额补贴的方式吸引华人,来自己这个还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开荒。

骗的周期始终是太长了,等不及的荷兰人,更是化妆成海盗,在海上掳掠人口。又是骗、又是抢,1682年,巴达维亚的华人已达3101人,成为了荷兰人手中开荒的重要助力。

但是让荷兰人绝望的是,随着开荒逐步完成,巴达维亚的华人越来越多,并逐渐垄断了部分当地贸易,作为这个土地的土皇帝,荷兰人感觉自己的地位被威胁了。

于是开始了对华人限制以及打压,1690年禁止华人再移民到雅加达,1727年,规定在雅加达的华人,必须申请居住身份,没有的就驱逐。而这个身份,荷兰人只给他们认为有价值的华人,只是苦力的劳动阶级,是没有用的存在,不配继续在雅加达,而这群人,其实是奠定了雅加达发展的基础。

面对荷兰人的卸磨杀驴,荷兰人和华人在巴达维亚走向了对立。

红溪惨案导火索

红溪惨案:海外华人遭屠杀,清朝却说华人“自作自受”,让人心寒-

在惨案期间对华人关押者的处决

1740年,荷兰人进一步的对华人进行日常打压。因为当时警察局,抓了很多穿黑裤子、黑衣服的华人盗匪,荷兰人觉得自己是捡到了“枪”,于是以偏概全,要把所有黑裤子、黑衣服的华人都抓起来,不经过调查,就认定其有罪。

随后以有罪的姿态,送去锡兰做苦力。面对荷兰人如此压榨,当地很多华人自发的聚集在了一起,计划推翻荷兰人的统治,不要他们活了,就来个鱼死网破。

不过遗憾的是,这个计划被叛徒泄露给了荷兰人,荷兰人关闭了雅加达的城门,随后对城内的华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杀戮。

10月9日到12日,荷兰人先诱骗华人交出武器,然后夺门而入,无差别的进行杀戮,数万华人惨遭毒手,雅加达的天,数日都被血光所笼罩,为这座城有过卓越贡献的华人,化为了一滩滩鲜血。

清朝政府的反应

红溪惨案:海外华人遭屠杀,清朝却说华人“自作自受”,让人心寒-

华人在海外被杀,按照国际惯例,当时的华人宗主国清朝,应该出兵谴责。鸦片战争时,英国因为英国商人的不法贸易被侵占,都开坚船利炮来攻清朝,可见海外移民利益被侵犯,宗主国出兵已是当时的国际常态。

而荷兰政府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为了防止清朝的报复,他们自动上折子,希望这件事不影响两国关系,并在1741年把荷兰东印度总督Adriaan Valckenier撤职。

但讽刺的是,当时的清朝政府竟然说:“事属可伤,实则孽由自作”,“圣朝”无须加以责备。

把华人的遭遇,搞成了“自作自受”。这如何不寒了海外华人对清朝的心,难怪海外华人,在清朝末年,不帮清朝,这是清朝自己“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