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背后的秘密第40期

若谈到当今西方文明的源头,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会说是古希腊文明,一个诞生了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众多西方哲学先贤的文明。同时因为上述三位先贤的思想,是目前西方哲学绝大多数学派的直接源头,古希腊文明,也被称为“西方文明之母”。

我们所熟知的,让西方从宗教过于“霸权”的黑暗时代,走出来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都是以学习古希腊哲学先贤的思想为基础理论。

今天小袁给大家带来的“古迹”,就是来源自这么一个在近代思想界,饱受赞誉的古希腊文明。文物的名字叫帕台农雕像:半人马与拉庇泰人,出土于目前雅典市帕台农神庙,雕刻的时间大致是在公元前440年。

希腊的“国宝”,雕刻于2400年前,目前却在英国,且希腊要不回来-

从内容上看,雕像由1个魁梧的半人马和一个倒地的拉庇泰人(希腊人)组成,画面中半人马双蹄子高高的举起,胸口昂首向天,且手中抓着它敌人的残肢,满满的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倒地的拉庇泰人(希腊人),则脑袋已偏向了1方,丧失了反抗能力,在半人马双蹄之下,呈现着一种“死”态。

半人马庆祝胜利的姿态配上拉庇泰人(希腊人)被践踏的画面,整个雕像充斥压抑和失败情绪。然而从已知希腊历史来看,这个失败情绪的画面是不完整的,它是一段可歌可泣英雄史诗的一部分。

在古希腊的神话之中,有一段半人马与拉庇泰人(希腊人)大战的故事,相传有位拉庇泰人(希腊人)国王,在自己的婚宴上,让半人马喝了酒,结果半人马酒后发狂了,开始肆意的抢夺拉庇泰人(希腊人)妇女,甚至半人马的头领,还想将婚礼的新娘抢走,自己当新郎。

希腊的“国宝”,雕刻于2400年前,目前却在英国,且希腊要不回来-

为了赶走这群,好心请来同庆美好事物,却想喧宾夺主捣乱的半人马,拉庇泰人(希腊人)拿起了武器战斗,但结果因为身体强壮上不如半人马,一度陷入了失败之中,而这就是小袁今天所介绍“古迹”,所带来的画面。

但是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拉庇泰人(希腊人)重振旗鼓后,利用自己的智慧,战胜了野蛮的半人马。至于为什么古希腊时期的雅典人,要在自己的帕台农神庙,刻上如此雕塑。

跟当时雅典作为古希腊各城邦盟主,抵御东方的波斯人进攻或者侵扰,有着举足轻重的关系。半人马好比古希腊人眼中野蛮的波斯,故事情节之中古希腊人被压迫,跟波斯人在对古希腊战争中,长期保持领先优势同理。

至于故事结局中,古希腊人取得了完美胜利,则是当时雕刻这些画面的人,对希波战争最后结果,最美好的憧憬。而从我们现在的历史积累来看,古希腊人确实赢得了最后的战争。

希腊的“国宝”,雕刻于2400年前,目前却在英国,且希腊要不回来-

虽然不是在雅典的带领下,但古希腊城邦马其顿,在其国王亚历山大大帝的领导下,于公元前3世纪,征服了大流士三世统治的波斯帝国,波斯输掉了对古希腊的战争,且落了个亡国的命运。

帕台农是个祭祀场所,是雅典人与所崇拜的神雅典娜沟通的脊梁,古希腊雅典的精神象征。而古希腊雅典在很长一段时间,是古希腊各城邦的盟主,代表着古希腊的先进文明,所以帕台农本身在当今世界,就是希腊的国宝级文物。

然而尴尬的是,“帕台农雕像:半人马与拉庇泰人”作为帕台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1880年左右,被英国驻奥斯曼大使埃尔金伯爵带回了英国,并在伦敦举行展览,随后成为了大英博物馆的一部分。

对于这个本属于自己的国宝,希腊人曾试图要回来,但是博物馆的管理层认为,“帕台农雕像:半人马与拉庇泰人”应该留在伦敦,因为它属于世界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简而言之它属于希腊,更属于世界。

希腊的“国宝”,雕刻于2400年前,目前却在英国,且希腊要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