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初,随着自然科学的昌明,作为人类思想层活跃的直接体现,小说开始有了新的形式,除了讲古代英雄人物或者当代社会风情,基于“科学”发展而对未来生活展望,或者是探讨科学产物如何与人类共存的小说开始冒了出来。这类小说,我们今天将其称为“科幻”。

科幻小说之母身上,鲜为人知的秘密,得知详情的我,感动得流泪-

科学怪人

目前被科幻迷们称为世界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是《弗兰肯斯坦——现代普罗米修斯的故事》,若您觉得《弗兰肯斯坦——现代普罗米修斯的故事》这个名字陌生,那它的另一个翻译名字《科学怪人》,你可能就耳熟能详了。

小说描写了狂热的生物学家,用多位去世之人的身体,拼凑出了一个人形“怪物”,而后这个“怪物”,在人类世界艰难生存的故事,这是人类首次把自己放在如同上帝一般的“造物主”位置,探讨科学带来的新世界,我们人类该如何去应对。

因为《科学怪人》被推崇为世界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它的作者玛丽·雪莱被称为了科幻小说之母。而玛丽·雪莱之所以可以创造出这部面向未来思考的小说,跟她的家庭环境有着密切的联系。

科幻小说之母身上,鲜为人知的秘密,得知详情的我,感动得流泪-

玛丽·雪莱

玛丽·雪莱的父亲威廉·葛德文是哲学家,母亲玛丽·沃尔斯通克拉夫特编写了《女权辩护》,是世界女权运动的代表人物,所以在玛丽·雪莱的童年,她身边有着数不清的思维碰撞,不管是父亲对社会本质的老陈探寻,还是母亲对女性地位不满的“斗志昂扬”,都让她从小就养成了面向未来的思辨。

但玛丽·雪莱的一生过得并不是很好,而这个悲剧的源头,源自于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珀西·雪莱,那年玛丽·雪莱大约才16岁。

这个爱情,跟绝大数在这个年龄段的情侣一样,遭受了父母一方的不同意。但从小有保有独立、思辨思维的玛丽·雪莱并没有向父母妥协,带着珀西·雪莱在1814年私奔到了法国,她用实际行动,向自己的爱人表示,自己是多么的爱他。

1816年12月珀西的妻子自杀去世,玛丽·雪莱和珀西·雪莱正式结婚,二者的婚姻生活得到了合法认同。但是不幸的是,玛丽·雪莱没能像她期望的一样,和自己喜爱的丈夫白头偕老。

科幻小说之母身上,鲜为人知的秘密,得知详情的我,感动得流泪-

玛丽·雪莱

1822年7月,珀西·雪莱出海航行,结果突然天空刮起了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之间,珀西所乘坐的船只在漂泊之中被击毁,珀西死在了旅途中。

大约是在10天以后,珀西的尸体连同船只水手的尸体,才逐渐被发现,然后打捞出来火化。此时此刻的玛丽·雪莱可以说是悲痛万分,她抛弃父母,也要追寻的爱情,在这一刻全完了。

趴在珀西的尸体上,玛丽·雪莱除了泪水,就是满满的不舍,她爱这个男人,爱他爱得深沉。可能是玛丽·雪莱的不舍,感动了上帝,当珀西·雪莱尸体被火化后,其他水手的尸体是完全被烧成灰烬,结果就他的心脏没有被烧灼。

玛丽·雪莱就算丈夫离她而去,她依旧拥有了他的心。同时由于这是玛丽·雪莱的家事,很长一段时间玛丽·雪莱拥有丈夫“心”的这件事,是鲜有认知的秘密。

初知玛丽·雪莱这个秘密详情之时,小袁非常的感动,脸颊流着泪水感叹“苦命的鸳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