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处理国土边界问题之时,一块地是否归属于一个国家,相关史书上记载的这块地“自古以来”归谁,一直都是重要的标准之一,尤其是在大中华文化圈的东亚诸国。1689年中国清朝和俄罗斯帝国缔结边境条约《尼不楚条约》之时,中方最重要的论调就是“该地自古属于中国”。

越南曾用2个字,套路中国皇帝,中国南方险些变成“争议土地”-

正是因为中国尤其注重“自古以来”,所以中国处理文化交流的文件之时,在用词酌句上尤为的谨慎,担心因为出现不恰当的词语、字句,为后人造成“理亏”的局面。而这个严谨最直接的体现,莫过于1803年的“越南改国号”事件。

今越南自宋朝册封其统治者为安南国王,承认安南国为“列藩”,在中国此后的历代史书中,绝大多数时间,安南一词都被特指为越南,不过安南内部一直有自己的自称国号“大越国”。

1771年,由于越南后黎朝当局不顾百姓死活而横征暴敛,大量普通百姓沦为流民,越南社会遭遇严重的社会。最终爆发以农民兼作小生意的阮文岳、阮文侣、阮文惠三兄弟领导的西山起义

起义军很快就席卷了当时越南南北2个实权政权,北部郑家、南部阮氏,并在1788年正式覆灭后黎朝,建立了新生的西山朝。由于此时的越南是中国藩属国,并且朝贡不绝,中国清朝皇帝乾隆认为自己有“兴灭继绝”的义务,于是派遣大军在1788年农历11月出兵安南。

越南曾用2个字,套路中国皇帝,中国南方险些变成“争议土地”-

而由于此后西山朝很快就主动臣服,承认了后黎朝的“朝贡义务”,并且国王阮文惠亲自在1792年,去北京给乾隆皇帝贺八十寿辰,所以中国清朝并没有进一步强势兴兵讨伐,誓要恢复黎朝。

然而越南内部矛盾,并未因为西山朝的建立而平静下来,1802年,经过又一次的内战,西山朝覆灭在了原后黎朝南方实权派阮氏家族的后代阮福映手中,阮朝拉开了新的越南历史篇章。

由于阮福映本身就是后黎朝权贵之后,熟透了大中华文化圈的朝贡规则,因而为了不跟刚和西山朝建立“朝贡”关系的中国清朝冲突,宣布阮朝是后黎朝正统继承,并取巧的以“恢复”为词,重新“朝贡”中国清朝。

然而这位受大中华文化圈熏陶长大,能写中国字的越南新君主阮福映,却在字眼上跟中国皇帝打起了马虎眼。他在1803年上书嘉庆帝,希望中国清朝将其文书中的越南国号安南改成“南越”。

越南曾用2个字,套路中国皇帝,中国南方险些变成“争议土地”-

作为精通大中华文化的越南贵族,他不可能不知道中国历史上有个南越国,且这个国家曾经统治过中国长江以南绝大多数地方(南越国全盛时疆域包括当今中国广东、广西(大部分地区)、福建(一小部分地区)、海南、香港、澳门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区)。

今越南重新获得“南越”的国号,意味着在大中华文化圈的传承上,今越南将作为那个曾经跟中国汉朝并列的南越国传承而存在(南越国曾统治过越南北部)。

因而在大中华文化圈内,越南这封上书,是在文字上对中国南方的领土“索求”。由此可见阮福映是在套路中国帝王,若此时的嘉庆帝一个不注意同意了,越南对内一直宣扬的“大越国”将成为事实,在法理上中国对南方的绝对主权,将会有丝丝松动。

若那一天越南强势后,今越南完全可以以“南越国传承”为由,对中国南方地区索要“主权”,将中国南方变成“争议土地”。

好在嘉庆帝并不傻,他识破了阮福映的套路,没有同意“南越”,而是将“越南”改成了“南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