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背后的那些事第10期

成都九眼桥锦江岸边有座望江楼,修建于明清两代,主要用途是缅怀一位唐朝的蜀地才女薛涛。且因为薛涛生前最爱的是竹子,并以此制造出了享誉华夏大地的纸张“薛涛笺”,所以后人以望江楼为中心,修建的望江楼公园,里面布满了各种品类的竹林,一眼望去宛如竹海一般。

成都望江楼背后,鲜为人知的狗血剧,妹子为情郎狂写100首情诗-

薛涛并非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他的父亲薛郧曾是长安城的京官,薛涛从小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同时也正因为如此,薛涛得以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中国,获得了受教育的权力,且展示出了惊人的天赋,相传她在八九岁时,就念出了“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但无奈家道中落,薛郧因为得罪了权贵,被贬官到了当时被称为毒虫满地跑的山区四川。而更不幸的是,作为家庭唯一的顶梁柱,薛郧在到四川后不久,就因为水土不服而病逝。同时可能是“仇家作怪”,薛郧死后,薛涛被编入了被称为“贱籍”的“乐籍”(另有一说是薛涛为了“品质”点的生活自愿入籍,毕竟混迹于王侯将相家,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由于薛涛不但能歌善舞,受父亲的影响,个人在诗词歌赋上,也保持着跟男人们不相上下的水平。很快“乐籍”薛涛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大唐天下的文化圈,我们耳熟能详的大诗人白居易、刘禹锡、杜牧,均跟其保持着较为亲密的关系,都曾互赠对方诗歌。

成都望江楼背后,鲜为人知的狗血剧,妹子为情郎狂写100首情诗-

也正是因为受到大唐文坛的重视,薛涛被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看重,招入府中当女校书,在韦皋会见文人雅客之时,她成为必备的参宴人员,用精妙绝伦的学识,使韦皋在其朋友面前,挣够了面子。

靠着帮韦皋迎往客人,薛涛在她20岁之时,摆脱了带有耻辱印记的“乐籍”,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修起一座小屋,效仿先贤做一位安静的“美男子”。

虽然薛涛想安静,但是才名已杨外的她那里“静”的下来,在得知薛涛已不再是“乐籍”之后,蜀中才俊追求的目光奔踏而来。然而薛涛似乎一个也看不上,都是婉拒,直到在809年3月,遇到才子元稹。当时元稹自长安,被外派在成都当监察御史。

成都望江楼背后,鲜为人知的狗血剧,妹子为情郎狂写100首情诗-

由于薛涛、元稹都是有大才华的,二者像磁铁一样互相吸引,很快就堕入爱的深渊,互相爱得死去活来。然而轰轰烈烈的爱情,往往是短暂的,在薛涛、元稹相遇的3个月之后,元稹再次迎来调令,他将去洛阳任职。

而让薛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将是她爱情的“终点”,在此之后,她几乎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情郎元稹。虽然她写了诸如《春望词》“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这样多达100余首的情诗,送于元稹,希望他可以回到自己身边,以及表达自身是多么的舍不得他,爱恋他。

元稹这边则是除了在自身刚刚赴任,人生地不熟的时候回信表达了同样的不舍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元稹在新的环境中定居了下来之后,渐渐的跟薛涛的联系少了,并开始结交了新的女友,过上了新的爱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