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末,二战胜利的天平,已经完全清晰。东线,苏联的钢铁洪流已经开始了全面反攻,甚至苏军前锋还跨过了奥得河,距离柏林城不足百里。

丘吉尔为抢在斯大林之前,跟罗斯福碰面,发烧38.9度,也码头恭候-

西线英美主导的盟军,战果也不错,6月完成了著名的“诺曼底登陆”,数百万盟军涌入德占法国,年末的时候,更是逼近了德国本土,德国陷入必败之局。

当打败德国不再是头等大事,或者说有大变故的事件,怎样分配战后的欧洲,一跃成为了当时最顶级的大国英国、美国、苏联需最优先处理的事件。

而由于这关乎了各自国家战后的切身利益,英美苏都显得格外的谨慎以及敏感,尤其是英国。

英国虽然作为战胜国团体的核心,但是当它看见苏联陆军几乎无敌、美国海军强的离谱,以及英国日益衰败的兵力之时,心中满满的全是“无奈”。

于是心怀不做“大英帝国的掘墓人”的时任英国首相丘吉尔,想起了当年英国老祖宗留下的“大陆平衡”政策,即拉一个打一个。

丘吉尔为抢在斯大林之前,跟罗斯福碰面,发烧38.9度,也码头恭候-

面对二战之后,英国衰落、美苏崛起的严峻局势,丘吉尔选择拉的对象,即是从英国独立出去,具有“同宗同文”思想的美国。

为此当获得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去参加1945年2月举办的美英苏共商二战战后秩序的雅尔塔会议之时,需要途径英国属地马耳他的消息之后。

丘吉尔为了能够抢先跟罗斯福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共识,进而在此后的3人会谈之中,占据一定的主动权,向罗斯福传话道:欣闻阁下即将光临马耳他。我将在码头恭候大驾。

然而虽然丘吉尔发出了要去迎接罗斯福的消息,但是他的身体其实是很难吃消,根据丘吉尔事后的回忆,在准备跟罗斯福会面之前,自己是完全属于38.9度的发烧状态。

且更要命的是,1月30日乘坐飞机去马耳他提前准备之时,丘吉尔在座驾落地之后,整个身子无法立马起身,不得不在飞机上休息一段时间后,才移驾提前准备好的住所,一艘叫“猎户号”的军舰上。

丘吉尔为抢在斯大林之前,跟罗斯福碰面,发烧38.9度,也码头恭候-

2月2日当美国总统乘坐的“昆西号”,来到马耳他瓦莱塔港之时,可能是出于尊重,也体弱多病的罗斯福,选择穿着一件大衣,戴着苏格兰风格的帽子,坐在甲板上入港。

英国这边也没有怠慢,点燃了冲天的烟花装饰天空。而更加动人的是,“猎户号”、“昆西号”做了一个浪漫的互动。

二者相遇之时,“昆西号”的船员在甲板上笔直地站着敬礼,同时军乐队奏起英国国歌《天佑吾王》,“猎户号”这边也礼貌的回礼,船员上夹板敬礼,同时军乐队奏起美国国歌《星光灿烂的旗帜》。

由于丘吉尔身体不好,军舰的互相礼仪之后,英美领袖并未第一时间会面。

在罗斯福和部下入港1个钟头之后,丘吉尔才拖着病躯去拜会。然而遗憾的是,当英国强调不宜“让俄国人占领的西欧地区超出必要”、干涉希腊局势等对付苏联的观点之时。

罗斯福出于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考虑,礼貌性的回绝了丘吉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