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的政敌伊雷马什维利在自己所创作的回忆录《斯大林和格鲁吉亚的悲剧》之中,对斯大林儿时有过这么一段让人“匪夷所思”的评价。

政敌回忆:斯大林从小对人和动物缺乏同情,没有见他哭过-

“……他对自然界的生物缺乏同情,对人或动物的怜悯是和他格格不入的……我从没有见他哭过……对同伴喜怒哀乐只会挖苦嘲讽”。

虽然这段评价真伪无从考证,但从斯大林从政之后的行为来看,这段评价中所提到的“冰冷”性格,为他日后的成功,提供了一定程度上必要的“辅助”。

斯大林政治上的转折点是在1917年7月1日,此时虽然沙俄政府被推翻了,但是工人阶级努力的结果却被以资本家为基础的新兴权贵组建的临时政府“摘了桃子”

为此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成员,开始积极的宣传消灭“临时政府”。面对来自列宁的压力,临时政府选择了武装镇压,大批军警上街控制布尔什维克党武装。

且激进的连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两个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派也一同约束,因为他们的拥护者有着工人的基因,是不稳定因素。

政敌回忆:斯大林从小对人和动物缺乏同情,没有见他哭过-

由于此时临时政府手中有枪有炮,布尔什维克党武装根本无法抵抗,当时作为中央委员会成员的斯大林,下令将列宁转移自芬兰避难,自己则带领武装投降。

也正是因为斯大林这一个举动,他成为了列宁最看重的亲信。1918年列宁回国掌权之后,斯大林位列了五人主席团,成为苏俄政权最核心的成员。

并获得了“征粮”的差事,当时苏俄红军正和欧美国家支持的白军进行殊死之战,如何让前线士兵吃的上饱饭,成为最重要事务,因而由此可见列宁对斯大林的信任。

但也正是因为这段经历,斯大林开始被披上了冷血的头衔,苏俄红军早期因为扩充太快,队伍中出现了大量投诚过来的前俄罗斯帝国武装。

政敌回忆:斯大林从小对人和动物缺乏同情,没有见他哭过-

这些武装加入红军,无非是看到苏俄政权士气大,是自己保命求生的一种手段,因而毫无社会主义战士的信仰,行事作风保持了大量旧军队的陋习。

最典型的就是伙同流落山野的前俄罗斯帝国士兵(土匪),抢劫农民的粮食,让斯大林无粮食可收,对此斯大林选择了雷霆手段,只要查处出有勾连,当即处以极刑,同时那些跟山野土匪眉来眼去的村庄,统统焚烧处理。

在斯大林之前,由于担心这些人哗变,征粮官往往睁一眼闭一只眼,1919年斯大林调回莫斯科组织前线作战,在那里他又“大开杀戒”,只要是逃兵,统统杀!而由于斯大林在处决犯规者之时,往往满脸冷色,不管对方如何哀求,面不改色,一时间斯大林成为苏俄投诚士兵以及贪生怕死士兵眼中的“凶神”。

斯大林这个“凶”,虽然不近人情,甚至在他人眼中有点“冷血”,但是对于急需士气的苏俄红军来说是“良药”,他让因为信仰明确士兵被稀释,苏俄士兵战斗力不凝聚的问题迎刃而解,为苏俄红军能打赢白军,奠定了士气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