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莫斯科人的“野心”远不止这些,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1547年正式登基称“沙皇”,莫斯科大公国开始转变为俄罗斯帝国。而既然是帝国,那就要有封建集权的样子。

因而伊凡四世开始大刀阔斧的“削番”,以“沙皇特辖区”为基调,迫使拥有肥沃土地的俄罗斯权贵们将土地全部让于沙皇,失去了肥沃土地的依靠,大贵族没了抗衡沙皇的基础,进而沙皇完成了自己在国内的“绝对专制”。

而“绝对专制”带来的结果显而易见,原本一盘散沙的“基辅罗斯”在叫“俄罗斯”的时代里拧成了一个拳头,俄罗斯成为了一个有力量的国家。

1547年“吃饱喝足”的俄罗斯人决定以曾经是蒙古政权一部分的身份参与钦察汗国遗留下的混乱,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不是高喊“俄罗斯”冲锋?这跟蒙古人扶持莫斯科人在“基辅罗斯”收费一个道理。

试图将战争或者是一个事件的性质控制在“内斗”的大框架下,这会降低“受害者”的抵触情绪,1552年6月,经过数年的“礼尚往来”,俄罗斯军队勉强来到了自己东征的第一战喀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