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由于秦国正值鼎盛期,国力碾压状态下,蜀泮的活动空间日益被压缩,最终被秦军赶出了原蜀国之地。但蜀泮是个意志坚强的王子,他没有被秦国的强势所屈服、

“任性”的带领忠心于蜀国王族的约5万民众,向那时尚处于莽荒状态的中南半岛挺进,在那里他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土著部落政权“文郎国”,而由于原蜀国早已进入封建奴隶制,在进化程度上是高了“文郎国”一大截。

因而直接结果为“文郎国”在蜀泮的一声高呼“冲锋”中灰飞烟灭了。在它的残骸上,蜀泮复兴了“大蜀国”,疆域约横跨整个越南北部地区,史书称其为“安阳国”,首都定于今越南河内以北的东英县。

与此同时古蜀人在越南北部落脚之后,为了生存,积极将成都平原实践多年的农耕灌溉技术传入越南北部,那些几乎整日完全靠摘果子、打猎为生的越南土著部落为了能够相对轻松的活下去,开始走出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