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的法国将领,以及法国境内绝大部分的贵族,都认为这支英军是一条瓮中捉鳖的肥鱼,因而当法国国王下令征讨之时,报名参战的贵族非常多,他们都想着捡便宜功勋。

最终法国集结了快10倍于英军的5万大军,其中有数万重装骑兵。而英国这边就寒酸很多了,仅1000名重装骑兵、5000名长弓兵。

按照中世纪的欧洲作战惯例,弓箭手面对骑兵的冲击,若没有坚固堡垒的掩护,可以说是一冲即散,尤其是面对重装骑兵,弓箭是难以穿透厚重的铠甲。而行军中的英国弓箭手,显然没有堡垒。

然而战斗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英国人大获全胜,以少胜多打的法国重装骑兵丢盔卸甲,同时据法军幸存者的反馈,他们是被英国弓箭击溃的。

英国弓箭手,在当时被称为长弓手,弓长可以达到168~183厘米,弓弦是由亚麻线构造,箭长71-76里面,三根鹅毛被放在箭尾用于平衡。

这个数据,其实放在欧洲大陆,也就属于常规配置,法国人的弓箭手,也能达到这种标准,但是他们在面对重装骑兵之时,可是无可奈何,被无情的收割。

拿着数据并不特别出众的武器,却创造出完克重骑兵的战绩,英国长弓手一战成名,而它们是如何做到的,成为了后世学者孜孜不倦探索的谜团。

1982年载有100把英国长弓的英军旗舰被发现,它沉没于1545年,无限接近英国长弓的辉煌时刻。

有了直接实物,英国长弓手之谜,也逐渐在一次又一次的实验中,被揭开了神秘面纱。

英国科学家苇布利与李斯,惊讶地发现了,英国长弓的材质,跟同类欧洲弓箭,有个显著的差别。

它大规模和普遍地使用了“欧洲水松木”,这种木头不是完全硬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当弓箭射出的时候,箭杆会产生弯曲,产生微妙的震荡,让动能得到了充足的运用。

而英国长弓手在射箭的时候,采用v字手势,更是将理论上“弓箭射出时跟弓架摩擦,进而损失几乎一半动能的无奈”,给几乎彻底解决了——弓箭被手指,隔绝在了弓架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