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立青

清朝诗人宋凌云曾在《忆父》一诗中说道,梦魂不惮长安远,几度乘风问起居。远游在外的儿子啊,曾多少次在梦里跨过千山万水,回到父亲身边,轻轻问一句,您身体可还安康?其实哪里只有儿子牵挂父亲呢,身在家中的父亲又何尝没有担忧出门在外的儿子呢?

自古以来,父子之间的情谊都是伟大的,令人动容的。常言道,父爱如山,但汉武帝却在他人的设计下亲手逼死了自己的儿子刘据。这就是西汉著名的政治事件——巫蛊之祸。事后醒悟过来的帝王,终是悔恨不已,而那些害死太子的凶手,也要承受天子的怒气。

巫蛊之祸

西汉征和元年,汉武帝因为上了年纪,身体愈发不好。而皇后卫子夫虽不如当年得宠,但朝廷之中卫氏一族的权利却如日中天。朝中丞相公孙贺是皇后卫子夫的姐夫,他的儿子公孙敬声也担任着太仆一职。

恰逢当时有人举报公孙敬声目无法纪,贪污军费。汉武帝得知此事后,或许是出于削弱外戚力量的考虑,立即将他逮捕下狱。但碍于不让老臣寒心以及公孙一族与太子交好等原因,他又同意了其父公孙贺的求情。他答应公孙贺,只要他能缉拿流窜的大盗朱世安,便赦免公孙敬声。

然而,公孙贺虽成功地抓住了朱世安,却没想到不仅儿子没能得救,自己也搭上了性命。

汉武帝得知“巫蛊之祸”真相后,是如何报复那些,残害太子的小人-

朱世安下狱以后,不知与谁勾结,竟向汉武帝上书说公孙敬声与石阳公主私通,还说公孙敬声用巫蛊之术诅咒陛下。汉武帝派人查证,居然真的在他前往甘泉寺的路上挖出了诅咒专用的木偶。至此,武帝下令,灭公孙一族。而牵涉其中的石阳公主、诸邑公主和卫伉等人也被诛杀。

经过这件事,武帝深深怀疑是因为不止一人在背后诅咒自己,才使得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恰巧当时后宫嫔妃为了争宠,竞相污蔑对方背地里诅咒皇帝。武帝大怒,处死了所有与之相关的妃嫔、宫人,并命令江充彻查此事,找出所有施巫蛊之术的人。

而江充这个人素来与太子不和,他知道武帝年事已高,不久就会离世,到时候,继位的太子必定不会让他好过,便想趁机拉太子下水。于是他便和巫师勾结,欺骗武帝说宫中蛊气深重,如果不清查皇宫,皇帝必然命不久矣。武帝信了他们的话,便命江充带人一一搜查后宫。

这正中江充下怀,他先是找了几个失宠的嫔妃做替死鬼,接着借此一步一步搜查到皇后和太子宫中。而江充事先也与人勾结好了,秘密地在太子和皇后的宫殿中藏下了人偶,和他一起搜查的苏文就是他的帮手。等来到皇后和太子宫中时,一搜,便是已经提前埋好的赃物。

太子见此十分震惊,江充便胁迫他说要将此事告诉在城外甘泉宫的武帝。惊惧不堪的太子在少傅石德的建议下,假传武帝的旨意,逮捕了江充和巫师等人并将其诛杀,只有苏文逃了出来。偏这苏文见到武帝,竟张口就说太子造反了,已经围了长安城。

汉武帝得知“巫蛊之祸”真相后,是如何报复那些,残害太子的小人-

武帝不信,派使者前去查看,不曾想这使者也是个胆怯的,还没进城见到太子就回来禀报武帝,说太子要造反。武帝信以为真,十分生气,立马遣调兵马派新任丞相刘屈氂去捉拿太子。而这边太子又以为父亲可能早就被江充等人控制住了,不然自己怎么可能这么被动。就这样,父子俩在奸人的隐瞒和欺骗下生了误会,一场血战一触即发。

而身为儿子的刘据又怎么比得过身为皇帝的父亲呢?不久,刘据就被逼得走投无路,只能上吊自杀,而他的母亲卫子夫也只能投缳自缢。

水落石出

太子虽然死了,但是武帝还是十分气愤,将跟随太子的一大批人,无论是有没有参加兵变的,都给予了处罚,不是被灭族,就是被流放,反而那些追捕太子的,被封赏受爵。一时之间,无人敢劝谏武帝,为太子求情。

这个时候,壶关三老令孤茂站了出来,他上书武帝,说皇帝和太子是父子,太子的行为是因为皇帝不信任他,让江充这么一个地位低下的外人来威胁自己,他起兵杀江充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并不是要造反。而皇帝和太子都是被奸臣给蒙蔽了,才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之后巫蛊一事也被渐渐证实是假的,车千秋也上奏为太子鸣冤。

汉武帝得知“巫蛊之祸”真相后,是如何报复那些,残害太子的小人-

武帝本就因为太子的死耿耿于怀,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儿子,又是自己培养了那么多年的继承人,看到这些奏折,他的愧疚和悔恨更是掩藏不住。终于,他认识到是自己的鲁莽害了自己的儿子,更是那些奸臣,那些小人从中作梗,蒙蔽了他的双眼,才使得他失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汉书·武五子传》记载,久之,巫蛊事多不信。上知太子惶恐无他意,而车千秋复讼太子冤,上遂擢千秋为丞相,而族灭江充家,焚苏文于横桥上。

为了惩罚这些害死太子的凶手,武帝灭了江家三族,又下令将苏文烧死。除此之外,当初奉命捉拿太子的丞相刘屈氂等人也没有逃过皇帝的怒气,都被诛杀,甚至被满门抄斩。真可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袁史有话说

在这一场巫蛊之祸中,有多少嫔妃、宫人,多少官员、百姓,无辜死去;更有有心之人借此构陷皇嗣,谋害太子,欲趁机谋夺自身利益;西汉政权的根基也因此遭受重创,官员流失,百信对天子的信任度也直线下降。

或许最初的最初,身为皇帝的汉武帝打击卫氏家族,只是想为儿子刘据扫平外戚专权的隐患,但没想到,却因此引发出一场父子兵戈相向的惨案。尽管最后汉武帝诛杀了那些谋害太子的人,但他的儿子刘据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他只能带着对父亲的不满、带着满心的悲凉与惶恐独向黄泉。

参考资料:孙景坛.苏文应是汉武帝晚年巫蛊之祸的元凶[J].南京社会科学,2008,(10):49-54. DOI:10.3969/j.issn.1001-8263.2008.10.008.

常慧琳.巫蛊之祸与历史书写[J].国学学刊,2019,(2):29-48. DOI:10.3969/j.issn.1674-6643.2019.0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