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说杜月笙第3期

杜月笙依靠着对上海绝大部分毒品贸易的垄断,成为了上海青帮巨头,同时用“金钱”开路,坐上了法租界公董局华董,做到了“黑白通吃”,被后人戏称为“上海土皇帝”。

杜月笙有1个愿望,一生渴望实现,还因此多次被骗,但至死未达成-

然而别看杜月笙此时此刻“位高权重”,他的童年比一般人悲惨的多!出生就在一个多灾多难的年代、家庭。

1889年杜月笙出生,而此时的上海正在哀声一片中,瘟疫席卷了整个城市,每天都在死人,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让人瑟瑟发抖。

更加火上浇油的是,8月24日起,上海狂风大作,连续下起了45天的大雨,很多存粮仓库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大量粮食霉烂。

上海人陷入了缺粮的饥荒之中,就连当时正在上海从事米店生意的杜月笙一家,也不例外,其父杜文卿被弄得焦头烂额,无米可卖、无米可吃。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要求生、要活下去。杜月笙母亲是个明事理的贤妻,在丈夫最苦难之时,她没有一味的埋怨,而是积极地用行动,和丈夫同舟共济,共赴困难。

杜月笙母亲加入了上海当地纱厂当女工,拖着疲惫的身躯,肩扛起了家庭生活的重任。

巾帼不让须眉!

瘟疫、饥荒尚未解决,1890年上海又爆发新的疫情,急性传染的霍乱病毒,在上海迅速蔓延开外,本就萧条的上海街头,此时仿佛进入了人间地狱时刻。

杜月笙有1个愿望,一生渴望实现,还因此多次被骗,但至死未达成-

很多人在马路上,走着走着就倒地,永远站不起来了。像极了曹植在他的《说疫气》中所道“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

幸运的是,纵使疫情肆掠,杜月笙一家并没有人染病,病魔选择不祸害他们。但是不幸的是,杜月笙的母亲,没能熬过生育带来的虚弱。

在杜月笙2岁那年,他的母亲在生下一个女儿之后,撒手人寰了。

妻子的离去,让家庭少了一份收入,女儿的到来,又添了一张只能吃饭的嘴,杜月笙的父亲杜文卿陷入了2难之中。

望着看不到头的疫情,看了看家徒四壁的家,客观的条件,让他必须做一个艰难的选择——他无力抚养2个子女。

在经过数日的徘徊、纠结之后,为了让孩子们都能够活下去,杜文卿决定将自己的女儿送给一位宁波的商人,我们要注意,是“送”而不是“卖”,可见杜文卿的初心是有“善意”的。

虽然妹妹是被“送”走,不过本质上说,杜月笙能够活下去,是他老爸杜文卿牺牲了妹妹,他的命,是妹妹用自己的离开换来的。

血浓于水情长在,杜月笙在功成名就之后,没有忘记自己的妹妹,多次向身边人表示,自己想和妹妹相认,希望有人能够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杜月笙有1个愿望,一生渴望实现,还因此多次被骗,但至死未达成-

杜月笙有钱、又有权,做他的妹妹,在当时往往意味着一辈子“衣食无忧”,所以很多别有用心之人,传假消息糊弄杜月笙。

但是纵使多次被骗、反复被骗,杜月笙都没有放弃寻找妹妹,哪怕只有1%的机会是真的,他都甘愿尝试见一面,验证验证。

然而对于杜月笙来说,无比遗憾的是,直到他死亡,他的妹妹依旧没有找到,纵使他当时已经是“上海土皇帝”,在上海摊一言九鼎,只能坐享束手无策的无奈。

有些遗憾一旦发生了,一辈子都无法弥补!这就是“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