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统、军统都听命民国政府,但为什么会经常内斗?矛盾根源在哪里

国民党属下有两个著名的特务机构:中统和军统。但这两个机构却长期以来不对盘,经常内斗,甚至还闹出过人命。例如军统就活埋了中统的行政督察专员韦孝儒,这种互相看不顺眼的架势,里面的渊源可谓很深。不过,若中统和军统相处融洽,蒋介石可能会想撞南墙。

中统、军统都听命民国政府,但为什么会经常内斗?矛盾根源在哪里-袁载誉

解析中统和军统

中统,是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简称,主要的领导人是陈立夫等人。中统的前身是1928年由中央俱乐部分子所组成的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主要负责调查党内部人员的忠诚度,手中掌握各种资料和侦查手段。1938年蒋介石提议,以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一处为基础,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中统由此正式形成。

中统的主要任务是对付共产党以及汪伪政权等蒋介石的敌对力量,他们曾在文化团体和大专院校、重点中学广泛建立了党员调查网,进行各种反革命特务破坏活动,工作人员分四种。

中统、军统都听命民国政府,但为什么会经常内斗?矛盾根源在哪里-袁载誉

军统,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简称,主要领导人为戴笠、毛人凤等,正是成立于1938年。军统的前身是复兴社的核心组织力行社的特务处。这是三十年代初蒋介石为了加强中央政府的集权,加强国家统一,为全国统一抗战做准备时设立的,模仿了墨索里尼的黑衫党

军统的主要任务一方面是以监视、逮捕、绑架和暗杀等手段,进行反共活动;另一方面,军统特务在抗日战争时期深入沦陷区,制造针对日军的恐怖活动,对打击日本侵略和汉奸,起了一定作用。其内部组织结构为八处、六室、一所。

中统和军统有区别,但也有共同之处,最大的相通点就是二者皆是蒋介石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的重要工具,他们也都会负责情报方面的工作。不过就办事手段来讲,很多时候军统都要比中统更加血腥,更加残暴。

浅析渊源纠葛

同时身为蒋介石的左膀右臂,按理来讲如果他们联合应该会更加有利于蒋介石的势力发展,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所以,现在来简单探究其中缘由。

一是历史纠葛。

中统和军统正式成立的时间是差不多的,虽然两方的领导人都是当时政界的佼佼者,但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中统的前身更加高级一点,这就是一出生就有人领先起跑线。而且中统负责管理邮政系统,在当时邮政是主要的信息交流渠道,军统就这样被人压着一头,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中统、军统都听命民国政府,但为什么会经常内斗?矛盾根源在哪里-袁载誉

加上之后的鲁东行辕事件,即以军统为代表的厉文礼和以中统为代表的鲁东行一直不对盘,二人手下还经常火拼。一次,厉文礼指使下属抓走了鲁东行以及部分下属,把他们掳走后在夜里用乱石砸死,造成十多人死亡。这一事件过后,军统和中统彼此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深,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

二是任务交叉。

同为国民党的特务机构,二者免不了有任务重叠的时候,或者是想抢功劳的时候。在两个特务机构成立之时,蒋介石是有明确过军统和中统的任务划分的。但是前期还好,到了后面,两方负责人就开始想方设法扣押对方的任务,然后恶性循环报复对方,矛盾也越来越深。

军统因为在抗战中屡立功劳,地位也不断上升,有了超越中统的趋势,戴笠也因为蒋介石的扶持个人地位不断提升。中统也不甘落后发展势力,双方明争暗斗,水火不容。

中统、军统都听命民国政府,但为什么会经常内斗?矛盾根源在哪里-袁载誉

另一方面,都是搞侦查的,彼此都自然不希望自己被调查,同在一个局还好,若是中统的人被军统的人调查,万一被查出一些不见光的秘密,可能就是死路一条了,双方自然巴不得对方赶紧消失,越快越好。

三则是蒋介石的权术之道。

蒋介石之所以要设立中统和军统,是为了实现自己政府的集权,而不是让人瓜分权力。中统的前身是由陈立夫兄弟一手创办的,他们二人也负责党务工作,在政治上也颇有影响力。虽然陈氏兄弟是蒋介石结拜大哥加恩师陈其美的侄子,但他还是不放心,担心他们权力过大,这也是军统成立的原因之一。

戴笠是蒋介石自己的人,对蒋介石言听计从。双方发生矛盾时蒋介石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斗起来了才对自己有利。戴笠作为蒋介石的心腹,当然知道在这场中统和军统的博弈当中最想要的是什么,无非是权力的制约与平衡,以及权力再向军统倾斜一些。所以戴笠和中统的人也是长期不对付。

当然,除了笔者谈到的原因之外,还有其他因素,例如各自高层之间的矛盾、战争等外部因素造成的力量对比变化等等。不过经历无数次的较量之后,还是军统的结局好一些,应该可以说是赢了吧。

袁史有话说

中统和军统的确是蒋介石的左膀右臂,但就像中国历代王朝一样,左右丞相也是皇帝的左膀右臂,同样需要对其权力进行制约的平衡,因为只有二者权力平衡,才不会影响到最终掌权者的权力,才是真正对掌权者有利。所以在这场追逐游戏中,蒋介石像看客一般观赏着中统和军统的你争我夺,然后坐收渔翁之利。这只是掌权者的手中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