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袁载誉,文案撰写:小橙子

若要讲起老北京时期的杀人案,不得不提一嘴的就是萨苏的《京城十案》。这本书里的故事资料都来自一手办案警察的口述,揭露了当时北京离奇案件背后的真相。

这1943年发生的“鲜花杀人案”,也是老北京的一大奇案。但若要真说起这案子本身到底有什么稀奇的地方,那还真挺少,笔者认为这起案件之所以能被萨苏收纳在《京城十案》里面,多半是因为它的审判结果诙谐幽默又有点愚昧,以及犯罪嫌疑人最后的人生轨迹。

关于“鲜花”的阐述

一听这案件名字,想必第一关注点就是这“鲜花”到底为何物?

“鲜花”是一个妓女,这信息当然是在案子破解过程中得到的。她是从南方被卖到北平的,鲜花人如其名,长得水灵灵的一姑娘,在北平妓院里姿色也是排得上号的,是“校书”一级的高级妓女。

在风华秋月里,鲜花是接客的风尘女子,但到了一个人的时候,鲜花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自由身,是一份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她想独立,也鼓励院子里其它姐妹一起反抗命运的不公,并且鲜花一直存钱希望把自己赎走。但是钱被妈妈桑抢走了,还逼着她抽大麻,因为这样才可以一直绑着她这棵摇钱树。鲜花想到了自杀,她不愿意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掌控中,结果自杀未遂,被一位刘姓客人救下。后来,这名行走江湖的刘客人赎走了鲜花,娶她为妻。

1943年鲜花杀人案,火车站突现一袋子碎尸,查明案情后,让人惋惜-

刘虽年纪有点大,但对鲜花却是疼爱有加。如果事情就此打住,他们二人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这也算得上是一个有点玛丽苏影子的故事了。但命运是一场接着一场没有彩排的演出,出了差错没有“再来一遍”,轰然倒下的那一刻,也没有导演说“咔,收工”。

鲜花杀人案

我们终于切入正题了,这场案件的受害者“鲜花”是怎么死的呢?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发现的?又是如何成为悬疑案的?

别急,案子的前缀有些长,笔者简短来说。

案件的开头,是一个朝鲜女人背着一个包裹前去坐火车,走到一半累了就停下来休息。好巧不巧碰到很厌恶朝鲜人的赵巡警,赵巡警看着那包裹这么大,恐怕是走私的大米(当时北平沦陷区日本人禁止百姓吃大米,违者严惩),想打开看看正好找个理由把她抓起来,二人争执不休。日本宪兵来了,给了赵巡警两耳光之后,还是让那朝鲜女人把包裹给打开了,紧接着就是朝鲜女人的惊恐尖叫声,几个警官不信邪去扒开包裹,也被吓到了。原来里面根本就不是什么大米,是切成碎块的尸体,用一卷黄油布裹着。

这可怎么办才好,日本宪兵就是吃软饭的,破案根本不在行,要说这北平的警察吧,有混吃混喝的,也有真才实学会查案的。日本宪兵把尸体丢给赵巡警,自己带着朝鲜女人进局子了。

日本宪兵抓了朝鲜女人之后,一上来就对她使用酷刑,这女人不一会便晕了过去。之后面对日本宪兵的审问,一点想要隐瞒的意思都没有,完全怕了,就把自己和这大包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按照这朝鲜女人的说法,她可真的是比窦娥还冤枉。她不过是在车站看到这包裹许久没人拿走,看着挺新的,想着要是里面装的走私大米,岂不是赚大发了,就给扛走了。哪能想到倒霉碰上的是一具尸体。

日本宪兵大概也没料到,本想简简单单用酷刑破个案,展示“皇军”也是很有本领的。这下可好,黄了。于是案子移交给伪警察。

1943年鲜花杀人案,火车站突现一袋子碎尸,查明案情后,让人惋惜-

另一边,尸体已经在协和大夫的手下还原了,碎尸块拼凑起来是一具女尸,20多岁,面部已经被剁烂了,没有衣服首饰,这凶手得有多恨呐。

经检查,发现这名受害者有得过性病,推测可能是一名妓女。结果证实还真是妓女身份。

但朝鲜女人那条线索已经断了,当时的侦探技术有限,连个正儿八经的法医都难找,这可愁死了警察们。因为北平城的百姓都知道了这件事,新闻报纸也铺天盖地的报道,有担惊受怕的,有看热闹的,社会影响力颇大。

但最后,案子还是在当年就破了,即1943年。怎么破的呢?其实不难。还记得前面提到的包裹尸体的黄油布吗?线索就在上面。

由于这起案子没什么可研究的地方,一个侦探就对这卷黄油布进行了仔细的检查,最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用白矾写的“钟秀贞”二字。不过谁杀人还在上面写上自己名字啊,还用白矾这玩意?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要查出“钟秀贞”和“鲜花”到底有什么关系?

当时北平的人口普查已有章法,很快就排查出和鲜花有关系的名叫“钟秀贞”的人。这人也是妓女,而且她们俩有同一个老公——刘某。

这就有点情杀的味道了。不过真相当真如此吗?

原来,刘某是做倒卖(地下)鸦片生意的,赚了不少钱。娶了鲜花后日子也是舒坦。但有一天,类似的情节上演:他做生意去了堂子,碰到被拐卖来的不愿接客的钟秀贞,刘某见她可怜便给她赎身,带回家做妾。

1943年鲜花杀人案,火车站突现一袋子碎尸,查明案情后,让人惋惜-

鲜花也是经历很多苦难才有了现在的生活的,她很怕刘某最后不爱她,坚决不愿意和钟秀贞共侍一夫,还扬言刘某要是不听她的话把钟秀贞送走,就把他私自买鸦片的事情捅到日本人那去。在当时的社会环境,要是被日本人知道自己做地下鸦片,就是死路一条。

刘某惊觉鲜花已经知道自己太多秘密,现在又不听自己的了,按照江湖规矩,就只能送她下黄泉了。刘某和钟秀贞商量后,决定除掉鲜花。钟秀贞假意自己要离开灌醉迷晕了鲜花,把她放在事前布置好的了黄油布上,刘某进来善后。刘某把鲜花的脸部剁烂,尸体截肢成碎块,装进黄油布里扔在火车站…

迷之悬案

这案件处理起来虽复杂,但远不到“十大悬案”的地步。到底最后是谁助攻成为悬案的呢?

那就是当时的新闻报社行业。

在1943年的特殊社会环境下,很多事情都是不能报道或者没有看点的。你要是吹捧日本人吧,百姓不会买;你要是写抗战的吧,有心没那个胆;沦陷时期招惹日本人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正好,“鲜花杀人案”就成了报纸版面的香饽饽。各大报社一个专题接着一个专题地报道,添油加醋,旁征博引。这报纸的销量才上去,你说他们能让警察这么快就结案吗?

“反正抓也抓到了。晚一点审判执行也是一样的。”

这案子就一直拖到了1945年才宣布审判结果。刘某被判死刑,钟秀贞被判无期徒刑。

但是最后,刘某却没有被送上死刑场。因为日本战败了,在一片胜利的欢呼和混乱中,刘某和大量的狱友逃了出来,再也没有被抓到。

《十大奇案》作者萨苏写到:考虑到解放后大量有关历史问题的专业人士都被挖了出来而刘某再无消息,这个人不是死在此后的战乱中,就是太聪明了,连共产党都挖不出来他。

袁史有话说

动荡的年代岁月里,总有些稀奇古怪的故事值得后人津津乐道。就像这“鲜花杀人案”,几十年岁月变迁,经那些80多岁的警察亲自口述的历史,我们总能感受到其中的英雄气节。

这最终成为一桩悬案了,如果不是当时奇怪愚昧的社会,延迟审判,想必这“鲜花杀人案”也没啥太稀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