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的原始积累,是通过暴力使直接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相分离,由此使货币财富迅速集中于少数人手中的历史过程。

白人,尤其是美国白人,为了快速让一穷二白的美洲新生白人政权发展起来,对印第安人采取了以暴力手段剥夺农民土地;用暴力手段掠夺货币财富;利用国家政权的力量进行残酷的殖民掠夺。

在美洲与世无争的延续了几千年文明的印第安人,迎来了至暗时刻,来自白人的疯狂杀戮,此起披伏,他们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白人,尤其是美国白人,曾屠杀一群人,长达300年,过程触目惊心-

这次屠杀波及全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从16世纪开始,一直持续到19世纪末,历时三百多年,参与者包括西班牙、葡萄牙、美国等国。

这次大屠杀,各国刽子手以赶尽杀绝的姿势进攻,把种族灭绝奉为最高目标,将屠杀印第安人为乐趣,导致美洲印第安人人口数量锐减,印第安人的文明,也遭受巨大的冲击和难以恢复的创伤。

大屠杀进行时

在欧洲殖民者还没有发现美洲大陆之前,印第安人以农业耕作为主,保持以部落和首领的原始方式生活,他们有自己的服饰和语言系统。

同时因为地壳运动和的原印第安人始生活习惯,美洲的生态系统都很好地保持着原貌,自然资源也是处于未开采的最引人犯罪的状态,例如大片大片待开采的黄金、白银。

白人,尤其是美国白人,曾屠杀一群人,长达300年,过程触目惊心-

最初,印第安人是朴实的,白人假装和印第安人交好,通过欺瞒的手段,可以轻易将黄金等资源运回欧洲。

但白人的这些心思很快就被印第安人发现了,部落首领号令族群反抗,但此时欧洲人使用的长刀、箭、矛以及逐渐应用于战争的热兵器,岂是憨厚朴实的印第安人可以抗衡的?

即使印第安人在手持枪炮、长刀的欧洲人面前形如蝼蚁,但为了铺平资本原始积累的大道,欧洲人决定永绝后患,对印第安人展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大人小孩一律格杀勿论。美洲大小部落消失殆尽,白人占领了美洲,并对剩下的印第安人给予非人的待遇。

在如今的美洲,尤其是北美洲,白人统治着这片印第安人几千年逐渐发展起来的土地,而土著居民印第安人,却是夹在门缝里生存。

这场长达三百多年的大屠杀,据不完全统计,有2500万的印第安人遭受杀害。

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主要有二种方式:野牛政策带来的间接杀戮、头皮政策主导的直接屠杀。

野牛政策带来的间接杀戮

野牛政策本质上是通过圈养印第安人,不断缩小他们的生活环境,以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达到种族灭绝的目的的一种手段。想直观了解北美野牛,可参考影视作品《与狼共舞》。

自诩文明的白人(尤其是美国人),把印第安人捕猎生活的传统方式称为“陋习”,为了改变这种“陋习”,让残存印第安人老老实实待在固定的地方生活,白人大量捕杀印第安人的主食之一北美野牛。

白人,尤其是美国白人,曾屠杀一群人,长达300年,过程触目惊心-

19世纪下半叶,美国政府为了调动积极性,曾拨巨款鼓励屠杀野牛行动,差不过用20年的时间,将开始大规模屠杀时的约1300余万头,屠杀至了不足1000头。请注意数字后面的单位,这不是简单的减少,是达到了“灭绝”的地步。

印第安人失去主要的食物来源,美国政府圈定的地方也是土壤贫瘠且不适合耕作的草原。他们不得不放弃抵抗,迁移到圈定的“保留地”,依靠美国政府发放的粮食存活。

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载歌载舞的民族,如今称为“苟延残喘”生活的、被圈定保留下来的人种。

头皮政策主导的直接屠杀

头皮政策是延续时间很长的政策之一,也是最残忍手段之一。这是一种悬赏印第安人头皮的政策,在英殖民地时期便以英国女王的名义颁发“奖章的奖金”。

谁都知道,人的头皮没有任何作用,但为了激励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以悬赏的方式“购买”印第安人头皮,男女老少无一幸免。

不仅如此,在早期美国的“西进运动”中,更是以牺牲大量印第安人,达到领土扩张的目的,在印第安人的地盘霸占土地,相随的只有抢夺带来的杀戮。

几千年历史变革告诉我们:当一个国家成立时,这片土地上的所有居民,尤其是原住居民,就天然称为这个国家的公民,国家政府必须保护他们,无论他们多么落后愚笨,政府都要采取措施让他们跟上时代发展的节奏,摆脱贫困。但早期美国说:我不愿意。

无论是美国的十三个州还是之后扩张到土地面积世界第四,每一粒沙,都不属于美国。

白人,尤其是美国白人,曾屠杀一群人,长达300年,过程触目惊心-

早期美国霸占着印第安人的土地,把印第安人当做“麻烦”,不愿意花时间教化也罢,还要赶尽杀绝。

美国陆军第一团从成立之日起,征剿印第安人就成为它的基本任务。美国国父华盛顿把印第安人和狼进行比较,他说“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在形状上不同。”不仅如此,“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建议。”更是华盛顿统治时期,整个军队奉行的理念。

白人在嬉笑中随手割断跳动的脉搏,滚烫的鲜血随着裂缝渗进土壤,浸染美洲原本祥和的土地。

袁史有话说

“如果我们今年多杀一点,那么明年要杀的人就少了一点——反正他们都得杀掉,或将他们作为穷光蛋的品种保留下来。”

这是很多早期美国人甚至领袖的观点。

白人,尤其是美国白人,曾屠杀一群人,长达300年,过程触目惊心-

在欧洲白人快速发展资本主义的前期,有多少资本是用印第安人的血换来的?这个数量恐怕大到难以估算。

印第安人大屠杀,使得人类失去印第安分支的文明,和一种古老的人类基因。虽然战争都具有建设性和毁灭性的双重影响,但无论多么冠冕堂皇的“进步发展论”借口,都无法原谅这一残暴血腥黑暗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