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件事要从2007年说起。

赵明章,河南省平顶山市人,社会人称“地下市长”。通俗点说就是地头蛇,黑势力老大。

一山不容二虎,这不论是在哪一行,都可以称作“铁律”。

所以,当在黑势力这一块也有点权的叶延伟不愿意低头服从赵明章时,冲突就有了苗头。多次“和谈”未果,加上各自手下之间的矛盾,这梁子,就彻底结下了。

黑势力解决问题的方法一般是什么呢?

打架。给点颜色瞧瞧。

2008年大案:黑老大赵明章很嚣张,当街砍人,还威胁报警就杀全家-

图片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2007年赵明章把叶延伟的同学打成轻伤,又给叶延伟下了追杀令。多处刀伤、骨折、神经断裂,若不是一辆警车相救,留给叶延伟的就不是五级重度伤残了,而是死亡。

在追杀过程中有这样相当残忍的一幕:那些人把叶延伟的左右腿主肌腱(主大筋)砍断后,又把主大筋抽出砍成几截。这血腥残暴的手法,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并且还威胁叶延伟家属,敢报警就杀全家。

废了叶延伟,赵明章多半认为他们家就“吃土”了。

的确,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叶家人上诉均未果。明亮的太阳底下,始终有一团黑气。

但有什么黑暗是太阳照不进的呢?没有。

可能延迟了,但要相信,正义是不会缺席的。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秦玉海就是那正义的曙光。他接待了叶延伟的妻子,在得知事情真相后,决定要给赵明章“一点颜色瞧瞧”。

秦玉海要求异地用警,限期抓获嫌疑人,彻查此事。

2008年3月26的凌晨,赵明章被逮捕了,同时被捕的,还有其团伙成员。

细想,赵明章和叶延伟之间也没多大的事,都是越来越飘之后,凡事都想“给点颜色瞧瞧”。但他不知道,在颜色这个范畴里,“黑色”,是不能算作颜色的,而赵明章,注定是没有未来的。

牵扯出的一摞罪行

赵明章被抓后,嚣叫道:“老子最多住几年就出去了,老子有的是钱,有的是人,等老子出来了就弄死你。”赵明章究竟有何本事,有如此底气公然叫板。

还别说,赵明章真的有一个厉害的后台。

有钱有势,有一个家族企业,庞大且枝叶繁茂的家族在当地司法和商业圈都有一定的影响力,还有数不清多少在国家机关任职的家人。正是靠着这些,赵明章在当地可谓是目中无人。

1998年赵明章等人为了和宋利平争夺工程送材权,指派人射杀了宋利平,到了最后,03年法院给的判决书竟然是故意伤人罪,不了了之。

2008年大案:黑老大赵明章很嚣张,当街砍人,还威胁报警就杀全家-

图片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2003年7月,因其大嫂和王某的冲突,派自己属下骨干分子,约二三十人,持刀、钢管、钳子等,用血腥残忍的手段折磨他们至轻伤。2004年,因马某收了赵明章两次利息引起赵明章不满,他便将马某关起来长时间殴打。

03年至08年,这五年期间,有无数次因争吵而引起的赵明章单方面的毫无人性的殴打、拘禁和各种惩罚。

赵明章还变态地喜欢用大头针扎指甲缝,十指连心之痛,足以让人痛不欲生。

他甚至在襄城县紫云书院——明清八大书院之一,开设赌场,牟取暴利。真是不怕床下有人。

若真要细数赵明章的罪行,一米多厚的卷宗,都难以完全记录这滔天的罪行。

不仅如此,赵明章为了最大限度利用自己掌握的黑社会资源,组建了所谓的“地下出警队”,组织、训练一大批社会闲杂人员,专门以黑吃黑的手段,给人做善后工作。

“有钱能使鬼推磨”

只要钱够,赵明章和他的“地下出警队”就会出面帮你,搞垮你指定的目标。殴打、拘禁等各种违法犯罪手段,在他那里是必要的手段。。

2008年大案:黑老大赵明章很嚣张,当街砍人,还威胁报警就杀全家-

图片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一时间,赵明章在平顶山市,构建了半只手遮天的黑恶势力网络,而在这个网络中,赵明章可谓“为所欲为”。

结局

08年,市法院判赵明章20年有期徒刑。但叶延伟之事却因没有证据,赵明章家人企图洗白,案子被移交给省最高人民法院,而后又上交给国家最高人民法院。终于,2012年,尘埃落定,判其死刑。

袁史有话说

我始终相信,正义不会缺席。

赵明章十恶不赦的罪行,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以赵明章为首的黑势力,终于落下帷幕。不知道当时平顶山市的人民,是怎么庆祝这大快人心的时刻。

但我们也不能忽略,在98年那场枪杀案就应该付出重大代价的赵明章,是因何变成故意伤害罪而不了了之的。

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又有多少类似的事正在发生?

我们不得不向社会低头,但我们也必须抬头。

也许我们的能力只能撑起亿分之一的天,也许今天的黑暗还没有裂缝,但要相信,邪不胜正!没有太阳照不进的角落,也没有到不了的天明。

参考资料:河南“地下市长”被执行死刑 书院里开赌场肆意杀人——郭红敏《法制与社会》

平顶山“地下市长”被枪毙 砍断仇人四肢肆意杀人 来源:法制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