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是“袁史”,切勿受骗

2010年12月安徽宣城的一场血案,引起的反思。

人物关系:章宏斌(安徽宣城宣州区副区长);梅莲(宣城市谊通企业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二人是官员与情人的关系。

杀人

当章宏斌扼住梅莲的喉咙,把她死死按在墙上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决定?答案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了。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那一刻,这个44岁,在西藏熬了一年又一年终于迎来他职业生涯曙光的男人,心已经死了。

梅莲终于不再挣扎,抓扯了一会,还是输了,手无力地垂下,只轻轻晃了晃,便没了动静。心脏在这一瞬停止奋进,血液冻结。这个房间里,只剩章宏斌一个人呼吸着氧气。

自首

章宏斌知道自己彻底玩完了。去哪呢?逃吧。

他并没有立刻就走。出发之前,他还参加了一个饭局,给妻子打了一通电话,也是一个“好丈夫”了。

章宏斌把梅莲的尸体搬到了车上。

一车,一人,一尸体。往老家铜陵开。这绝对是当年最奇葩组合之一。章宏斌在纠结:逃跑?自杀?自首?

章宏斌想回家看看,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了。但他无颜面对父母乡亲,更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他想:要不就结束吧,我真的没有办法好好爱这个世界了。

他看到高速路上快速划过的一草一木,看到逐渐变黑的夜,还看到了黄石市公安局的大楼。

“自首吧。”一个声音在章红斌脑海里打转。

自首吧!

章红斌最后自首了,带着他的情人——梅莲的尸体。在这个代表正义的大楼面前,他亲手结束了自己几十年摸爬滚打拼出来的人生,乌纱帽从他头上落下,“啪”!掉在水泥地上。

从此,世间官场再无章宏斌。

因犯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死缓

如何一步步偏离正轨

在朋友眼中一向木讷、不近女色的章宏斌怎么会冒出来一个情人呢?又是发生了什么事,会逼到这个看似憨直的男人掐死他年仅26岁的情人?

总结出来就一个词:欲望。

2010年大案:副区长章宏斌,带着1具女尸自首,当时发生了什么?-

图片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章宏斌是从农村来的。一个没有背景、没有人脉、没有家底的农村大男孩,从基层做到副区长,这个阶层跨越的难度是不可小觑的。

在迁升副区长前,章宏斌已经在县粮食局局长这个正科级徘徊五年了。

若是章宏斌能力出众点还好说,但他恁是一个口才、样貌、学历哪哪都不出众的一个人,你说,这迁升,可不就是相当于登珠穆朗玛峰吗?

所以啊,章宏斌去登“珠峰”了。他去援藏了。

章宏斌虽然没啥大才干,但就像“咸鱼也是有梦想的”,章宏斌也一样,他想在人生晋升的最后关头抓紧一切机会,所以,他申请援藏,在西藏南部,一待就是三年。

从西藏回来,章宏斌如愿实现自己的愿望,从正科级,升到了副区长,管理招商引资。这本是喜事一件,但官场是这么好混的?

说话耿直,处事不圆滑,不会忽悠;不仅如此,没手腕、没人脉、没基础、没钱,更是让章宏斌的官路举步维艰。

而梅莲呢?说起来也是和章宏斌“同病相怜”之人。

来自农村,嫁给一个普通男人,过着普通生活。但梅莲是有野心和欲望的,她离婚了,还自己开了一个公司——一个高利贷皮包公司。

家乡暴富的人刺激着梅莲的虚荣心和欲望,除了经营公司,她还穿梭于各大商场,给自己“招商引资”。

一个是仕途不太得意的官员,一个是想开豪车,住别墅的年轻女人,怎么看也不会有啥交集,命运是怎么把两人缠绕在一起的?

这就得怪“酒”。在灯红酒绿的都市,光怪陆离的酒店,觥筹交错的饭局,一杯酒下肚,命运,可能就从此改写。

梅莲是在公司开业时请的章宏斌。本着请个官员来捧场的想法,一不小心,就“捧”了自己。

2010年大案:副区长章宏斌,带着1具女尸自首,当时发生了什么?-

影视剧照、图文无关

饭局上,不胜酒力的章宏斌很快就醉了。男人一喝醉,劣根就暴露了,他和梅莲睡了。这一段“不正当男女关系”,很快在小圈内传开。

按照章宏斌一贯的“好男人”作风,他完全可以用其它方法结束这段关系,但他没有。

为什么?因为他缺一个有能力的“贤内助”。自己送上门的梅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在某方面来讲,他们不是简单的床伴关系,还是各自野心路上的合作伙伴。

梅莲不是一个简单的花瓶,她有处事的手腕和方法,这正是章宏斌所缺少的。

在“合作”期间,他们仿佛都到了人生的高光时刻。章宏斌借梅莲发展自己的“招商引资”,梅莲借章宏斌这个官员噱头发展自己的“高利贷”事业,有了“节节高”的势头。

都说“距离产生美”。和情人长期相处,还是一个“胃口很大”的情人,时间一久,嫌隙就浮现了。

两人的矛盾主要集中在章宏斌无法满足梅莲的要求。

梅莲想给自己的公司融资,章红斌不答应帮忙。高利贷本就存在极大风险,梅莲的公司也不例外。

但最终葬送掉梅莲的,也是自己的作。

她私自把押金借出去,到期无法偿还,想找章宏斌帮忙吧,奈何对面又是个愣头青,油盐不进。不答应救急的章宏斌终于把梅莲给惹怒了。梅莲用二者关系威胁,不帮忙就公开关系,并且还要杀掉章宏斌的妻子和孩子。

2010年大案:副区长章宏斌,带着1具女尸自首,当时发生了什么?-

图片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冲动不但是魔鬼,还是刽子手。

梅莲侮辱性的语言和报复性的威胁,把两人岌岌可危的联系彻底碾碎。被威胁的恐惧感包裹着的章宏斌,被憋得透不过气。最后,邪恶战胜恐惧,逼到无路可走的他,杀死了梅莲。

26岁的梅莲,僵硬地躺在章宏斌的车里。她没能成为富人,没能住上别墅,没能开豪车。多可笑啊,最后的最后,坚信“奋斗,勇往莫退缩,谋富贵”的梅莲,竟成为了别人的饭后谈资。

袁史有话说

“哪有螺丝不吃泥”。在官场,能一条路走到黑的人能有多少?有多少人,不用撞南墙,就选择了灰色的路?

章宏斌真的这么无恶不赦吗?其实没有。

至少在仕途的前面时间里,在援藏的三年里,他不是一个典型贪官。甚至可以从他久久不迁升,身边人的评价可以得出,章宏斌没有太世故,也没有大贪,顶多“无为”。

但天意弄人,终究只是借口、幌子。

那梅莲呢?“见光死”的身份她真的乐在其中?显然不是。终究还是在金钱面前红了眼,跟着章宏斌没多久就“飘”了,摸不准定位。

情妇和官员这一配合,不知何时是个头。层出不穷的前车之鉴,还是挡不住美色的诱惑。

参考资料:副区长车载情妇尸体千里逃亡(图)——河北青年报

安徽宣城一副区长掐死情妇后湖北自首 被判死缓——重庆华龙网

官员“情妇门”报告——刘俊 刘宽 向婷婷《法制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