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河北省公安机关破获了一起特大的贩卖儿童案件。

从2012年3月初警方发现蛛丝马迹开始,到7月份案件告破,共历时长达4个月的时间。这起案件不仅关系到河北省省内的一些乡村和城镇地区,还和省外的包括北京、四川、内蒙古等在内的7个省相牵连。

河北省警方与另外几省的公安机关多方配合,经过缜密的侦查和多日的高强度工作,终于抓住了这起大案背后的犯罪嫌疑人,解救了即将被贩卖的十余名儿童。

2012年大案:诊所位置偏远,却有大量孕妇出入,背后藏有什么秘密-

图文无关,影视剧照

那么,这起跨越7个省的特大贩婴案件背后的嫌疑人究竟是谁呢?他们又是如何在警方眼皮底下进行如此嚣张的人口贩卖的呢?

河北打工见“商机”

季小芳是来自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一个农民,二十出头时就来到河北邢台打工,以此谋生。学历不高的她只能在一家酒店做零工,靠微薄的工资度日。而就是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甚至有些不起眼的外地女人,她就是这起特大贩婴案背后的主谋。

季小芳从偏远的凉山来到河北邢台,就是希望能在大城市多赚点钱,过上好日子。结果,来了河北她才发现,以她的条件只能做些零工,靠做力气活换些小钱。虽然这些钱比在老家呆着挣得多,但季小芳并不满足于现状,觉得自己每天做这么辛苦的工作,才只拿一点死工资,很不划算。

很快,每天都想着如何赚更多钱的季小芳就发现了属于自己的“商机”。

据她观察,河北有很多人都想要买一个孩子,尤其是她所在的邢台,以及邯郸等地,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惜为此花费“重金”。平均算下来,买一个女孩起码要3万元,最高可达5万元,而男孩就更贵了,普遍比女孩高出2万元。

2012年大案:诊所位置偏远,却有大量孕妇出入,背后藏有什么秘密-

图文无关,来源网络

而在季小芳的老家凉山,一个男孩最多也就卖3万元,和河北这边的“价钱”比起来,实在是“便宜”多了。不仅如此,因为凉山地处偏僻,计划生育抓得不严,很多家庭都生了不止一个孩子,其中也不乏想要卖几个出去的。

而这,就是季小芳发现的“商机”,即把凉山的婴儿拐卖到河北来,赚取其中的差价。每每成交一单,她就能赚上两三万,抵得上她辛苦工作一两年了。对于这样来钱快、来钱多,又不太辛苦的“买卖”,季小芳自然是乐意多干几单的。

逐渐膨胀的“销售网络”

自从做了第一单以后,尝到甜头的季小芳便想要借此赚更多的钱,也就是拐卖更多的儿童到河北来,卖给那些愿意出高价钱的买家。为此,她便开始带这自己的家人一起干,她的表妹杨学花就是其中之一。老家的人帮忙联系想要卖孩子的,她和表妹就在河北联系买家,两边对接,她们就赚中间的差价。

与此同时,为了扩大“市场”,联系到更多想要买孩子的人家,季小芳还开始发展“下线”,就是找河北当地有意愿干这事的人,给他们“中介费”,让他们多多留意买家。

而这些“下线”,不仅会在河北找人,还通过网络的方式从其它省份找寻想要买孩子的人家。直到2012年该案被破获时,他们的“销售网络”已经蔓延至全国十多个省市了。

而“经营”了如此一个人口拐卖网络的季小芳自然知道,她不能被警方逮住,否则她不仅没了“生意”,还要罚款坐牢。面对当时警方狠抓妇女儿童拐卖现象的局面,为了不引起警方的注意与怀疑,季小芳想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从凉山拐孩子到河北要坐车,不论是火车还是客车,一路上都不可能掩人耳目,而刚出生的孩子又是很闹腾的,想不引起人家注意都难。季小芳“聪明”,她不“运送”孩子,直接在孩子还没出生时就让快临盆的母亲坐车来河北,这样就能减少很多视线,让她的“生意”更保险。

2012年大案:诊所位置偏远,却有大量孕妇出入,背后藏有什么秘密-

图文无关,来源网络

不得不说,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季小芳也是“绞尽脑汁”了。然而终究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孕妇确实比婴儿更保险一些,毕竟一般人也想不到这上面来,但是这败就败在这孕妇还没生下孩子,不知道孩子的性别,她们的“价钱”也就不好定。为此,孕妇来到河北以后,还要给未出生的婴儿做一个性别鉴定。

而河北当地因为严重的男女性别歧视,也确实有很多这样非法鉴定婴儿性别的小诊所,这确实极大方便了季小芳等人作案。但是,正因为是一些小诊所,才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原因无它,这样一个河北的小诊所,经常出入一些四川等地的孕妇,确实十分奇怪。毕竟这么一个小诊所,医疗条件又好不到哪去,四川的孕妇怎么可能跑这么远来这么一个地儿呢?有一两个那还可以说是偶然,但那么多怎么可能是正常的事呢?

2012年大案:诊所位置偏远,却有大量孕妇出入,背后藏有什么秘密-

图文无关,来源网络

河北警方从这样一个小事中发现了不寻常,以此为切入点开始了进一步的调查了解,没想到居然顺藤摸瓜牵出这样一个庞大的儿童贩卖网络。对此,警方是震惊的,而身为群众的我们也是震惊的,毕竟,谁也没想到,就在我们日常生活的地方,会有这样一个黑暗的人口交易网络。

袁史有话说

不得不说,季小芳等人的落网确实大快人心。不过可能有人会觉得,不就是卖几个孩子吗,他们的父母也是自愿的啊,而且他们离开了凉山这种偏僻的地方,未来的人生也会有更好的条件,有更多的可能性不是吗?

我们不能否认那些孩子可能确实会有不一样的甚至更加精彩的未来,但是,从一开始,交易贩卖婴儿就是违法的,是泯灭人性的,一颗坏的种子如何结出一朵灿烂的花?婴儿被轻易贩卖的背后,反应的是经济落后地区落后的文化和思想,反映的是河北等地严重的男女性别歧视等多种社会问题。

更何况,婴儿贩卖只是人口贩卖的冰山一角,季小芳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如何能够打通四川到河北甚至其余多个省市的儿童贩卖渠道,难道仅仅是靠钱吗?谁也不知道,在我们没有注意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被人贩子盯上过。

参考资料:河北特大贩婴案调查:医生参与为胎儿鉴定性别 《法制与社会》 作者:徐智慧 沈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