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美如花的青楼女子,在自己年老色衰之后,一般都去了哪?

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马靖红

白居易的《琵琶行》中记述了一个青楼艺伎女子的不幸经历。年轻时,她容色姣好,又善弹琵琶,“名属教坊第一部”。因为才色双绝,她自然就过着奢侈又悠闲的日子,“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就是最好的写照。每日只见欢笑,不知忧愁。

然而,这样的日子终究是不会长久的。

过了没几年,任凭她琵琶弹得有多好有多绝,从前那些追捧她的公子哥,那些为她一掷千金,那些发誓说要娶她、一辈子都不负她的人都没影了,只因为她老了,再也没有从前的好颜色了。别无出路的她只能“嫁作商人妇”,但商人向来是最薄情寡义的,哪里又能给她什么好的未来呢?她只不过一日又一日地熬日子罢了。

貌美如花的青楼女子,在自己年老色衰之后,一般都去了哪?-袁载誉

其实,不论是卖艺的也好,还是卖身的也罢,这些青楼女子,大抵年轻时都是极辉煌,但等时光故去,等她们年老色衰了,她们的结局大多都是以悲剧收场的。

青楼女子的悲哀

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放在青楼女子的结局上也是一样的。幸福虽然千篇一律,但对她们来说,从来难求,各种各样的不幸才是常态。

女子的地位在古代向来是不高的,更何况是在青楼寄身的妓女。她们或是自愿或是被迫来到青楼,以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钱财,谋生过活。

对于这样的生存方式,自然很少有人内心是心甘情愿的,她们不甘,她们痛苦,她们甚至厌恶这样的自己。但是她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们无力改变这一切,也没有办法逃离这一切,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所有的苦都只能自己咽下。然而,外界的人却从来看不见她们的艰辛。

貌美如花的青楼女子,在自己年老色衰之后,一般都去了哪?-袁载誉

来青楼的男子们表面对她们好言好语,甚至一掷千金,装得一副情深不悔的模样,实际背地里只当她们是泄欲的工具,连人都不算,不过是个消遣的玩意罢了。青楼外的良家子女,也觉得她们自甘下贱,是女子的耻辱,不屑与之为伍。无论男女老少,对她们只有不屑、厌恶、辱骂。即便有同情她们的,理解她们的,终究不过是少数。

正是因为如此,她们的社会地位十分地下,生存空间也十分狭窄。她们永远不可能像正常女子那样相夫教子,甚至连挺着脊梁出门都是一种奢望。也因此,当她们年老色衰以后,当她们失去了唯一可以谋生赚钱的资本以后,她们的结局往往都不太好。

红消香断有谁怜

身在青楼的女子一般在自己还有姿色时,就会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谋划了。

大部分人都是想离开这里的,这也就意味着要赎身。有的人是靠攒钱自己替自己赎身,有的人则是依靠一些恩客,希望他们中的某人能为自己赎身。而离开青楼的她们,要么就因为受不了世俗眼光等种种原因,出家为尼。要么就是择人出嫁,不过大部分人都做不了正室,只能与人为妾。

原因无它,一方面,能为她们赎身的基本都是公子王孙,这类人怎么可能娶她们为妻呢?另一方面,因为她们自身的经历,寻常人家的男子一般也瞧不上她们。

而与人做妾,又哪里是那么好做的呢?正妻看不惯她们,公公婆婆也不会给她们什么好脸色,甚至他们的夫婿也会因为她们年老色衰而逐渐厌弃她们。就算生下孩子,也不是自己养,到时候孩子长大了,哪里会与她们亲近,又哪里会照拂她们呢?除此之外,妾的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还是奴籍,主人家是可以随意打发出卖了的。

貌美如花的青楼女子,在自己年老色衰之后,一般都去了哪?-袁载誉

比如《风月梦》这个小说中的妓女双林,她不幸沦落风尘,一心想要挣脱这个泥潭。好不容易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可以托付的良人袁猷,但袁猷家中已有一个凶悍的正妻,她只能做妾。然而没多久袁猷就去世了,双林的结局可想而知。最终,她选择了与袁猷一道赴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那些赎了身又没有嫁人的,要不就是出家为尼,青灯古佛地过一生;要不就是为后半辈子的生计发愁,终日劳累,甚至重操旧业,终究是一辈子都毁了。至于那些没有赎身的,则选择留下来带新人,在一日又一日的迎来送往中消磨余生。甚至还有一些,年纪轻轻就送了命。

比如冯梦龙《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中的杜十娘。因为所遇非人,最后丧失生活希望的她投江自尽,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青楼女子的生命都是悲剧,也有找到良人,幸福一生的,比如《卖油郎独占花魁》中,莘瑶琴就找到了那个真心爱她,平等对她的男子,成就了一段佳话。但像她这样的,毕竟是少数,甚至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大部分青楼女子的结局还是不幸的。

袁史有话说

其实青楼女子的悲惨结局是注定了的。在那样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那样一个重纲常礼教的时代,处于社会底层的她们,又是从事人们不齿职业的她们,哪里会有什么好结局呢?她们的不幸是很难改变的。

貌美如花的青楼女子,在自己年老色衰之后,一般都去了哪?-袁载誉

但难道她们就应该承受这样的悲剧吗?她们难道就活该有这样的命运吗?

肯定不是。她们曾经也是花季少女,曾经也是良家女孩,但却由于种种原因,沦落风尘,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为生。不可否认,她们确实获得了钱财,但是这两者难道是等价的吗?有哪个人会甘愿过这样的日子呢?而承受了这些痛苦的她们还要被人指指点点,为人诟病,甚至一生不幸。

现在的我们也就只能同情、悲叹她们的遭遇与命运了。

[1]王红成,王鲁南.《风月梦》妓女群像探究[J].语文教学通讯·D刊(学术刊),2018,(2):67-69. DOI:10.13525/j.cnki.bclt.201802023.

[2]张瑞丽.冯梦龙对妓女问题的理性思考[J].安徽文学(下半月),2009,(7):328. DOI:10.3969/j.issn.1671-0703.2009.07.229.

[3]姬春晖.当之无愧的被压迫妇女的代言人——兼论关汉卿热衷于”妓女”题材原因探析[J].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22(2):103-104. DOI:10.3969/j.issn.1672-9161.2009.02.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