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烈买了个大官当,问儿子感觉怎样,儿子脱口1句话,成骂人金句

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圆脸兔

常言道,银货两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人与人交易中永恒不变的定律。不管多么珍贵稀奇的东西,这自己花了钱买到手里,心里面怎么都踏实,在外人眼中也只会艳羡,心叹自己钱不够,弄不到手罢了。

不过,有一样东西,钱同样也可以买到,但是这买到手里之后吧,不仅买了这个东西的人他自己心里面会不踏实,这外人吧,也会相当瞧不上买这个东西的人。这个东西就是官位。

说到这个官位,历史上就有一个时期,朝中官位,那是甭管大大小小,都明码标价了的,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买到手。只不过官位好买,这位置却不好坐呀!官位是弄到手了,这在外面的名声也就臭了,甚至是自己的儿子都会瞧不上买官的父亲,这崔烈就是这样。

崔烈买了个大官当,问儿子感觉怎样,儿子脱口1句话,成骂人金句-袁载誉

话说有一日,这崔烈买了官,就跑去问儿子外人怎么看他,没想到儿子说出了一个惊人的词,流传至今都是骂人的行话。那这崔烈的儿子究竟说了什么话呢?这崔烈为何要买官呢?今天,让我们来说说这崔烈买官的故事。

崔烈买官实属无奈

说到买官,别人那都是胸中无一点墨水,草包一个,又想当官,家里面又有点钱财才会去干的。可这崔烈偏生与别人不同,他买官之前,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学者,这肚子里的墨水不是一般的多。那这问题就来了,有这么高学问的崔烈为何却要去买官,以至于坏了自己的好名声呢?

说来话长,这全都是当时的皇帝,汉灵帝刘宏造的孽。

统治者卖官,历史上也不是汉灵帝独一份,这秦始皇就是最早开始卖官的一个皇帝,后面还有汉文帝。不过这些皇帝卖官的目的可与这汉灵帝截然不同。人家都是为了刺激生产,为了国家,这汉灵帝仅仅是为了把自己的腰包给填的鼓鼓的,在他眼中,权力什么的都是浮云,只有把大把大把的钱握在手里,那才踏实呢。

崔烈买了个大官当,问儿子感觉怎样,儿子脱口1句话,成骂人金句-袁载誉

抱着这样的目的,汉灵帝很快就把朝中甚至是地方的大大小小官职都清楚地标了价钱,分的那叫一个详细,官职越大,价钱越高。据《后汉书》记载:“公卿州郡下至黄绶各有差,其富者则先入钱,贫者到官而后倍输”。可想而知,皇帝都这样带头搞事情了,底下的官场那得多黑暗啊。唯利是图的皇帝和官员赚的那是盆满钵满,可苦了像崔烈这样有才学的人了。

遇到这么个时代,这么个奇葩皇帝,崔烈真的倒了八辈子血霉。论学问,崔烈当时是远近闻名的大学者,名望相当的高;论家世,上数三代,都是当官的。不过要想升官,这些都没用,没钱啥都免谈。崔烈急了,自己这么大的能力,难道永远要屈居于这个小小的官职吗?摊上这么个皇帝和时代,崔烈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真的是无奈啊。他想升官,也只好凑钱去了。

崔烈买官声名尽毁

对于有野心的崔烈来说,凑钱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毕竟官职越大,价钱越高嘛。更何况崔烈想当的是朝廷三公之一的司徒呢,这可要很多钱呀。崔烈可不管这些,急忙凑钱去了。不过他左凑右凑,也只凑得买司徒职位的一半价钱,这可差远了。于是他就去走了程夫人的后门,有程夫人的后门就是不一样,崔烈如愿当上了司徒。这下,崔烈简直就风光了。

不过,就像我们上面说到的,买来的官位真是不好坐。崔烈在司徒的位置上久了,心就越发的乱了,做的错事就多了,他越发不自在。他总觉得走在大街上,那些百姓看他的目光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崔烈买了个大官当,问儿子感觉怎样,儿子脱口1句话,成骂人金句-袁载誉

于是他快速回家,问他的儿子,我当上三公之一,别人怎么看我的?他儿子也是不看好自己的父亲,快人快语,直接说道:“论者嫌其铜臭”。崔烈的儿子当初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没想到流传至今,专用来讥讽唯利是图的人,崔烈铜臭也成了遗臭千年的典故。看来买官真的是害人啊,崔烈本来名声挺好的,就因为买官,好名声毁于一旦,令百姓所不齿。

崔烈买官简直可惜

选择买官,崔烈一手毁了自己。

本是远近皆知晓、敬仰的大学者,在那个乱世之中,完全是可以靠自己的学问和能力拼上三公之位,说不定坚持坚持,还可以成为流芳百世的人物,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权力欲望,屈服于汉灵帝的荒淫政策之下,用钱买到司徒之位,将曾经的声名尽数毁去,唯余千古骂名。

身逢黑暗与混乱的时代,崔烈真的是很不幸的;但他未能坚持自己的初心,选择走后门买官升职,后人也只能道一句:可惜可惜。

参考资料:百科词条“崔烈”、后汉书崔骃列传第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