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马靖红

在高中的时候,我们学过一篇课文,名字叫做《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当我们去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内心是压抑的,是痛苦的。但是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叫人印象深刻——“在德国人撤退时炸毁的布热金卡毒气室和焚尸炉废墟上,雏菊花在怒放”。

08年汶川地震,不幸断双腿的舞蹈老师廖智,后来怎么样了?-

生命就是这样,它总能在最荒芜的地方扎根,然后开出最绚烂的花。就像这些雏菊,就像那些饱受煎熬仍心存希望的人们。

人总觉得苦难好像离自己很遥远,其实哪里是这样的呢?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苦难,还有那些与苦难作斗争的人们。就像那个在汶川地震中失去双腿的舞蹈老师。

黑暗中的坚守

人都是向往安宁与平和的生物,但是这个世界总不会轻易如了我们的意。

2008年是大部分中国人都不会忘记的一年,也是廖智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年。那是山摇地动,生命或许会就此停止的一年。

08年汶川地震,不幸断双腿的舞蹈老师廖智,后来怎么样了?-

和大部分有了家庭的人一样,当时的廖智正打算与女儿还有婆婆一起度过一个悠闲的下午。怎料变故陡生,先是轻微的摇晃,不过瞬息,就成了剧烈的抖动。头顶原本明亮的灯光熄灭,大片大片的砖瓦砾石倾泻而下。就这样,三人被掩埋在一片废墟和黑暗之下。

被埋在废墟中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身体大部分都被压住,几乎很难动弹;呼吸之间都是散落的灰尘;眼前看不见一丝光亮,心里也是一片黑暗。廖智的双腿被砖瓦死死地压着,即便不动,也是难耐的疼痛。

身体上的伤害抵不过心灵的荒芜。原本还能和她说说话的婆婆与女儿,渐渐没了声音,也失去了生息。只留下她一个人,面对黑暗的环境、亲人死去的痛苦还有看不见希望的未来。廖智很颓废,颓废到不想思考,甚至觉得呼吸都很累,很累。

她多么想就这样离开,但是她也知道,她还是想再见见初生的太阳,再感受感受温暖的阳光。她没办法否认,她对这个世界还有留恋。她也放心不下留父亲一个人面对沉重的打击还有毫无依靠的后半生。所以她坚持着,她等待着。幸好,她等到了。

被救出来的那一刻,廖智很开兴,开心到很想大口大口地呼吸废墟外的新鲜空气,开心到以后都想要用力地活着。

残疾的双腿

伴随着获救一起的,是自己要被截断双腿的通知。廖智没有犹豫,因为她知道,她只是失去了一双腿,没有失去这个美好的世界,更没有失去那个鲜活的自己。

失去双腿是一件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当你失去双腿以后,每天上床睡觉和起床下地这样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事,你也没有办法单独完成,更遑论其它。但廖智很平静,她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自暴自弃。她平静地截肢,积极地做复健,努力地过好来之不易的生活。

廖智当然知道失去双腿的舞蹈老师是可悲的,失去双腿还妄想如从前一般起舞的她在旁人眼里是可怜的,甚至还有些异想天开。总有人劝她放弃,叫她认命。但是她知道,经历过生死一线的人,是不会认命的,凭什么要去认命呢?她能活下来,就是命运的转折点。

为了能够重新起舞,也为了更好地生活,廖智选择安装义肢。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听起来也很美好,但是这背后的艰难却是难以忍受的。被截断的地方其实很脆弱,当它和义肢接触的时候,当你尝试着使用义肢站立起来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愿意安装义肢了。这是一个很痛苦并且漫长的过程。

更重要的是,即便安上了义肢,断肢和义肢的磨合也很好,想要长久站立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更不要说跳舞这类剧烈运动了。但是廖智坚持了下来。她成功地装上了义肢,成功的站了起来,成功地跳出了高难度的舞蹈。

08年汶川地震,不幸断双腿的舞蹈老师廖智,后来怎么样了?-

对于没有失去双腿的人来说,长久地练习舞蹈都是一件很累的事,更何况廖智这个失去双腿的人呢。但是她没有放弃,她用自己的坚持还有努力,跳出了那一曲撼人心魄的《鼓舞》,也用无数次的义演,资助了那些同样在灾难中苦苦挣扎的人们。

新的开始,新的希望

对于廖智而言,2008年是痛苦的一年,也是生命重新开始的一年。她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庭,也失去了从前那双可以自由舞动的双腿。但是她看见了生命的美好,看见了那个不屈服于命运的自己,也遇见了那个可以重新携手的人。

08年汶川地震,不幸断双腿的舞蹈老师廖智,后来怎么样了?-

2014年,廖智组建了新的家庭,找到了那个陪伴她一生的人。不久,他们也有了新的孩子。曾经以为会就此停止的生命,终是在历经生死以后,开出更绚烂的花。

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些什么,或大或小,或愉悦或痛苦。谨愿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开满盛放的雏菊花。

参考资料:地震中她失去双腿 却活出了更精彩的人生——央视新闻

“无腿舞后”廖智:用坚强舞出生命新的绚烂(图)——中国新闻网

百科词条“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