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常说人性是自私的,荀子也说,“人性本恶”。就像你永远也想象不到,洁白的积雪下会掩藏着怎样的脏污。

但是人性从来不是这么简单,它是复杂的,是奇妙的。它复杂在它与生俱来的矛盾,奇妙在面对善与恶,面对光明与黑暗,它总能在邪恶中生出善良,在黑暗里找到光明,总能在自私的灵魂上开出无私的爱,伴随着责任与奉献,继续活着。

08年汶川大地震,背儿子遗体,走回家的父亲程林祥,后来怎样了?-

来源:半岛都市报

而人性的伟大与光辉总能在诸如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中被无限放大,为人所见。一如那个在汶川地震中背回儿子遗体的父亲一样。

带儿子回家

程林祥是个普通人。他的家在大山深处,一家子靠务农为生。上山下山的路就是一条不宽阔又险峻的土路。出门和回家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他们都不怎么出远门。但是孩子念书是经常走这条路的,比如他的大儿子程磊。程磊在镇上念书,上学放学都走这条路。

在地震来临之前,一家人都和往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改做饭的做饭,该干活的干活,该上课的上课。谁也想不到平静的日子即将被打破,甚至会面临生死两别的境地。

08年汶川大地震,背儿子遗体,走回家的父亲程林祥,后来怎样了?-

地震发生的那一刻,程林祥是慌乱无措的,是害怕的,他害怕掉落的山石,害怕倒塌的房屋,害怕失去自己的生命,但是他更害怕的是失去自己的家人,更担忧的是远在镇上念书的大儿子。和妻子在家里焦心地等待了一天,还是没有等到儿子回来,只等到了儿子学校倒塌的消息。

他们坐不住了,也等不下去了,匆匆忙忙就出门了,只恨不得马上就到达学校,亲眼看看儿子的现状。下山的路上,余震不断。震落的山石和晃动的地面侵袭着这对担忧的父母,平日里就不算安全的土路显得更加危险。他们自然知道这种时候不宜出门,但是他们更知道,孤身在外的孩子在等他的父母。

到了学校以后,他们看见了坍塌的教学楼,看见了从废墟里被救起的学生,就是没有看见自己的孩子。他们找了整整两天,中途还折回去看儿子有没有回家,仍然一无所获。连日来的奔波还有压抑在心底的忧虑逐渐被放大,成了绝望。终于,在5月15日那一天,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他们找到了身体冰冷,埋在碎石与水泥板下的儿子。

眼泪混合着雨水,滴落在儿子早已被弄脏的校服上,滴落在他已经没有生息的面庞上。程林祥夫妇抹了眼泪,决心把儿子带回家,不让他再孤零零地等待,不让他再蜷缩在冰冷的废墟之下。于是他们背上儿子,踏着泥泞的土路,一步一步走回了家。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害中他们失去了疼爱了十几年的儿子,失去了那个会笑着叫他们“爸、妈”的儿子,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带他回家。

一大家子

程林祥除了大儿子程磊,还有一大家子。他和妻子刘志珍一共生了两个孩子,小儿子是程勇。程林祥是排行最小的那个,上头还有两个哥哥。他与两个哥哥家并父母们住在一个院子里。虽然谈不上富裕,但也其乐融融。

直到地震夺走了他的孩子,这个本就沉默寡言的男人更加沉默了。他心里难受,但他知道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这日子也还得过下去。

08年汶川大地震,背儿子遗体,走回家的父亲程林祥,后来怎样了?-

但是第二年,他的父亲也遭遇了不测。本来就是平常的一次出门,谁知道就遇上了车祸。他年迈的父亲就在车子的撞击之下,整个人从土路上被撞飞,葬身在百米高的悬崖之下。

整个家都笼罩在父亲死亡的阴影之下。

新修的路,新的希望

上天是残忍的,命运中总有痛苦,但是总不至于叫人绝望。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程林祥很挫败,很痛苦,但他只能把这些都死死地压抑在心里,为了这个家再继续奋斗。正当他整理悲伤面对生活时,一个好消息从天而降——有好心人愿意资助他们修一条新的水泥路。

对于生活在山里的人们来说,有一条好路能帮助他们自由上下山是一件很方便的事。对于在车祸中失去父亲的程林祥来说,更是一件好事。

新修的路更加平坦,更加宽阔,也有了基本的安全防护。程林祥看着崭新的水泥路,感慨万千。他经历了接连失去亲人的痛苦,本以为人生是这么无情,但是又在最无助的时候感受到了外界无私的帮助。他很感激,也重拾了生活的希望。

更叫人开心的是,几年以后,他的妻子再次怀上了。新生命的出生,总算是基本扫去了这家人过去的痛苦,给他们的日子添上了新的希望。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

程林祥和妻子带儿子回家的行为,是人性中伟大的父爱与母爱,是父母对孩子最无私的温暖与付出。他们的儿子是不幸的,在废墟里丧失了生命。他们也是不幸的,多日的寻觅,最终换来的却是生离死别。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背着儿子回家,实在叫人心酸不已。

但幸运的是,社会的关爱最终回报了这对不幸的父母。这是社会的大爱。正是这些小爱与大爱,人性才显得美丽而动人,人才会觉得温暖与幸福。

参考资料:程林祥:又是一次“回家”—— 陈璇 《 中国青年报 》

程林祥接受采访:”欠下的恩情”一直没忘——半岛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