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徐茂娜

1925年的春天,头峪镇血流成河,地上全是尸体,本来完好的房屋也被大火烧成了一片废墟,远处还能听见妇女孩子的叫喊声,以及利刃割破皮肤的声音。在一片嘈杂中,无数的平民百姓丧失了自己的生命。

只有一个人在血泊之中站着,大喊“你们杀了我的孩子,我要血债血偿。”。

在许多人眼中,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也不知道她遭受了什么苦难,怎么样一步步堕入了残忍的地狱,又从地狱一步一步的怕了回来。

民国时期,张寡妇是如何从贤妻良母,成为悍匪的?并且还“屠村”-

这个人就是张寡妇,她因为自己的孩子被当地的乡绅杀死,所以带着自己的匪帮灭了这个村,也有说法,说是一个镇。

曾经的张寡妇也是一个贤惠的旧时代女人,奈何逼上梁山

张寡妇本来出生农家,在花一样的年纪里嫁进了贫穷的张家,她为人温柔厚道,每天仔细的孝敬卧病在床的公公婆婆,温柔体贴自己的丈夫,在整个小家忙里忙外,最后还生下了三个儿子。在十里八村她都是一个贤惠的儿媳。

初为新妇,夫妻恩爱,邻里和谐,公婆疼爱,那可能她一生中幸福的日子,可惜注定贫贱夫妻百事哀,为了医治重病的公婆,他们家背上了许多债务,可最后公婆依旧因为病重而死。好不容易又经过辛苦的打拼,债务还清了,自己的丈夫,却又离开了人世。最后只剩下她拉拉扯扯,三个孩子长大成人。

民国时期,张寡妇是如何从贤妻良母,成为悍匪的?并且还“屠村”-

寡妇门前是非多,她好不容易教养出来的大儿子和流氓犯下冲突,为了不被寻仇,最后上了山做了绿林好汉。但最后这个决定也没有挽救他的生命,他死在了仇人的手里。

儿子的死亡,让张寡妇心有不甘,于是变卖家产换了枪支,接管了大儿子的人马,成为了乱世中的一支悍匪。

次子去世,又添悲凉

虽然是悍匪,但她也是盗亦有道的良心匪徒,她从不撕票,好吃好喝的供着那些肉票。只要赎金收到,立马放了人给他们一条活路。如此仁慈让张寡妇收获了民心,许许多多像她一样过不下去的人来投靠了她,她的队伍愈发壮大。

民国时期,张寡妇是如何从贤妻良母,成为悍匪的?并且还“屠村”-

她看着越来越大的队伍,想着自己毁了一生,却也不能耽误别人。于是她让自己的儿子带着队伍接受了官府改造,他的儿子也就变了连长,那些匪徒也成为了官家饭碗的小兵。

而她自己又重新进入江湖,拉帮结派,这就是官匪一家亲的和谐场面了。

这种和谐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转眼间就回到了开头的场景,她的儿子被乡绅害死。没错,这个女人的第二个孩子又死了,她也为了第二个孩子杀死无数人,成为了无数人眼中的杀人狂魔。

民国时期,张寡妇是如何从贤妻良母,成为悍匪的?并且还“屠村”-

那场杀戮之后,张寡妇越来越残暴嗜血,追随她的人,看她变了模样也渐渐离去,她走到了穷途末路。

命丧枪下,怒诉不公

性情大变的张寡妇,看着即将散伙的兄弟们,自己心有不甘。“我的仇还没有报完,为什么就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不甘心啊!”她准备换个地方重新招兵买马,东山再起。在经过洛阳的时候被人认出这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婆子,然后她就被送上了断头台。

民国时期,张寡妇是如何从贤妻良母,成为悍匪的?并且还“屠村”-

“我是张寡妇,我是被迫当刀客的,可是我的仇还没有报!”一声枪响,曾经叱咤风雨的杀人女魔头,带着仇恨离开了这个容不下她一方天地的世界。

张寡妇这一生的悲剧,从贫穷开始到枪响结束,这中间充满了命运的不公,但是更多的却是人性的压迫。

如果当初她有钱,公婆不会死,丈夫不会死,她还有一个安稳的人生。如果地主流氓恶霸对她宽容一些,大儿子就不会死,她会带着三个孩子长大,然后安度晚年。

民国时期,张寡妇是如何从贤妻良母,成为悍匪的?并且还“屠村”-

再者说,如果二儿子没有死,她可以继续当风光的悍匪,继续盗亦有道的活下去。但她经历了这些痛苦,最后有了疯狂报仇的执念。一个温婉女子,变成这般疯癫残暴的模样。

身处乱世,被逼无奈,张寡妇就是时代的牺牲品,看似繁华的民国,最后把百姓们,逼成了恶鬼。只能怒喊一声:“我不甘心!”

参考资料:金门山传奇——刘保军

百科词条“张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