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圆脸兔

在四川有这样一个地方,刚刚被发现一个角落,就已经震惊了世界,它是古蜀文明的标志,是一个新的历史纪元,它就是三星堆。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一经发现就引起了无数人的热议,特别是网络上关于三星堆的传言简直多不胜数。

关于三星堆的研究,中国考古界,到底有没有对外界隐瞒?-

此前,网上传出大量关于三星堆的研究发现被中国考古界学者隐瞒的言论,并越演越烈,引发网友热议。那么中国考古界真的隐瞒了三星堆的相关研究以及历史发现吗?事实上,这些都是谣言。今天,就让我们来谈一谈三星堆。

三星堆研究从未停止

自1929年有人在真武村燕家院子发现了古玉石器物土坑以来,三星堆就将自己的一角呈现在公众的眼前,只一眼,就深深地吸引了全世界人民的关注,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心。随后,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葛维汉立即向四川省相关部门提出对三星堆进行考古发掘的构想,不出意料,获得了批准。

关于三星堆的研究,中国考古界,到底有没有对外界隐瞒?-

1934年三星堆发掘现场,右一为葛维汉

葛维汉随即带着大量考古人员前往三星堆遗址进行考古挖掘,希望可以探索其中的奥秘。此后的数十年间,除了在一些特别时期,三星堆的研究并没有进展的很顺利外,绝大多数时间里,考古界对三星堆的探索从没有停止过。尽管考古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他们探索三星堆遗址奥秘的决心从没有变过。

在三星堆考古研究持续开展的过程中,相关的研究成果也一直陆陆续续地为外界所知,这些研究成果不仅仅引起了考古界的极大关注与重视,更在学术界也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学者们纷纷撰写相关论文来发表自己的观点。

关于三星堆的研究,中国考古界,到底有没有对外界隐瞒?-

1994年,曲玉缘先生在《中国史研究动态》中发表了名为《对三星堆文明——古蜀文明研究的回顾与思考》一文,在这篇文章中,曲先生充分表达了自己对考古学家们60年来坚韧探索三星堆遗址的思考与感悟,展现了中国考古人为了还原三星堆的60年不懈努力。

1997年,赵殿增先生在刊物《四川文物》第三期中发表了自己一篇名为《从“眼睛”崇拜谈“蜀”字的本义与起源——三星堆文明精神世界探索之一》的文章,从文明精神方面谈了自己对三星堆遗址研究成果的看法。

关于三星堆的研究,中国考古界,到底有没有对外界隐瞒?-

2010年,李克山先生发表了《三星堆文明与哈尼族文化的渊源关系》一文,将三星堆金属制造水平话题引向了另一个高度。

从发掘过程、研究历程记载,到不同时期都有新的研究发现公布,这些专家深厚的文字,无疑最直观的表明了中国考古界从未隐瞒三星堆研究成果,网络上的那些传言并不可信。

谣言何起

既然这些言论都是谣传,考古界并未隐瞒三星堆研究成果,那这些谣言是从何而来,因何而起呢?这其中的原因众说纷纭,但究其根本,就是因为三星堆文明的挖掘,越发与中国单一文明起源的说法相冲突,极大的挑战了华夏文明正统说–中国文明起源于黄河,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关于三星堆的研究,中国考古界,到底有没有对外界隐瞒?-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三星堆遗址进入如火如荼的开发高峰时期,每天从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不计其数,这让考古学家们越发重视三星堆文明的挖掘。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三星堆文明的奇特之处,这些出土的文物与我们中国历代出土的华夏文物差别很大,甚至完全不同,特别是文物中的青铜面具,上面的人脸与我们华夏人长相差别很大,反而有点像西亚有些民族的样子,这震惊了考古界。

关于三星堆的研究,中国考古界,到底有没有对外界隐瞒?-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着研究的深入,考古家们发现三星堆遗址年代可以追溯到5000至3000年前,是长江地区这么久以来发现的文明程度最高的遗址。这个发现似乎向人们传递了一个消息——长江也是华夏民族的母亲。

这可和人们所知的华夏文明起源有冲突啊,于是网络上就开始讨论这个事。却没曾想到,讨论着讨论着,有些人就觉得考古界会因为这一发现冲突了中华民族单一文明起源而刻意隐瞒三星堆后续研究成果。但这纯属无稽之谈。

三星堆从不需要被隐瞒

对于网上这些无稽之谈,笔者认为,我们应该保持绝对的理智。三星堆的出现虽说冲击了中国单一文明起源的认知,但是华夏民族多一个文明起源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三星堆的发现从来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不需要隐瞒。

无论三星堆出土文物面具与我们华夏民族相差多大,无论我们是否多了一个文明起源,这些都尚需科学查证,绝不应该在网上传出不真实言论。就算这些都是属实的,也只能说明我们中华民族文化渊源长久、丰富,拥有两个文明起源,这是骄傲,考古界根本没有必要去隐瞒。

参考资料:三星堆博物馆

为什么有些专家,要隐瞒三星堆的研究——吾爱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