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圆脸兔

那年,乡里一开春就断粮了,男女老少,天天饿的眼睛发绿。饥荒就这么一直闹了下去,这天上却连一点下雨的迹象也没有,站在村口一眼望过去,一片荒芜,透着一股凄凉绝望的味道。

无权无势的敦厚乡亲百姓们,忍受着饥饿,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年仅17岁的朱元璋,就在这样悲凉的氛围里失去了他家人。

父母饿死,朱元璋没地埋,邻居赠他坟地,朱皇帝最后是如何报答?-

这天,朱重八像往常一样准备出门为村里的财主放牛,临出门前去父母屋内看了看躺在茅草炕上,已经饿得起不来身的母亲。见到父亲已经起来了,坐在破桌边上满面愁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朱重八走过去,跟父亲打了声招呼,就径直地出门放牛去了。待朱重八走出去老远,朱父才回过神来,起身走到家里那个破旧的米缸前,枯黄的手颤颤巍巍地揭开泛黄的木盖子,看到的是褚褐色的缸底,而不是他满心期待的白色大米,朱父绝望了。

他跌坐在空米缸旁,哭了起来,哭得喘不过气来,也没有停下来,那哭声在破旧的茅草屋内久久回旋。朱母在床上听着朱父的哭声,内心最后一点生机也失去了。

这时的朱重八还不知家里米缸已经见了底,更不知道父亲为此绝望,大哭了一场,一心放着牛。待到他晚上回家之后,朱父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了,没有告诉朱重八白日里发生了何事。

心大的朱重八也没有发现父亲脸上多了一丝苦涩与绝望,更没发现父亲的脸色比昨日更加苍白了。他如同往日一般去看了看茅草炕上的母亲,见母亲睡着了,便转身去睡了。却没想到,他转身之际,睡着的母亲睁开了眼,无声地流下泪来,此时的朱父朱母已然是饿到极致了。

第二日,朱重八早早出门去了,等到村里人来通知他时,已经迟了。他回到家,见哥哥在门口哭着,父亲在破桌上趴着,母亲在床榻上躺着,两人的尸体已经冷硬了。朱重八悲伤的哭都哭不出声来。乡亲们把这朱父朱母的尸身抬到院中放着,年纪轻轻的朱重八除了将破旧的上衣脱下来盖在父母身上,再也无力做什么了。

幸得邻居赠坟地

朱重八兄弟两个,在父母尸体旁无声地哭着,眼泪落在那盖着朱父朱母的破布衣上,洇出一大片水渍,家里人都不在了,他们也不知道该将父母埋在哪里。乡里乡亲看了,都落下泪来,但因家中实在没有法子,也帮不了朱重八兄弟两个。

这时,平日里与朱家没有什么往来的地主刘继祖,恰巧来到朱家院门前,却不曾想看到这样一番悲惨的景象。刘继祖一眼看过去,兄弟两个连上衣都没穿,再看向朱父朱母的尸体,一下明白原来兄弟两个是把这上衣脱下来盖了父母尸身。

父母饿死,朱元璋没地埋,邻居赠他坟地,朱皇帝最后是如何报答?-

看着朱重八两兄弟的凄惨模样,又看到他们两个对父母的孝心,刘继祖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忍着没有落下泪来。

他快步走到朱重八兄弟面前,站定,语气和善的说道:“今日见你兄弟两个这番模样,实在是于心不忍,不如将你父母尸身葬在我家坟地吧,也让你们父母死后有个归宿。”

朱重八兄弟正忧心父母该埋在何处,听到刘继祖这番话,自然是千恩万谢的应了下来。不多时,刘继祖就招呼着乡里乡亲将这朱家父母的尸体抬到他家坟地上埋了。这时候的朱重八,只觉得刘继祖真是个好人,待到以后定要报答于他。

一朝称帝封侯位

一语中的,当时只是想着这兄弟两个如此可怜,能帮就帮了,也没期望着日后能有什么报答的刘继祖,万万没有想到,当初可怜万分的朱家小弟,有朝一日竟当上了皇帝,还让自己当了侯爷。

父母饿死,朱元璋没地埋,邻居赠他坟地,朱皇帝最后是如何报答?-

洪武十一年,历经千幸万苦,打败元朝廷,当上皇帝的朱重八,想起了当时内心定要报答刘继祖的承诺,感念刘继祖的恩德,下旨封刘继祖为义惠侯,实现了“待到他日定要好好报答刘继祖”的诺言。

这还不算什么,真正令人震惊的是,朱重八承诺只要明朝在一天,刘继祖的子孙可以世袭享有此等爵位一日。世袭爵位,这是多大的“报答”啊。

俗话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谁也没有想到,刘继祖一时的善念,想着困难时期,乡里乡亲,能帮就帮了吧,却让他得到了这么大的回报。当别人有困难时候,如果自己能帮的就帮了吧,或许你从没想过要收取回报,但后来的事谁又可以预料的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