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袁载誉,文案:马靖红

时间在马不停蹄地向前冲,没有哪一个人可以回到过去。就目前的科技而言,回溯时光还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当然,有些人可能会在做梦的时候回到从前。既然没人能真正地回到过去,那么大部分人就把目光转移到了知晓未来的身上。

人们都希望自己的生活能一帆风顺,这很正常。过去发生的事无法改变,那么能知道未来怎么样,提前做些准备也是不错的。我想,大部人都会有意或者无意地有过这样的想法。就这一点而言,大众对“预言”这个东西还是有相当高的好奇心的。

16年前,预言20年将有大灾难的火星男孩,如今去哪儿了?-

“预言”的出现总是会吸引大量人的注意力。也正因如此,数千年来人类世界关于“预言”的消息从未间断,远了说有玛雅文明的2012年世界末日,近了有2004年的“火星男孩预言”。

做出预言的是一个来自俄罗斯偏远乡镇的8岁小男孩。按理来说,和他一般大小的男孩子这个时候不是在玩泥巴,就是在戏弄小女孩。他就不一样。别的小孩子还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就在看书了。当别的孩子开始说话看书的时候,他居然来预测未来了。

俄罗斯《真理报》2004年03月12日报道,小男孩说他不是地球人,而是来自距离地球较远的火星。对于这个说法,大部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说得好听点,人们觉得他挺富有想象力的;说得难听点,就是这孩子也太调皮了。

16年前,预言20年将有大灾难的火星男孩,如今去哪儿了?-

面对来自火星的小男孩,各路媒体争先恐后的来报道,而得出的最惊人消息,是男孩说出的五个预言。这些预言基本上都是地球未来某些大陆会发生灾难,要么是天灾,要么是人祸。其中有一个是说在2020年地球上某一块土地上会有灾祸降临。

火星男孩发布预言的言论被报道以后,立刻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在多家媒体电台的宣传下,这个话题很快就被带起来了。

不仅如此,由于这番话本就是大众内心所关注的“预言”,再加上说出这些话的是个牙都没长齐的小毛孩。如此矛盾又自带话题度的事情,很快就人尽皆知了,火星男孩火遍了全球。开玩笑地讲,可能有些国家领导人都没有他这么出名了。

16年前,预言20年将有大灾难的火星男孩,如今去哪儿了?-

由此也产生了一系列衍生品。凡是报道他的报纸或者文章销量都上去了。看到商机的厂家以他为出发点,不仅拍摄了相关题材的动画片,还制造了相关的玩偶、食品等。都无一例外地大受好评。

不过可惜的是,大部人都是健忘的。而且,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新奇事不停发生。所以,当更加神奇,更加新颖的事情发生以后,媒体们就转而去报道这些事了。人们的视线也追随着离开了。

16年前,预言20年将有大灾难的火星男孩,如今去哪儿了?-

渐渐地,火星男孩的关注度就低了。从前围着他转的媒体不见了,因为好奇来找他的人也少了,直到没有人过问。他呢,自然就慢慢“无人问津”,过上平凡的日子了。

就好像刚买回来的精致玩具一样,刚开始小孩子总是围着新玩具转,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更新的玩具取代它,它也成了角落里的旧玩具。

其实这样的事情随时都在发生,可谓是屡见不鲜。

16年前,预言20年将有大灾难的火星男孩,如今去哪儿了?-

比如去年很火的“乔碧萝事件”。乔碧萝略带“惊恐”又很搞笑的翻车现场,着实把她的粉丝和圈内人吓到了。在网友和多数媒体的推动下,这件事情不久就被大众所熟知。

乔碧萝本人更是被许多人记住了,确确实实“火”了一把。但没过多长时间,人们就对她失去兴趣,不怎么提她了。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虽然事件千千万万,但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个事件本身或者事件的主角轰动也就轰动一阵,等这一阵过了,就变得稀疏平常了。媒体的多番报道,网友的大肆讨论,都在让事件不断升华。但是等人们都知道了这件事,也已经反复咀嚼过多次以后,就没啥新意了。

媒体和观众又去寻找新的“刺激”,故事到这里也就散场了。

当然也有些故事经久不衰,主角也没有被人遗忘。比如大众所熟知的李子柒。她的关注度一直在上升,几年过去了也没有淹没在层出不穷的“新鲜事”里。

16年前,预言20年将有大灾难的火星男孩,如今去哪儿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她做的东西是有价值的。这个价值不只是满足人们的一时兴起,更是一种长期被人们需要的深层次的价值。

就好像那些传世的佳作一样,虽然有时会被放在角落,但永远不会积灰。

媒体处于猎奇而做的报道,虽然一时会吸引大众的关注,但绝非长久之计。

参考资料:俄罗斯火星男孩五个预言,预言2020年大陆将发生大灾难(未被证实)——peng

百科词条“波力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