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马靖红

公元1722年的冬天来得比以往都要早,气温也比往常低一些。北京的畅春园在经历了萧瑟的暮秋以后,迎来了这个严寒的冬日。

平静的湖面上,早不见了夏日里或嫩粉或鹅黄或纯白的荷花,也看不见往常大片大片翡翠似的荷叶,只余下身形萧条的枝干在寒风里佝偻着。

就连活泼的鱼儿们都缩到更深的水底里去了。春季里开得娇艳的牡丹、丁香等不见了踪影,只有拖着暖黄花瓣的腊梅还在抵御这不同于以往的低温。

在这失了生机的园子里,有一处清溪书屋,是帝王康熙惯常爱呆地,这一次也不例外。屋外凛冽的寒风,混合着一丝腊梅香,透过微小的缝隙穿进了温暖的室内。这些微的寒凉也叫病榻上的康熙稍微清醒了点。

礼亲王一家到底做过什么?康熙死前,要求雍正必须善待他们一家-

炭炉内的暖气把整个屋子都填满了,那一点冷意确实算不上什么。但是康熙还是没有感觉到舒畅,身上好些从前的旧伤都泛着疼痛,他毫无精神。这位英明神武的君王知道,他不久就要迎来生命的终点。

他说不清此时的自己是什么感受,身体上应该难受却又仿佛没有那么痛苦。心里回想着他的一生,从前与过往的一桩桩事,一个个人都在脑海里闪过,他应该是没有遗憾的。渐渐地,他脑子里的画面模糊了,感官也不清晰了,只是觉得累,想就这样慢慢睡过去。他知道,那是归宿,也是终结。

据《清史稿》记载,“甲午,上大渐,日加戌,上崩,年六十九”。

这位文韬武略、心怀天下的君王,就在这一年的冬天,带着他过去的辉煌与骄傲,深深长眠。

礼亲王一家到底做过什么?康熙死前,要求雍正必须善待他们一家-

在他死前,他给四子胤禛留下了这么一段话,“太祖皇帝之子礼亲王之子孙,现今俱各安全,朕身后尔等若能惕心保全,朕亦欣然安逝”。

为什么这位圣明的君主,在死前要告诉他的后辈这样一句话呢?礼亲王一家又为何可以得到这样的殊荣呢?

这位“太祖皇帝之子礼亲王”就是努尔哈赤众多儿子中的一位,排行第二。长在草原上的他生得勇猛,有不俗的军事才能。他用自己的才能帮助建立和巩固了清王朝,是忠心不二的功臣。在太祖皇帝去世以后,他与儿子极力支持并辅佐皇太极,帮助其稳固皇位,治理朝政。

在战场上,他是威风凛凛的将军,在朝堂上,他是谦卑忠贞的臣子。他可以为了王朝,四处征战;也可以为了皇帝,大义灭亲。

他的后代杰书也不是泛泛之辈。他并没有在先祖的战功之下安享富贵,走马斗鸡。恰恰相反,他继承了祖辈在沙场上的天赋。他在危急时刻受命,平定了耿精忠的叛乱,维护了社稷与江山。沉稳睿智、骁勇善战的他还收复了厦门与金门,帮清王朝稳定住了东南沿海一带的局势。

礼亲王一家到底做过什么?康熙死前,要求雍正必须善待他们一家-

这是一个为大清开疆拓土,收复失地的家族;是一个为社稷忠心耿耿、万死不辞的家族。这些功绩使这个家族荣极一时、地位极高。

叫人惋惜的是,自杰书逝世之后,这个家族再也没有出过那样惊才艳绝的人物了。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为什么康熙要嘱咐儿子善待这些后辈呢?原因有三。

一是,这个家族确确实实为清王朝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善待这些后辈是情理之中的事。更何况,对于国力强盛的清朝来说,养这样一群人也不是什么费力气的事。

二来,朝堂之上各方势力盘根错节。这个忠于皇帝的家族自然也和许多家族有利益来往,还有祖辈累积下来的势力。刚刚登基的新皇当然要好好利用,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第三,善待这些功臣之后,是在告诉朝堂上的臣子和天下百姓,当今的皇帝是一个知恩图报的皇帝,是一个仁慈的皇帝。不仅安抚那些老臣的心,也是在鼓励有才之人效忠于自己。

礼亲王一家到底做过什么?康熙死前,要求雍正必须善待他们一家-

这样一举多得又不费力的事情,为什么不干呢?

老话常说,最是无情帝王家。自古以来,有多少忠臣死于君王的多疑与冷酷,又有多少灵魂含冤而亡。为什么帝王要那么无情呢,他们难道就不能多一点心软,多一点人之常情吗?

想来是不行的,那些后来成为贤君的帝王从小所受的教育和周围的环境告诉他们,他们必须时刻保持一颗冷静的心,才能做出最好的判断,才能不被蒙蔽,不被欺骗,才能维护国之安稳,才能担得起这一国之君的位置。

参考资料:百科词条“清代六大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