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策划、监制:袁载誉;文案:马靖红

在大约31年前,繁华的东京发生了一起大案件:不到半年的时间,多名未满十岁的幼女被抛尸荒野。一时间民众都惶惶不安,家中有未成年女儿的父母更是忧心忡忡。警方虽然也想尽快查清案件的始末,但是却毫无头绪。直到他们接到了一则报警电话,事情这才终于有了转机。

“恋尸杀人狂”宫崎勤:是怎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变得如此残忍?-

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那一天,幕后黑手宫崎勤正打算对一名不满10岁的幼女下手,正好被被害人的父亲发现。这位父亲当场便报了警,警察接到消息后立刻赶来,抓捕了宫崎勤。

在进一步的调查过程中,警方发现宫崎勤和前几个月内发生的女童连续被杀案件有莫大的关联。他们怀疑宫崎勤就是这些惨案的制造者。随后经过深入的调查取证,宫崎勤确是凶手无疑。

“恋尸杀人狂”宫崎勤:是怎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变得如此残忍?-

那么这个宫崎勤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又为何要做这一切呢?

说起来,宫崎勤的父母都是很严肃的人,常常忙于工作,没有多余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儿女身上。所以,宫崎勤与妹妹从小是被爷爷抚养长大的。上了年纪的爷爷正是喜欢含饴弄孙的时候,把俩个小家伙照顾得很好。

但是在这温馨家庭的背后却有一个血淋淋的伤疤。

怀第一胎的父母对这个孩子抱了很大的希望,生产前的每一天都在甜蜜地等待着他的降临。然而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所有的喜悦都被孩子的先天残疾冲淡了。

宫崎勤生来就残疾的双手,仿佛注定了他不幸的一生。他的同学们可以肆意地挥舞双手,可以在操场上奔跑、打篮球,他只能默默地呆在一旁,因为他连简单的举高手臂都做不到。

正常人是感受不到残疾人的自卑与敏感的。他们只会好奇,甚至会恶劣地嘲笑对方的残缺。本就不怎么说话的宫崎勤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他的格格不入,使他一步一步被歧视与孤独淹没。

有的人擅于遗忘不开心的过去,而有的人只能在难堪的回忆里不断受伤。

外面的人不懂宫崎勤,给予他生命的父母也不懂他。

父母对他有愧疚,但更多的还是不耐烦。因为他们期待的不是他,而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一个像他妹妹那样健全的孩子。除此之外,宫崎勤的父母对他的要求也十分严格,甚至到了苛责的地步。相比之下,对待他的妹妹就要温和很多。

同样是父母的孩子,一个先天残缺,一个身体健康。对待前者是冰霜般的严厉,对待后者是春风般的爱怜。

如果对两个孩子都是一个标准,或者差距没有太大,或许身为男孩子的宫崎勤心里也不会太难过,但事实正好与此相反。

形单影只的宫崎勤努力地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但是父母并没有因此就对他另眼相待,只是觉得理所当然。

虽然宫崎勤的爷爷对他很好,但是远远消除不了同学的嘲笑和父母的冷淡带给他的伤害。他开始看漫画,各种各样的漫画。妄图在别人构建的世界里安放他脆弱的灵魂。

沉溺于虚幻中的他发现,在这里是没有歧视的,是没有痛苦的,也是不孤单的。然而,他渐渐迷上了色情甚至恐怖类型的漫画,困在了现实与虚幻的交界处。

他的痛苦渐渐膨胀,在沉默中萌生了不甘与憎恨。

直到那一天——他的爷爷去世了。而他内心邪恶的种子也在悲痛浇盖下长大了。

宫崎勤,他,疯了。

“恋尸杀人狂”宫崎勤:是怎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变得如此残忍?-

分不清是漫画还是现实的他,走上了犯罪道路。他开始跟踪绑架幼女,并把她们残忍杀害,甚至切下她们的手吞入腹中,吸食她们的鲜血。他信誓旦旦地认为,这样就可以复活他的爷爷了。

他的残忍行为导致了4名女童被害,造成了4个家庭的悲痛。

终于,在他打算犯下第五桩案件的时候,他被逮捕了。

“恋尸杀人狂”宫崎勤:是怎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变得如此残忍?-

没有人可以从阴间再找到回来的路,也没有人能在手染鲜血以后还安然无恙。他的爷爷回不来,他也没有后路。

或许宫崎勤先天残疾的手就是死神在他身上种下的恶灵吧。

这件事也值得我们深思:社会对残疾人的包容度,父母的家庭教育乃至动漫文化对人们思想的影响。这些问题还需要去解决。

“恋尸杀人狂”宫崎勤:是怎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变得如此残忍?-

最后,笔者想说一句,我们不奢求世界上不再发生这样的事,只是希望那些还没有掉进深渊,仍在黑暗边缘徘徊的人,能尽早得到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