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看古希腊历史,希波战争可谓是被吹捧了无数次,成为诸多希腊典故的源头,譬如“跑马拉松”、“斯巴达300勇士”等。

波斯帝国这个名字,超霸气、有底蕴,却为何突然改成了伊朗?-

在这场战争中,面对临近的超级帝国波斯帝国,要“水”、“土”的诉求,希腊人全力抵抗,最终击退了波斯帝国。

然而虽然希腊人历史中,波斯帝国是个反派,但是从历史成就来说,波斯帝国是人类文明历史上,可以排上号的超级文明帝国,其影响、疆域,丝毫不弱于我们常说的罗马帝国。

公元前553年居鲁士二世建立波斯帝国,疆域曾横跨亚细亚洲、阿非利加洲、欧罗巴洲三大洲,现在地理上的埃及、土耳其,乃至整个中东,都是它的势力范围。可以说在波斯帝国强盛的公元前时代,它就是霸气的代名词。

文明所携带文化传承的时间长短,是一个国家是否有底蕴的基本要素。因而对于现代世界观来说,一个2千年前的超级帝国,它的底蕴,可能只有源远流长的东方神龙中国可以媲美了。

波斯帝国这个名字,超霸气、有底蕴,却为何突然改成了伊朗?-

但遗憾的是,就是这么一个即霸气、又有底蕴的“波斯”,却在我们翻开世界地图之时,完全找不多,仿佛从未存在过,然而他真的消失了吗?答案当然是没有,波斯只不过是改了名字,目前有个让人很陌生的名字“伊朗”。

波斯为什么要改名?不光我们现代人有疑惑,1934年12月28日,英国驻波斯大使许阁森也短暂的感觉非常奇怪,他为此还给英国东方事务大臣乔治·伦德尔发去密信,强调自己收到了一个“奇怪”通知。

通知的内容是,波斯要改名伊朗,波斯人以后叫伊朗人,波斯不再作为正式国名存在,“伊朗”二字,将承接“波斯”二字的功能。

至于为什么波斯要上升到外交层面给自己“改名”,其实这一切都是“翻译”惹的错。波斯和伊朗在表达的事物上,本质上都是一样,一个活跃在今天伊朗高原的国度。

其中“波斯”是希腊人记载那个侵略它领土的伊朗高原国度时,所给对方取得称谓。而由于近代的文明主旋律西方文明,几乎都来源于希腊文明,所以“波斯”这个称谓沿用到了近代。

波斯帝国这个名字,超霸气、有底蕴,却为何突然改成了伊朗?-

“伊朗”这个词,本身是来源于雅利安语系传承,意思为“雅利安人的土地”,是建立波斯帝国的这个单一民族自称。

这就跟我们中国汉人王朝时,外国人看到中国人,都喊“中国人”,而在王朝版图内部,中国人称呼自己为“汉人”的情况类似。

简而言之就是,波斯是外人对伊朗人的称呼,伊朗人从来都叫自己伊朗人,改名不叫改名,应该叫拨乱反正、以正视听。

但除了“以正视听”,波斯人的这次改名,还有一个小心思,就是找自信,二战时期,以纳粹为领头,全世界掀起了雅利安人热,追捧雅利安民族为全世界最优秀的民族。

伊朗的意思是“雅利安人的土地”,波斯改名“伊朗”无疑是想把自己,淹没在全世界的“赞扬声”中,找回属于波斯帝国傲视天下的信心、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