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大家所熟知那样,胡亥之所以能登基,是因为赵高勾结李斯篡改秦始皇遗诏,逼迫真正的继承人扶苏自杀。作为丞相的李斯在这场继承风波中扮演关键角色。此时的李斯若不答应赵高矫诏,笃信儒家的扶苏成功登基,秦朝就不会有二世而亡的遗憾,今天的汉人称“秦人”的几率极大。

历史没有假设,为什么李斯在面对抉择之时,他选择站在赵高、胡亥一边,而不是扶苏、蒙家。其实这一切都是利益盘算而已,没有什么忠君道义。李斯是典型的法家,担任丞相之后,主导中央集权制、郡县制、《秦律》推行,统一文字、度量衡等,被我们诟病千古的焚书坑儒就是李斯提出。

公元前213年,李斯提出禁止百姓以古非今,以私学诽谤朝政。秦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下令焚烧《秦记》以外的列国史记,以古非今的灭族;禁止私学。正是因为李斯的推动,秦朝确立法家治国为根本,这是李斯最骄傲、最高光的时刻。

不过扶苏此时却站在秦始皇、李斯的对立面,当秦始皇准备对肆意诋毁他的儒家、方士动刀的时候,扶苏站出来“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正是因为这句话,直接促使扶苏被贬边关。

秦始皇虽然没有采纳扶苏建议,并且还大发雷霆。但扶苏在此刻的态度和立场已经被李斯看得非常明确——扶苏登基,儒家大兴,而这对于终身践行法家的李斯来说是末日。

相对的赵高善律法,是法家门人,胡亥又是他的学生,以此类推若胡亥登基,对于以李斯为代表的法家集团来说明显是大利。

法家成败牵扯李斯荣辱,李斯帮胡亥是定局,是他当时最好的选择。只是李斯高估自己能量,低估赵高的野心、胡亥的无能,最终落个腰斩结局。


本站站长:袁载誉,文史作家,著有《互联网简史》,专注科普历史知识,分享公版史料,传播人类瑰宝。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袁史”,回复数字“01”,分享给您我珍藏的1000G历史文献资料,包括老照片、历史文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