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遇春(1330年—1369年8月9日),字伯仁,号燕衡。祖籍南直隶怀远(今属安徽),和阳(和州,今安徽和县)人,明朝开国名将。

元顺帝至正十五年(1355年),归附朱元璋,自请为前锋,力战克敌,尝自言能将十万众,横行天下,军中称常十万,官至中书平章军国重事,兼太子少保,封鄂国公。洪武二年,北伐中原,暴卒军中,年仅四十,用宋太宗丧韩王赵普故事,追赠翊运推诚宣德靖远功臣、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太保、中书右丞相,追封开平王,谥号忠武,配享太庙。

常遇春(明朝开国名将)-袁载誉读明朝

常遇春画像,取自清代上官周《晚笑堂画传》

常遇春生平

早年征战

常遇春体貌奇伟,勇力绝伦,猿臂善射,统军有方,至正十二年(1352年)初为刘聚麾下,后察觉到刘聚不能成事。又听闻人在和州的朱元璋恩威日著、兵行有律,遂单独率领十余人,前去归附朱元璋。至正十五年(1355年)四月,常遇春未到时,在田间睡觉,梦见有神祇身披盔甲手持盾牌说:“起起,主君来。”常遇春惊醒,正好碰见朱元璋,常遇春上前迎拜,并请求朱元璋让其加入麾下。不久后,常遇春自请担任前锋。朱元璋说道:“你只不过是因为饥饿来寻找食物,我怎么能将你留下呢?”常遇春仍坚决请求。朱元璋便说道:“等到渡江之后,你再来为我效力也不迟呀?”

同年六月,常遇春随朱元璋渡江南下,参加采石(今马鞍山市之南)战役,进逼牛渚矶,元兵列阵矶上,朱元璋军船离岸三丈多,没人能登上岸。常遇春飞舟而至,朱元璋命他向前冲击,常遇春领命,挥戈直冲向前。元兵抓住他的戈,常遇春乘势一跃,跳上石矶,大声喊叫冲入敌阵,元军望风而逃。诸将乘胜上岸攻击,于是攻克采石,攻取太平。常遇春被授以总管府先锋,晋升为总管都督。当时,朱元璋将士的妻子儿女及辎重都在和州,元中丞蛮子海牙再次以水师袭据采石,使朱元璋军回和州的道路中途被阻。朱元璋亲自率军进攻,派常遇春到处布兵迷惑元军,分散元军的兵力。两军会合后,常遇春操纵轻舟,将蛮子海牙的船队一分为二,然后从左右两侧猛攻,将其大败,尽获其船,江路重新畅通无阻。随即受命驻守溧阳。至正十六年二月,跟随朱元璋进攻集庆,功劳最大。

讨陈友谅

攻占集庆后,常遇春随徐达攻取镇江,进取常州。张士诚军将徐达围困在牛塘,常遇春前去援救,擒获敌将,晋升为统军大元帅。次年,攻克常州,升为中翼大元帅。又随徐达进攻宁国,被飞箭射中,他裹住伤口之后坚持战斗,攻克宁国。另外攻取马驼沙,以水师攻取池州,晋升为行省都督马步水军大元帅。又随徐达攻取婺州,转任同佥枢密院事,驻守婺州。至正十九年(1359年)七月,常遇春率部进攻衢州,首先派奇兵突入围绕南门外的小城,毁掉敌军武器,然后发动猛攻,将城攻破,俘获士兵一万人,晋升为佥枢密院事。不久,常遇春率军进攻杭州,战斗失利,应召返回应天。同年十一月,跟随徐达攻取赵普胜的水寨,随守池州,大破陈友谅近卫兵于九华山下,斩首万人,生擒三千人。常遇春说:“这是一支劲旅,不杀会成为后患。”徐达认为不可,于是上报朱元璋。而常遇春先前在夜晚已坑杀俘虏过半,朱元璋不高兴,于是将其余俘虏全部释放。

至正二十年(1360年),陈友谅进逼龙湾,常遇春以五路军设下埋伏,大破陈友谅军,收复太平,功劳最大。朱元璋率军追击陈友谅至江州,命常遇春留守,他执法严格,城中军民井然守序,不敢有所冒犯,又晋升为行省参知政事。并随攻安庆,陈友谅军出江四处拦截,常遇春率军出击,陈友谅军慌忙调头逃跑,乘胜攻取江州,然后还守龙湾,兵援长兴,俘杀张士诚军五千余人,张士诚军将领李伯升突围逃走。此后,常遇春军受命加固安庆城。在此之前,朱元璋所任用的将帅中功劳最大的,有平章邵荣、右丞徐达与常遇春三人。而邵荣此时与参政赵继祖图谋设伏兵发动兵变。事情败露之后,朱元璋想赦免邵荣的死罪,常遇春秉直说道:“为人之臣有了谋反的罪名,还有什么可以原谅的呢?我决不与其共生。”朱元璋于是赐邵荣喝酒,流着眼泪将其处死,因为这件事,朱元璋更加倚重常遇春。

池州守将罗友贤占据神山寨,私通张士诚,常遇春将其打败并斩首。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又跟随朱元璋援救安丰,等到常遇春率军到达时,吕珍已经攻陷安丰,杀死刘福通,听说大军到来,便率强兵扼守,朱元璋左右军都进攻失败,常遇春横击敌阵,三战三捷,俘获士兵、马匹无数。然后跟随徐达围攻庐州。城将攻破时,陈友谅围攻洪都,常遇春应召返回,与陈友谅军在彭蠡的康郎山遭遇。陈友谅军船大,又处于上流,前锋非常强大。常遇春协同诸将投入作战,呼声震天动地,无不以一当百。陈友谅部下张定边直冲朱元璋的指挥船,船已搁浅,朱元璋处境非常危险。常遇春射中张定边,朱元璋的船才得以脱险,而常遇春的船却又搁浅。这时,有一只坏船顺流而下,碰撞常遇春的船只,这才得以离开浅滩。转战三日,放火烧毁陈友谅军船只,湖水因此变成红色,陈友谅不敢再战。诸将认为陈友谅军兵力仍然较强,想放他们离开,唯独常遇春不说话。等到船出湖口时,诸将正要放船东下,朱元璋却命令扼住上游。常遇春便溯江而上,诸将跟随其后。陈友谅走投无路,率百船突围。诸将半路拦截陈军,陈友谅军于是分崩瓦解,陈友谅战死,史称“鄱阳湖之战”。还师之后,常遇春功劳最大,朱元璋赏赐给他很多黄金、布帛、田地。攻武昌时,朱元璋返回应天,命常遇春留下督军围困武昌。

讨张士诚

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朱元璋即吴王位,晋升常遇春为平章政事。朱元璋又派兵进攻武昌,陈汉丞相张必先自岳阳来援,常遇春乘其还未会合,迅速进攻,将张必先擒获。城中士气尽失,陈理投降,常遇春尽取荆、湖之地。然后随徐达攻取庐州,另外率军平定临江的沙坑、麻岭、牛陂等寨,擒获知州邓克明,攻下吉安。围攻赣州,熊天瑞固守不下。朱元璋派使者告诫常遇春:“攻克此城时,不要多杀人。如果获得了地盘却没有人民,那又有什么好处呢?”于是常遇春疏通壕沟,设立栅栏,围攻赣州,屯兵六个月,熊天瑞兵力耗尽,于是投降,常遇春没有杀他。朱元璋大为高兴,赐信褒奖勉励。常遇春于是凭军威招降了南雄、韶州,回军时又平定安陆、襄阳。又随徐达攻克泰州,打败张士诚的援兵,督促水军在海安坝建造围墙阻拦敌军。

同年秋天,常遇春任副将军,率军伐吴。在太湖、毗山、三里桥打败张士诚军,进逼湖州。张士诚派兵来援,驻扎旧馆,出现在常遇春大军之后。常遇春率奇兵由大全港扎营东阡,更处于张士诚援兵之后。张士诚军派出精兵出击,常遇春率军奋力攻击,将敌兵打败。在平望袭击其右丞徐义,将其赤龙船全部烧毁,又败之于乌镇,向北追击至升山,攻破其水陆寨,将旧馆援兵全部俘获,湖州遂被攻下。进而围攻平江,驻军虎丘。张士诚偷偷率军靠近常遇春,常遇春与其战于北濠,将其打败,几乎俘获张士诚。至正二十六年八月,经过十个月的攻坚战,突破平江城,俘虏张士诚及其部下25万人,为之前独身大战万人而死的丁德兴报仇,晋升中书平章军国重事,封鄂国公。

北伐大都

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十月,常遇春被授为征虏副将军,随徐达北伐。朱元璋亲自嘱咐他:“面对百万之众,击溃敌人精锐部队,攻陷敌人的坚固阵地,无人能比得上副将军。我不担心你不能打胜,而担心你轻战。你身为大将,好与兵卒角斗,这尤其不是我所期望的。”常遇春跪下拜谢。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称帝,任命常遇春兼太子少保。随攻山东诸郡后,又攻取汴梁,进取河南。元兵五万军队陈兵洛水之北,常遇春单骑冲向元阵,元军二十多名骑兵手持长矛一齐刺向常遇春,而常遇春一箭将其前锋射死,大叫一声冲入元阵,麾下士兵也跟随他向前冲去。元兵大溃,常遇春追奔五十余里。降服梁王阿鲁温,河南郡县依次被攻下。常遇春到汴梁谒见朱元璋后,与徐达一起攻下河北诸郡。先锋攻取德州后,常遇春率水师沿黄河而进,破元兵于河西务,攻克通州。八月,与徐达攻破大都,元顺帝北逃,另外攻下保定、河间、真定。

常遇春与徐达一起进攻太原,扩廓帖木儿前来救援。常遇春对徐达说:“我军骑兵虽然已经聚集,但步兵还未赶到,突然与敌人发生战斗,一定会死伤很多,只有趁夜攻打才能获胜。”这时正好扩廓帖木儿的部将豁鼻马前来约定投降之事,便暂且请他作为内应,挑选精锐骑兵口含木片,悄悄出发去袭击敌人。扩廓帖木儿当时正点着蜡烛学习军书,仓促之间不知所措,赤着一只脚,骑上一匹瘦弱的马,率领十八名骑兵逃往大同。豁鼻马投降,常遇春获得四万士兵,攻克太原。常遇春追击扩廓帖木儿到忻州之后才返回。朱元璋下诏改常遇春为左副将军,位居右副将军冯胜之上。然后向北攻取大同,转而攻下奉元路,与冯胜军会合,向西攻占凤翔。

洪武二年(1369年),元将也速进攻通州,朱元璋命令常遇春返回警备,命平章李文忠为副手,率九万大军从北平出发,向会州前进,在锦州击败元将江文清,在全宁击败也速。进攻大兴州时,将一千骑兵分八路埋伏。守将趁夜逃走,常遇春将他们全都擒获。之后率军攻占元上都,元顺帝逃奔和林。胜利而归,途中行至柳河川(今河北赤城县龙关镇西),以“卸甲风”病暴卒,年仅四十。朱元璋闻讯写诗痛悼:“忽闻昨日常公薨,泪洒乾坤草木湿”,陪葬孝陵,葬于金陵太平门外。史载常遇春“爱抚士卒”,“每与敌战,出则当先,退则殿后,未尝败北,士卒乐为之用”。追封开平王,谥号忠武。

全文转载自维基百科,部分内容有删减

常遇春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wikipedi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