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金岳霖回忆录,是金岳霖先生晚年口述,他的学生刘培育整理的。

一身诗意千寻瀑pu,万古人间四月天,林徽因女士的追悼会上,金岳霖先生用滔滔不绝的赞美之情,歌颂了他的挚友民国才女林徽因。而他对林徽因的单相思,也因此传为一段痴情佳话。为了林徽因,金岳霖终身未娶,林徽因死后,80岁的他依然为其庆生 ;金岳霖独自喝闷酒,守林徽因坟墓一整夜,是深情还是不甘心?金岳霖痴爱林徽因一辈子,梁思成再婚那晚,在她坟前依墓而眠。这是当今媒体最喜欢的标题,仿佛金岳霖先生的一生只有林徽因。

金岳霖回忆录-袁载誉

但金岳霖先生,他的一生不仅仅有挚友林徽因,还有很多有趣的朋友、打趣的经历、非常有趣的人生。我手上这本金岳霖回忆录,是金岳霖先生晚年口述,他的学生刘培育整理的。不是正式的对外文档,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会被整体成书流传,所以有词酌句都非常的随和,阅读字里行间时,仿佛一位街口茶馆的老者,喝着盖碗茶,扇着蒲扇,侃侃而谈他有趣的人生,文字不华丽,但是可以让阅读者身临其境。

比如谈到自己学校生涯,他不忘吐槽了下清华奢侈的伙食。那个时候清华学堂的伙食糟的很,四大碗,四大盘全是肉。不好,吃不来。

谈论自己的教学生涯,他也会毫不避讳的说。赵元任本来在清华大学教逻辑,不教了,要我代替,就这样,我教起逻辑来了。我也只好边教边学。1931年,我又有机会到美国留学一年,就到哈弗大学的谢非先生那里学逻辑。我告诉他说,我教过逻辑,可是没有学过。他大笑了一阵。

聊到跟梁思成、林徽因的关系,他也会趣味的说,我和他俩抗战前在北京住前后院,每天来往非常之多。我做了下面这一对联:“梁上君子,林下美人。”思成听了很高兴,说“我就是要做梁上君子,不然我怎么能打开一条新的研究道路,岂不还是纸上谈兵吗?”林徽因的反应很不一样,她说:“真讨厌,什么美人不美人,好像一个女人没有什么事可做似的,我还有好些事要做呢!”我鼓掌赞成。

回忆贵在细节,金岳霖回忆录全书是片段式的回忆,虽然不系统,且非常的短,但满满的全是细节,都没有加工的文字,朴素而真实。

好了!最后感谢北京大学出版社的赠书,书是好书,内容是绝佳,假如想了解金岳霖其人其事,这本书品一品,定有收获。

金岳霖回忆录-袁载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