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百年国耻的“祸根”,不在鸦片战争,它的“潜伏”时间更长

近代百年国耻的“祸根”,不在鸦片战争。我承认在鸦片战争中,中国战败,才被英国从天朝上国的自信上给一脚踢了下来,是百年国耻的起点。

但是中国近代落后西方,被动挨打的祸根,“潜伏”在中国社会的时间,远比鸦片战争要长得多。

西方科技文明在清朝早期就有,被称为“西学”,清朝的中国皇帝对“西学”也并不陌生。

康熙曾努力向传教士学习代数、几何、天文、医学等方面知识,雍正更是设置西洋学馆,培养中西交流人才。成批量的西学著作也是收录进了《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等清朝官修百科全书。儒家高级知识分子、帝王们都可学习查询。

我们做了这么多,但结果却是没有结果,我们错过了“西学”。面对我们的错过,很多人这么找理由,说我们看不到好处,所以错过。

但这其实不是的完整的事实。康熙曾下令利用经纬图法、三角测量法等近代科技手段,完成了精准度极高的《康熙皇舆全览图》。《康熙历法》为代表的清朝历法,也是出自传教士的天文学成果。清朝在实践中是在运用“西学”成果。

即使在使用,我们却依旧错过“西学”,我认为是“态度”问题。

古代中国人搞学问,讲究“夫学者研理于经,可以正天下之是非,征事于史,可以明古今之成败,辨人于子,可以察人事之善恶。余皆杂家也”。

我们中国人的学习传统就在人和人那点事上。“西学”所代表的科学技术,“技”是核心点之一,而这不是中国读书人第一学习对象,是杂学。

再说深层点,“西学”诞生于基督教文明,在中国传播“西学”的也是传教士,传教才是目的,传“科技”只是衍生品。

传教士携基督教而来,是带来了一种新的解释世界的方式,试图把中国变成基督教国家、让皇帝信上帝。这是砸儒家的饭碗,儒家学者对传教士有天然的防备心。

清朝入关后的皇帝,作为儒家正统的保护者,二者是命运共同体,冲击儒学,等同于动摇皇帝统治根基。皇帝也会谨慎采纳。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想,“西学”这么好,当时读书人是傻子吗?有好东西却不学,化成儒家的就好,历史上胡服骑射也干过。

这想法有点想当然,“西学”好,是中国清末挨打后,中国知识阶层才普遍接受。

在挨打前,几千年的时间里。我们从皇帝到百姓,主流的舆论场,都是认为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好的,而外来的东西,就算是现代眼光中确实先进,也会被认为是蛮夷之物,不被重视。

传教士的目的对中国传统秩序具有威胁性,古代中国人对“技”的不重视。造成中国古代社会主流舆论场对“西学”的抵触情绪,出现不愿意全力接受,甚至不肯多看两眼的态度。

正因如此,我们中国开始逐步落后西方,东西国力颠倒。这才是我们近代挨打的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