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小县沅陵,在古代,它的传承“秘术”,让人谈其色变

撰稿:袁载誉,Beasty王彬

在一众武侠小说中,总会有一两个角色拥有放蛊这个技能。尤其在金庸的小说当中。在《倚天屠龙记》当中,有一段明教神医蝶谷医仙胡青牛对张无忌说;“……有一个少年,他在贵州苗疆中了金蚕蛊毒,那是无比的剧毒,中者固然非死不可,而且临死之前身历天下诸般最难当的苦楚。我三日三晚不睡,耗尽心力救治了他……”

湖南小县沅陵,在古代,它的传承“秘术”,让人谈其色变-袁载誉

小说里说的“金蚕蛊毒“就是金庸创造的,而”蛊“相传就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不外乎蚂蚁、蜈蚣、长蛇本地常见的。放蛊是我国古代遗留下来的秘术,尤其是在湘西,闹得非常厉害,人们谈蛊色变。蛊毒、赶尸、辰州符就是湘西三大秘术,今天就给大家讲一讲三大秘术融合地以及辰州符发源地——古辰州今沅陵。

辰州符在古代,尤其是闻名全国,是辰州地区的巫师们首创的。辰州就是现在的沅陵,在湖南怀化的北边,湖南西北。处在沅水中游,沅陵历史十分悠久,新石器时期就有先民在此渔猎农耕,而在之后的历史中,也总是闪着微光。春秋时期属于楚黔中郡管辖,秦大一统后延续为其管辖。

值得一提的是,秦时为了统一思想,焚书坑儒,朝廷博士官伏胜冒险藏书简上千卷于沅陵二酉山洞中,保存了中华文化火种。到公元前202年汉高祖五年就已经设置沅陵县了,属于武陵郡的管辖,没错,就是陶渊明描绘的桃花源,里面的居民也确实是秦时避乱从湖北迁来的。而辰州这个名字,是在隋朝时废除原来沅陵郡的名字,又因为临近辰水得来的,沅陵也一直是它的县治。

湖南小县沅陵,在古代,它的传承“秘术”,让人谈其色变-袁载誉

就如《桃花源记》中描绘的一样,辰州藏在湘西偏僻荒蛮的地方,又是苗族、土家族等少数民族的聚集地,它受中国正统儒家文化的影响不深,相反,一种从采集狩猎时期就发展起来的对自然神崇拜、图腾崇拜和对祖先崇拜的巫傩文化始终占据主流。

本意是古代能以舞降神的人。而 “是在巫的基础上发展的驱除妖魔、病痛的娱神娱人的祭祀活动,相传是为了对付颛顼三个变成疫鬼的儿子,巫戴上祖先蚩尤的面具,披上象征楚祖先图腾的熊皮,拿上蚩尤发明的戈和矛,一边发出傩、傩的声音,在宫廷或者民间进行驱赶疫鬼的表演。

听起来着实像伪科学,但是这样的巫术加上巫医之术,在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过渡的过程中,可是很有利于社会秩序的稳定,最兴盛是在周朝,被纳入的范畴,而且历朝历代还对它加以传承。

现在或许还能看到这样的表演:高高架起的木梯上,依次安插着24把锋利的杀猪刀,民间老艺人背着一个小孩唱着咿咿呀呀的傩歌,赤脚踩着刀攀登直上,又轻巧地下梯,走过烧得正旺的炭火;或者是一彪形大汉赤膊躺在刺床上,来回滚动却毫发无伤;又或者把手伸入滚烫的油锅,又面不改色地举起手。上刀山,下油锅,过火海那叫一个惊险又刺激。

湖南小县沅陵,在古代,它的传承“秘术”,让人谈其色变-袁载誉

湖南小县沅陵,在古代,它的传承“秘术”,让人谈其色变-袁载誉

巫师们要完成这样地表演而毫发无伤,就要依靠辰州符,辰州符就是巫傩文化中的灵魂。相传上古时,五溪八蛮峒,出了三位胡姓神仙姐妹。大姐名叫胡琼,手执金交箭;二姐名叫胡英,手执分光镜;三姐名叫胡秀,手执真宝灯。这三人都是五溪著名的三大巫师。那个时候正是母系社会晚期,女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很高。胡氏三姐妹聪明过人,办事能力很强,在群众中威望很高。胡琼取虫鸟之迹併而成符,胡英取禽兽之声,演绎成咒。胡秀偶见水牛出水喷气之状,萌发灵思,便集符咒于器中而成圣水这个法术用来治病、驱邪好不灵验因此辰州人相继效仿,得到广为传播,胡氏三姐妹则成为辰州符咒的创始人。

画符一定要用墨或者朱砂,说是人见是朱砂,鬼见是火轮,而且异常恐惧。中国最早的古籍之一《逸周书》就已经有湘西、黔东、鄂西南一带少数民族开采朱砂的记载,在这些地方中,以辰州出产的最好,所以朱砂也有辰砂之称。古代巫师炼长生不老的仙丹,也是以它为原料,或许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也少不了它。

辰州符最初形式简陋,象征意义也简洁明了。但随着传播范围越来越大,图形诡秘莫测,字不想字,人不像人,实在如鬼画符一样复杂难认。而且画符没有规定的笔顺,各个巫师的理解不同,地域、习俗、民族的差异,又形成了各自的门派与风格,叫一个师公一道符。巫师们也只认自己门派的符咒,并且深信只有自己门派的才有效力。

湖南小县沅陵,在古代,它的传承“秘术”,让人谈其色变-袁载誉

也许有人觉得这个符咒和道教的非常相似,事实上在东汉顺帝时,江苏沛县人张陵,在西南地区鹤鸣山修道,拜当地氐羌人巫师——“为师,学习画符,念咒、驱鬼逐邪,为人治病等法术。再以老子的道学原理加以包装,并写成道家经文24篇,于是名声大震,成为道教的创始人,尊老子为道教主神,自封张天师。道教中的很多符箓即从上古巫术中继承而来,又汲取和发展了辰州符。辰州符也由此走出湘西,走出中国,在日本、朝鲜、韩国也能听到它的名字。

虽然古辰州的名号已然淡出人们的视野,但是巫傩文化作为古老又神秘的民俗文化在湘西北的民间生活中依然占有重要地位。也难怪沈从文在看到巫师穿着大红法服,高唱送神曲后发出感叹: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二千年前中国会产生一个屈原,写出那么一些美丽神奇的诗歌,原来他不过是一个来到这地方的记录人罢了。早在屈原投入沅水那一刻,这个地方就已经充满瑰丽奇幻色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