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袁载誉,shadow

以前很多人在跟我讨论古代皇帝的荒淫无道,可以做到什么程度的时候,往往提到的都是纣王的酒池肉林、炮烙之刑、七窍之心等。

不过我比较不合群,我始终觉得论“无道”,纣王虽然是帝王中的“先行者”,但是手法较后世的这位帝王是要差一截的,给人的震撼也要小点。

在位不到2年,却残暴极致,把叔当猪,抢姑姑当老婆,逼宫女裸奔-

刘子业剧照

刘宋第六位皇帝刘子业,是我心目之中最残忍、最无道、最应该被谴责的古代帝王。他的行为简直不能用野蛮来形容,说他不是人都不为过。完全没有了礼仪、伦理等组成的羞耻心。

然而如此残暴的帝王刘子业,却在登基前,隐藏的不错,没有完全暴露。甚至还一度被认为是一个好读书的好皇帝苗子,在儒家大臣眼中,是一个可能有大作为的好皇帝。

《南史》:帝少好读书,颇识古事,粗有文才,自造孝武帝诔及杂篇章,往往有辞采。

然而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即位后,刘子业悖然变色,面无哀容,露出吃人的獠牙。

刘子业继位初期,南宋的朝堂一直是被曾任太子旅贲中郎将的戴法兴掌控,任何朝廷命令都得经过戴法兴的手。

《南史》:凡诏敕施为,悉决戴法兴之手。

但就是这位出自太子东宫的人,理论上的刘子业发家班底,刘子业却在465年赐死了他,并且血洗朝堂中他的亲信。而没了戴法兴的“制衡”,刘子业开始放飞自我,开始自己的疯狂。

把叔当猪

皇帝的叔叔作为皇亲国戚应该是皇帝之下,万人之上,享尽荣华富贵,但是刘子业却并不这么认为,他的眼中这群叔叔跟畜生差不多。

刘子业的操作下,他将自己三个叔叔给抓起来,并且当看到他们长得很胖的时候,心中开始有了戏耍的诉求。于是全然不顾这群人是自己的长辈,强行将三位王爷关入竹篮编的猪笼,并且让人称称到底哪个重,还给最胖的湘东王刘彧弄了个封号“猪王”。

《宋书·卷七十二·列传第三十二》:休仁(建安王)及太宗(湘东王刘彧)、山阳王休祐,形体并肥壮,帝乃以竹笼盛而称之,以太宗尤肥,号为“猪王”。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刘子业用称重羞辱湘东王刘彧是猪还不够,他还下令要刘彧把这个猪给当到底,要刘彧像猪一样吃东西。

《宋书·卷七十二·列传第三十二》:尝以木槽盛饭,内诸杂食,搅令和合,掘地为坑阱,实之以泥水,裸太宗内坑中,和槽食置前,令太宗(湘东王刘彧)以口就槽中食,用之为欢笑。

刘子业下属的强迫下,湘东王刘彧被扒掉衣服,扔进泥坑像猪一样,用嘴巴直接吃用泥水搅拌的杂食。一旁的刘子业看到像极了猪的叔叔,得意洋洋地大笑,尽情享受扭曲变态行为所带来的快感。

强迫姑姑当老婆

除了把长辈当猪,刘子业另一留名耻辱柱的荒唐事,是强抢自己的姑姑入宫当自己老婆,无视礼法、道义,荒唐至极。

新蔡公主刘英媚是刘子业的姑姑,也是卫将军何瑀之子何迈的妻子。但她哪曾想到在465年,自己迎来了最黑暗的一天。

刘英媚按照礼节回宫向自己侄子刘子业行礼。但哪曾想,这个侄子尽然贪图她的美色,强迫其发生关系。并且还胁迫她不能再回夫家。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十》:帝纳主于后宫,谓之谢贵嫔;许言公主薨,杀宫婢,送迈第殡葬,行丧礼。

为了掩盖自己的不伦行为,刘子业假巴意思的给姑姑定了突发疾病去世的由头,并且杀个宫女充当姑姑尸体,大摇大摆的给姑姑办起葬礼。

葬礼办完后,刘子业更是大摇大摆的将姑姑封赏为自己嫔妃,并且带着她出入市井,而这一切,当时的老百姓,往往都知道,这个坐在刘子业旁边的就是新蔡公主。

《宋书卷七·本纪第七》:以宫人谢贵嫔为夫人,加虎贲靸戟,鸾辂龙旂,出警入跸,实新蔡公主也。

善恶终有报‍‍

除了让叔叔们当畜生、强求姑姑当老婆,刘子业在夫妻事上,还做了一件酒池肉林的升级版。刘子业出游华林园竹林堂时,命令宫女赤裸身体相互追逐、戏笑,只要宫女有拒绝的神色,当即就杀掉。

更为可怕的是,刘子业不但羞辱自己下属,还把自己的老婆、姐姐、妹妹们当玩物。要求自己的下属,在自己面前羞辱自己的这群至亲、至爱,以此换取某种变态的刺激感。

《资治通鉴·卷一百三十》:戊午,帝召诸妃、主列于前,强左右使辱之。

刘子业作为汉人皇帝,却将华夏礼仪践踏,完全如同野蛮人一般。善恶终有报‍‍,刘子业暴行引起朝中忠良之士的不满,466年1月1日,在他最喜欢的华林园竹林堂被刺身亡,而这距离他464年闰五月十六日登基,2年不到。

刘子业用2年不到的时间,却恶名流传千古,也算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