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在我们的印象中,往往是东南亚的特色物种,我国挨着东南亚的云南边境会有一些,反正就不是我们华夏大地的主流动物。

然而3月20日三星堆遗址公布最新发现,似乎要推翻我们的常识,根据《川观新闻》的报道:走进发掘现场的3号坑附近,可透过工作舱玻璃,望见长5.8米,宽2.5米左右的长方形祭祀坑位,祭祀坑四周是深褐色的泥土。目前该坑发掘深度为1.8米,预计深度约2米。在坑内约15平方米的空间里,集中发现了100多根象牙和圆口方体铜尊等……。

在四川平原之上,仅仅15平方米空间里面,却层层叠叠的堆积了100余根象牙,可见大象很大程度上,在亚洲可能就不是东南亚独有动物,中国也曾拥有过,毕竟三星堆作为祭祀环境下的遗迹,按照古人的思维,祭祀一定要拿自己最身边最熟悉的物种下手,这不我们周朝很长一段时间就是拿猪肉祭天,并取了个很有文化的名字“彘肉”。

而从《山海经》:“西南有巴国,又有朱卷之国,有黑蛇,青首,食象。”中的记载来看,当年的四川等地确实是有被称为“食象”的大象在活跃,

至于为什么蜀人会拿大象来祭祀,很可能跟《周礼·秋官》所提“壶涿氏,下士一人,徒二人”,“掌除水虫,以炮土之鼓驱之,以焚石投之。 若欲杀其神, 则以牡午贯象齿而沈之, 则其神死,渊为陵”有关。在古代中国,由于华夏一脉是沿河而居、而繁衍生息的民族,所以河道的泛滥与否一直是关于民族生存的头等大事。

相对的,根据周礼的说法,大象的牙齿在这个时间,往往会被用于祭祀河水,是古人迷信治水的一种方式之一。

象牙可以治水?跟三星堆为何有必然联系?

《成都通览》作者傅崇炬说:“四川虽为山国,成都实为泽国,因江河贯通。”

四川四周虽然高山林立,但是以成都为代表的盆地底部平原却并不安定,四川西边高耸的青藏高原,所带来的水来,让四川注定河流众多。河流虽然能养育生命,但多条河流交错纵横,结果往往会是湖沼密布、江河纵横。夏日洪水肆虐,冬季荒草遍野。

正是因为古代四川水患严重,司马迁在写史记的时候,直接写道“禹生于西羌……尧遭鸿水,黎人阻饥。禹勤沟洫,手足胼胝。言乘四载,动履四时。娶妻有日,过门不私。九土既理,玄圭锡兹 ”。将大禹认定为古蜀人,我们耳熟能详的大禹治水,在可能就是基于四川盆地出发,进而辐射全国。

《蜀王本纪》:时玉山出水,若尧之洪水。望帝不能治,使鳖灵决玉山,民得安处。鳖灵治水去后,望帝与其妻通。惭愧,自以德薄不如鳖灵,乃委国授之而去,如尧之禅舜。鳖灵即位,号曰开明帝。

蜀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王权交接,望帝让位开明帝,就是二者在比赛自己的治水能力而得出。

蜀国的古民,仅仅只用帝王是否帮忙把水患给治理了, 就追随谁。可见水患在当时就是古蜀国人民最迫切的民生需要。

四川有水患,迷信说法中大象能治水,四川当地又有大象,三星堆是古蜀国的重要遗址,因而三星堆的象牙不是凭空而来,他是数千年前,古蜀人民面对绝望的一种无奈抉择。

除了大象牙齿是本地有的,目前学术界还流传一个广为人知的说法,根据三星堆发现大量贝壳制品,因而专家怀疑,古蜀国比我们想的强大,他很早就跟东南亚国家进行贸易。大象仅仅只是他们对外采买回来的战略物资。


作者:袁载誉,文史作家,代表作《互联网简史》。微信公众号“袁史”,私信回复“01”,分享给你1000G文史资料包,包括清末老照片、地方志、经典古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