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大贪官?苏州大饥荒,饿死者遍地,他是父母官,却胡吃海喝

《梦溪笔谈》:皇佑二年,吴中大饥,殍殣枕路,是时范文正领浙西,发粟及募民存饷……。

吴中即今天的吴中区,隶属于江苏省苏州市,是苏州市的中心区。皇佑是宋仁宗赵祯的年号,大约为1050年。殍殣,指饿死的人,枕是躺着的时候,把头放在枕头上或其他东西上。

1050年,苏州爆发大规模的饥荒,饿死者遍地躺着,而此时的范仲淹,被朝廷紧急委任要职,负责赈济灾情。但是范仲淹作为喊出“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的大学士,却在赈灾的时候被人举报了,举报者说范仲淹是个十足的大贪官。难道心怀百姓的大文人是伪君子?

《梦溪笔谈》:监司奏劾杭州不恤荒政,嬉游不节,及公私兴造,伤耗民力。

范仲淹是以浙西长官身份督办吴中(苏州),浙西包含浙江北部和江苏的苏南地区,其中杭州是首府级驻地。因而奏劾杭州,就是在皇帝面前说范仲淹不好。

指责的内容更是直接挑战了儒家治国底线。说范仲淹“不恤荒政,嬉游不节,及公私兴造,伤耗民力”,不但没有做好赈灾工作,个人还不加节制的娱乐、享受,甚至不顾财政困难,大修土木。综上诉罪状,范仲淹是十足的大贪官,然而事实真的就是这样吗?

从范仲淹的所做所为来看,监司并没有冤枉他,所有的指责,在外行人面前确实是十恶不赦。

《梦溪笔谈》:吴人喜竞渡,好为佛事。希文乃纵民竞渡,太守日出宴于湖上……。

范仲淹到任之后,得知苏州人喜欢赛龙舟、以及佛事,于是以官员的名义站台,积极的扩大辖区内的龙舟规模,并且自己坚持每次都参加,与赛事组织者谈笑风生、大吃大喝。

《梦溪笔谈》:……诸寺工作鼎兴。又新敖仓吏舍,日役千夫。

灾难之年下,范仲淹还积极地劝说寺庙要多修佛像、佛堂。敖仓在古代特指仓库,范仲淹为了翻新官吏的住所、官府的仓库,日常动用1000人参与修建工作。

政府赈灾物资都不够,范仲淹却去做一些修佛堂、赛龙舟、修官舍等跟老百姓生存一点不沾边的事,在为民请愿的官才是好官的古代社会,范仲淹受十恶不赦的指责没有毛病。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梦溪笔谈》:……是岁,两浙唯杭州晏然,民不流徙。

范仲淹的行为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是结果却是好的,晏然是为安定的意思,流徙即流离失所。范仲淹治下的杭州地区,取得了大灾之年,地方安定、没有流离失所的佳绩。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差,范仲淹给出过自己的理由,今日来看,也是很有参考价值的手段。

《梦溪笔谈》:……文正乃自条叙所以宴游及兴造,皆欲以发有余之财,以惠贫者。贸易、饮食、工技、服力之人,仰食于公私者,日无虑数万人。

范仲淹为自己的消费,以及苏州地区的大兴土木给出的理由是,为了激发民间的财富,促进地区的消费。进而用市场解决灾荒。

范仲淹的手段,其实用现在的说法就是宏观市场调控,用官府行政影响力鼓励消费,让有余钱的人,把钱消费出去,换取自身的享受。而贫困的人则利用服务这些享受,用劳动获得资金。劳动者有钱后,他们又去消费,以此循环,就变成了人人有饭吃。

若市场供应的岗位不够,政府、佛家等单位,则可大型土木,提供岗位,让人可以赚钱,然后人有钱后,又去消费,形成人人有饭的消费循环。

以前政府赈济,一份钱,只能救济一家,但因为赚钱的人还会去消费,范仲淹的一份钱会救几家人,同时政府的设施也修好了,工钱还比往年便宜,可见范仲淹的方法是一个一举多赢的好手段。

20世纪初,美国陷入大萧条时代,人们大规模失业。最后幸亏新总统罗斯福推行新政,才得以把气给缓过来。而新政中有条内容跟范仲淹的手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打大力兴建公共工程,缓和社会危机和阶级矛盾,增加就业刺激消费和生产。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有时我们换个角度看问题,说不停就能找到一个,颠覆现状观,却又能完美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作者:袁载誉,文史作家,代表作《互联网简史》。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袁史”,回复“01”,分享给你1000G文史资料包,包括清末老照片、地方志、经典古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