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秦始皇功过是否的争议由来已久,时间跨度达千年以上,汉朝名臣王朗大骂始皇帝“无德之君,不应见祀”,唐朝大诗人李白却对始皇帝十分仰慕“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明朝名臣李贽更是始皇帝的超级迷弟:始皇帝,自是千古一帝也。始皇出世,李斯相之。天崩地坼,掀翻一个世界。是圣是魔,未可轻议。祖龙是千古英雄挣得一个天下。

对于始皇帝这个人,喜欢的人眼里,他是千古一帝,厌恶者心中则是一文不值。而我个人认同新中国伟人的判断。

秦始皇比孔夫子伟大的多。孔夫子是讲空话的。秦始皇是第一个把中国统一起来的人物。不但政治上统一中国,而且统一了中国的文字、中国各种制度如度量衡,有些制度后来一直沿用下来。中国过去的封建君主还没有第二个人超过他的。可是被人骂了几千年,骂他就是两条:杀了460个知识分子;烧了一些书。

始皇帝和孔子理论上应该是同类人,至于为什么这么说?

孔子、始皇帝都生活在中国最混乱的时代“春秋战国”,在这个时代,代表秩序安定的周天子礼乐已经崩溃,分封天下的诸侯不再彬彬有礼,而是靠拳头说话,整个中国变成大型野兽的斗兽场,这里只剩下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强国与弱国的兼并战,强国与强国的争霸战,士兵都是必须得消耗品,而士兵们又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有儿女、有父母,那时的华夏大地可谓是遍地哀嚎,堪比人间炼狱。

秦始皇出兵横扫六国、一统天下和孔子一生追求复兴周礼,在本质上有一个相同的目标,那就是结束周礼崩溃后的数百年战乱,让天下重回秩序,人民可以安居乐业。

从最后的结果来说,孔子纵然其思想融入了我们的民族血液,但是从当时的实践来说,孔子是个十足的失败者,他想结束混乱,但是终其一生都未能成功,其思想长期处于空想状态,直到汉武帝的出现才逐步落地,且还是依托大统一带来的政治基础。始皇帝则相对实在很多,他以一国之君的豪迈,用武器、士兵结束了各路诸侯,让纷争缺乏主体,百姓至此不再整日被战争笼罩。

更为重要的是,始皇帝为了防止战争出现,从制度上进行改进,消灭实权诸侯王,全国的度量衡、文字均合为一,百姓逐步归心大一统。上诉的制度虽然没能杜绝混乱再次发生,但是它让中国有了周期性的和平,每次太平盛世都是几代人,数百年时间。

对于我们华夏的延续,百姓的安居乐业程度来说,始皇帝对于普通老百姓算不上暴君。至于为什么把始皇帝写成暴君,目前最核心的理由是“焚书”、“坑儒”。

汉朝名臣伍被:秦绝圣人之道,杀术士,燔《诗》《书》,弃礼义,尚诈力,任刑罚,转负海之粟致之西河。……于是百姓离心瓦解,欲为乱者十家而七。

简单来说就是对儒家知识分子阶层的打压。考虑到后世的史书传承那些都是儒家在写,面对一个曾对自己同胞下手的人,基于立场不同而出现的偏见,实属正常。

“焚书”客观上来说并不是“大事”,古今中外都有发生,只是执政当局对一些不符合自己所推崇普世价值的通行强制措施,目前德国把纳粹的思想与规则设为禁忌,对于纳粹者来说也是“焚书”。

“焚书”这一行为对于执行环境的实际危害,只要范围只是在执政思想上的物件,对社会危害不大,甚至使用得当还有好处,加速某种共同价值观的形成。

始皇帝焚书,秦纪、医药、卜筮、农家经典、诸子和其他历史古籍都是除外,丝毫不涉及民生,所以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几乎就是无感,因而焚书这事是难以反证始皇帝是普通民众眼中的暴君。

至于“坑儒”这件事,更是无法反证始皇帝是暴君这事,方士侯生、卢生等人被杀的缘由,是他们先骗始皇帝可以练成长生不老药,结果没搞出来,是赤裸裸的欺骗,这放在历朝历代都是该杀的,跟皇帝是否是暴君没关系。

《史记·封禅书》载:“齐人少翁以鬼神方见上。……居岁馀,其方益衰,神不至。……问之人,果伪书。於是诛文成将军而隐之。”

汉武帝的宠姬王夫人卒,齐人少翁以方术在夜间招引王夫人,事后被证明是骗子,英明神武的汉武帝也是大开杀戒。

“坑儒”、“焚书”是不足以证明秦始皇是普通人眼中的暴君,他只有对儒家知识分子施暴的经历。至于秦始皇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到底是不是暴君,目前关于秦朝徭役实际情况的史料还未理清楚,很难得出事实结论。

不过从同理心看,秦统一之前受百姓拥护比山东六国要强,否则也不会天下人才济济于秦,要知道秦国可是靠“异国人”崛起,商鞅、吕不韦、李斯均是秦国人。

作为秦国的王,始皇帝发动统一战争,若真的残暴?难道秦国百姓傻?他们既然可以在秦二世起义,为何不在正值秦始皇暴君时动手?

秦始皇是暴,还是不是暴,这场千年争议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