嫪毐造反失败,男人嫉妒起来,真的害人害己

男人是一种霸道的生物,他们想拥有的东西不允许别人去分享的,嫉妒是常有的事。而这个嫉妒一旦失控,所造成的后果往往是致命的。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长信侯毐作乱而觉,矫王御玺及太后玺以发县卒及卫卒、官骑、戎翟君公、舍人,将欲攻蕲年宫为乱。王知之,令相国、昌平君、昌文君发卒攻毐。战咸阳,斩首数百,皆拜爵,及宦者皆在战中,亦拜爵一级。毐等败走。

公元前238年,嫪毐拿着太后的玉玺率领部众起兵,秦王嬴政在知晓后派遣相邦吕不韦和昌平君、昌文君率部平乱,最终嫪毐战败。

我在之前写的《大秦赋》嫪毐为何造反?背后事实,电视剧演简单了,真相更残酷中,曾从权力来源、权力角逐的角度给大家详细分析“嫪毐的权力来源于赵姬,而赵姬的权力则是自己儿子,所以嫪毐只要不傻,他造反的目标应该不会是秦始皇。至于目标是谁?起兵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是应该有相对应的高回报,才会被执行。而此时赵姬和华阳太后的楚系正在角逐,不难猜测,嫪毐是要干掉楚系,这才符合他和赵姬的利益”。

吕不韦作为跟赵姬同为赵国人,且之前二者还有暧昧关系,理论上他应该是跟赵姬绑得很紧的,跟嫪毐一样算是赵姬的人。但是嫪毐起兵后,吕不韦并没有提供应有的协助,而且在秦王嬴政平乱的时候,还站在楚系这边对嫪毐下死手,致使整个起兵计划失败。

换句话说,嫪毐、赵姬的失败,吕不韦没有配合是个很大的因素。至于为什么没有,我认为是嫪毐没有处理好自己的嫉妒心。他没有把吕不韦当作自己的助力,反而是竞争对手。

《战国策·魏策四》“秦自四境之内,执法以下至于长挽者,故毕曰:‘与嫪氏乎?与吕氏乎?’虽至于门闾之下,廊庙之上,欲之如是也。今王割地以赂秦,以为嫪毐功;卑体以尊秦,以因嫪毐。王以国赞嫪毐,以嫪毐胜矣。王以国赞嫪氏,太后之德王也,深于骨髓,王之交最为天下上矣。秦、魏百相交也,百相欺也。今由嫪氏善秦而交为天下上,天下孰不弃吕氏而从嫪氏?天下必舍吕氏而从嫪氏,则王之怨报矣。”

战国策中记载了一次魏王和大臣对话,在对话中,讨好嫪毐还是吕不韦成为魏王的二选一,由此可见在嫪毐升为长信候之后,他的价值在世人眼中已经被拔高到跟吕不韦一个水平。

与此同时大臣口中不同的选择,会带来不同的结果,也从侧面暗示了嫪毐和吕不韦的竞争也已经明面化,甚至到了世人皆知的地步。

吕不韦是赵姬最早信任和亲近之人,嫪毐是后进之辈,且吕不韦还有楚系华阳夫人的认同,跟嫪毐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在弱强相对抗中,往往都是弱者试图挑战强者。因而嫪毐应该是激化他和吕不韦矛盾的主动方。

嫪毐主动的出发点无疑就是嫉妒。嫪毐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起兵帮赵姬扫平对手,从侧面印证,不管目的是如何,赵姬对于嫪毐是一个很重要之人,不容跟他人分享之物。然而他嫪毐是赵姬的男人,吕不韦却是赵姬的前男友,且这个男友还更具实力。

因而不难猜测,嫪毐造反后,极有可能不但没有协同吕不韦,可能还试图将吕不韦顺带收拾,而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史书中,吕不韦作为赵姬的人始终见死不救。

男人嫉妒起来,真的害人害己,嫪毐不但让自己被分尸,还把老板弄的被关禁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