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阳夫人和异人什么关系?不是认母那么简单

《战国策·卷七·秦策五·吕不韦贾于邯郸》:异人至,不韦使楚服而见。王后悦其状,高其知,曰:“吾楚人也。”而自子之,乃变其名曰楚。

赢异人回国之后穿着华阳夫人故国楚地的衣服去觐见,得到了华阳夫人的充分肯定,然后就被正式认为儿子,并且改了个名字叫子楚。

由于华阳夫人是秦孝文王安国君的正妻,赢异人认华阳夫人为母亲之后,自然获得嫡长子身份,进而以此身份继承王位。

那么问题也来了,为什么华阳夫人要认异人当儿子?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华阳夫人作为王族正妻,一定不会仅仅是赢异人穿个楚国衣服就能够收买的。让华阳夫人作出这个行为的是秦国整个楚系家族的安危。

华阳夫人跟秦惠文王之妾秦宣太后同为出身于楚国王族宗室的芈姓,是宣太后同母弟弟华阳君芈戎〔又称辛戎〕的孙女。

宣太后掌权的时候,大力扶持芈姓娘家人走进秦国朝堂,且为了维持芈姓后人永保地位,芈姓和秦国王族通婚成为惯例。华阳夫人嫁给安国君,即为这个政治惯例的一种延续。

当秦悼太子于前267年死于魏国后,安国君被推上储君之位,形势所逼下的华阳夫人成为芈姓一族新的领袖。而这个地位,要求她需为芈姓后人谋福利,保全芈姓家族。

然而华阳夫人虽然靠着自己貌美的容貌、可人的性格受到安国君独宠,且获得正妻的地位。但她却在生理上断了延续芈姓辉煌的必要条件——没能怀上安国君的孩子。

古代男权社会下,有母凭子贵的说法,没有子嗣的华阳夫人纵使她可以一直抓住安国君的心,却无法把安国君对她的爱传承下去。

安国君归天的那天,就是华阳夫人跌下神坛的时刻。新晋地王,肯定会尊自己的亲生母亲,自宣太后崛起的芈姓一族将失去最大靠山,灭亡只剩时间问题。

因而对于华阳夫人来说,收一个儿子是必然要做的事,她的疑惑只是该收谁为儿子?

论实况来说,华阳夫人的首选应该是嬴子傒,嬴子傒当时很受深受安国君厚爱,华阳夫人只要做个顺水人情即可,不用花什么其他心思,省时省力!

但是嬴子傒的野心让华阳夫人质疑了,嬴子傒在谋士士仓的辅佐已经在朝堂上割据出自己的势力,理论上只要不出变故,他就可以轻松坐上王位。

如此一来华阳夫人对于赢子傒来说价值就很低,相对的华阳夫人也没有对赢子傒有什么大恩情,二者很难形成过硬的同盟关系。赢子傒继位后,恭迎亲母,忽视华阳夫人的几率很大。

也正是有了对赢子傒继位后,自己地位不保的担忧,华阳夫人内心在选儿子这件事上有了不确定性,而吕不韦敏锐地抓到了这一点,果断把赢异人推给了华阳夫人。

赢异人是被打发到国外当人质的王子,且自身的母亲在安国君身边也不受宠,完全是安国君一家的边缘人物。所以赢异人虽然有继承王位的资格,但理论上根本没有登基为王的机会。

相对的华阳夫人有正妻的身份,附带嫡长子的状态加成,她手握了创造机会的可能,只不过因为没能生育,缺少一个继承王位的资格人。

本质上华阳夫人和赢异人是具有天然互补属性,同时将不可能变成可能,华阳夫人扶持赢异人,可谓就是再造了秦异人的人生,华阳夫人和赢异人建立起了羁绊纽带。打消了华阳夫人对未来的担忧,最终赢异人被华阳夫人亲手扶上王位。

《史记·卷八十五·吕不韦列传》:“妾幸得充后宫,不幸无子,原得子楚立以为适嗣,以讬妾身。”安国君许之,乃与夫人刻玉符,约以为适嗣。

不过当今要注意的是,华阳夫人是把他认子的行为,刻成文书玉符当凭证来留存。当我们日常讨论到赢异人认母这事时,往往把重心放在赢异人的表演和吕不韦的权谋上,严重忽视了这块玉符的存在。

这块玉符不单单只是一个简单的凭证,它是华阳夫人保护自己的底牌,也充满展露出了华阳夫人的政治智慧。

华阳夫人通过刻玉符这件事,将收子的行为上升成为一个受秦国法律保护的约定,受到国家机器的监督。从根本上将赢异人继承权的法理来源正式认定为自己,假如赢异人日后不承认华阳夫人,就会自然丧失合法性,那时宗室将群而攻之。

作为领袖,名正言顺很重要!尤其是古代以“天命”自称的“王”们。所以华阳夫人的玉符看似简单,但它已经是当时的普通人对“王”者的最大约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