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吕不韦、秦王政若是父子关系,那么扶苏就是吕不韦的孙子,在古代血缘传承高于天的年代,孙子去送爷爷出远门,是秦王政对于吕不韦最大的心理安慰,也是秦王政情感的最深情传达——秦王政没有忘记仲父。

假如编剧和导演不是认同吕不韦生秦王政,那么在常理上很难说清楚。秦王政和吕不韦是君臣关系,臣子要走时,却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去送,二者没有任何的关联啊,这个镜头是无意义的。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又要骂编剧、导演不懂历史瞎搞。不过小袁作为1名历史作家想说,他们二者正是因为读了历史才会这么拍,因为根据正史的逻辑,吕不韦和秦王政的关系是被铁定为父子。

《汉书·王商传》:“臣闻秦丞相吕不韦,见王无子,意欲有秦国,即求好女以为妻,因知其有身,而献之王,产始皇帝。”

《资治通鉴》:“吕不韦娶邯郸姬绝美者与居,知其有娠,异人从不韦饮,见而请之,不韦佯怒,既而献之,孕期年而生子政,异人遂以为夫人。”

由此可见在近秦朝的年代里,秦王政是吕不韦之子是社会主流共识。如此一来,再回看《大秦赋》的处理,其实是非常唯美的,把吕不韦、秦王政那种有父子情却什么也不能说的纠结表现的很感人。


本站站长:袁载誉,文史作家,著有《互联网简史》,专注科普历史知识,分享公版史料,传播人类瑰宝。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袁史”,回复数字“01”,分享给您我珍藏的1000G历史文献资料,包括老照片、历史文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