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阳君准备把太后和嫪毐有子嗣的事通通给捅出去,但他那曾想到秦王政已经走到他身前,手中利刃高高举起。

“啊!”

秦王政手起刀落,直接将渭阳君持有利刃的手臂给斩断。让渭阳君在疼痛中再也无法把话说完。

剧情发展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说这个秦王政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嫪毐明明犯下重罪,他作为秦国的老板却直接拉偏架,把有理的一方给惩戒,这也太昏庸无能了吧?

秦王政如此反常的举动,并不是我们用简单就事论事的善恶就可以区分,秦王政作为一国之君,他面对的情况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他必须有大局观,否则将会输得一塌糊涂。

在秦王政眼中的嫪毐并不是单纯的犯人,而是代表赵姬领导的太后党,以及吕不韦把控朝堂的“吕党”。嫪毐本来是“吕党”人士,后被吕不韦送于太后处,可以说嫪毐跟吕不韦、赵姬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假如秦王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处置嫪毐,无疑是跟吕不韦、赵姬撕破脸,这对于尚未亲政,手中朝堂资源远远不如吕不韦,不握国印,没有执政合理性的秦王政来说是得不偿失。

除了不想得罪吕不韦、赵姬之外,秦王政砍下这条胳膊,也是在保住渭阳君的命。秦国自商鞅变法之后,是以法家立国,下到平民百姓,上到王公贵族通通必须遵守,当年商鞅推行新法时,可是把太子老师的鼻子给割掉。

渭阳君在没有得到秦王的允许之下,在朝堂之上公然亮利刃,是实打实的死罪,只要赵姬、嫪毐事后想追究,秦王政想救也救不了。除非秦王政违背律法,而这样做的代价太大,是把数世秦王以法治国的努力付之东流。

想要对方毁灭,就先让其疯狂,秦王政还有一个小心思,那就是借此机会让嫪毐犯众怒,坚定王族成员对他的狠,同时借力打力把这个恨转变成对自己的支持。

《大秦赋》中秦王政在砍人后立马上门赔罪,并说出自己的为难,用“无能为力”、“有心无力”说服秦国王族支持自己。

秦王政这一砍,不但稳住敌对势力的情绪,同时为自己找到强有力的助力,可谓一石多鸟,不愧是一统天下的秦始皇,有想得足够远的王者眼界。